这一夜,夏晴因为手上的伤口始终是迷迷糊糊,半梦半梦半醒的。她睁开眼时,意外发现天边已有近了一丝光亮,火堆里的固体燃料了被持续燃烧得差不多了,并不大的火焰勉强继续维持着。高彤靠坐在一侧的立柱上,正拭擦自己的步枪。其余几人还在短暂休息,陆少彦则是抱着枪坐在幸存者者的身高彤靠坐在一侧的立柱上,正在擦拭自己的步枪。。...

这一夜,夏晴因为手上的伤口一直是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她睁眼时,发现天边已有了一丝光亮,火堆里的固体燃料已经被燃烧得差不多了,不大的火焰勉强维持着。

高彤靠坐在一侧的立柱上,正在擦拭自己的步枪。

其余几人还在休息,陆少彦则是抱着枪坐在幸存者的身边,似睡非睡。

夏晴已经没了睡意虽然没怎么睡着,但是休息了几个小时,人已经恢复了精神。

她手撑着地面准备坐起来,方一动作,坐在他身边的夏天便醒了过来。

夏天看着夏晴,低声说道:“手还疼吗?再休息一会儿。”

夏晴露出一丝笑容,轻声说道:“不疼了,已经休息够了。”

方才用力的时候,夏晴已经感觉自己的手似乎好了很多,虽然用力的时候还有些疼,但伤口应该已经愈合了。

而在病痛的时候,被人关心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以前,身为法医时的夏晴,很少能够体会到这些。

一则是因为她的性格,倔强隐忍,轻易不会表露自己的情绪和脆弱。再则因为她的工作,好友寥寥无几,而她的家人,能够如此关心爱护她的父母已经离她而去。

夏天也受了伤,但他却守了她一夜,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样的关心与爱护,依然让夏晴感到弥足珍贵。

然而,同时也让她迷茫,她能够真切地感到夏天对夏晴这个妹妹的关爱,但如同预言一般的关于'夏晴'的结局时刻提醒着夏晴,让她无法对夏天放下所有的防备。

这样的矛盾,时常让夏晴感到迷茫,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对兄妹走向了陌路。

所以,预知未必是好事。

夏晴坐直后,便看到自己的手已经消肿了,这使得原本包扎的纱布变得松脱。

夏晴索性将松脱的纱布拆了下来。她的手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纤细,不过原本白皙双手依然青紫密布,手指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结着褐色的痂,结痂的地方略有些痒。

她用力握了握手,仍然有疼痛感,看来伤口内里并未完全愈合。

夏晴再一次感叹异能者的恢复能力,这样的伤口只是一夜,表面便能愈合。毒素通常都有抑制伤口愈合的作用,如今伤口愈合速度,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

既然伤口已经没有大碍,夏晴便直接将纱布全都取了下来。

夏天手上的纱布也已经取了下来,他手恢复的情况较之夏晴更快,手上结的痂已经大部分脱落了。

夏天并不在意自己的手伤,他担心的是夏晴的伤,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时候他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可看到她的勇敢、坚韧和成长,又会让他感到欣慰和骄傲。

如今的世道,在象牙塔中的公主是根本无法生存的。

夏天叹了口气,摸了摸夏晴头,没有再说什么。

夏晴又轻声说道:“哥,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夏天没有反驳,点了点头,靠坐着闭上了眼睛。

现在,天色还有些昏暗,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夏晴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将昨晚脱下的战术背心重新穿好,背上步枪向着高彤走了过去。

高彤见夏晴走了过来,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方才,兄妹二人之间说的话,一字不漏的都落在她耳中。有时她是羡慕夏晴的,她已经没有亲人了,而在末世夏晴与夏天之间亲情显得尤为可贵。

夏晴对着高彤说道:“我替你。”

高彤没有推辞,执行任务中,互相替换守卫是常事,没有勉强或者谦让之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团队中所有人都休息充足,保持最佳状态,团队才能在任务中发挥最大的优势。

夏晴在原本高彤的位置,靠坐下来,开始检查身上的装备,确认弹药的数量。

昨日,她杀了那只背伏人躯变异黑腄蚃时,还得了一颗晶核,取晶核时,夏天他们也看见了,因这只变异黑腄蚃是夏晴所杀,晶核自然是属于夏晴的,在末世这已是不成文的规定。

夏晴将那颗晶核取了出来,这颗晶核与她往日所见的晶核都不同,整颗晶核萦绕着黑色的雾气。

夏晴不禁在脑中询问win8。

win8说道:'这颗晶核带着特殊的暗系元素,属于控制型异能中附属异能。简单来说,就是一人若是有水系异能,他又觉醒了附属异能的话,他的水系异能会带有额外的属性。比如毒,腐蚀,治愈,恢复等等。所谓暗系便是指所有负面的异能,毒,腐蚀,恐惧等等。这颗晶核应该是暗系中的毒。那只变异黑腄蚃的异能很特殊,是风。不过等级较低,不过一阶而已。变异黑腄蚃身上的毛刺本无毒,是带毒的风,让毛刺带上了毒素。而那背伏的女人口中的蛛丝也是暗系异能赋予它的属性。索性,毒性不强,只是体表接触不会中毒,所以才需要毛刺将毒素带入体内,使目标中毒。'

'这只变异黑腄蚃若是成长起来,岂不是非常可怕。'夏晴说道。

这变异黑腄蚃若是进阶,毒性也会增强,带毒的风系异能,便无人能够靠近它,人一旦接触到风便会中毒。

夏晴心中隐隐觉得,这FG市有些不简单。她身处特别行动队,又时常执行任务,所以她能够得到关于末世物种变异以及异能的相关信息,都是最详细也是最前沿的。

附属异能的信息,她除了如今从win8口中得知的信息,便是从小说《末世踽踽不独行》中得到过一些零星的信息。

而在任务中除了昨天遇到的那只变异黑腄蚃,她从未遇到带有附属异能的人或动物,行动队中也未曾有这一类的信息。

这一到FG市就遇到了一只,虽然是小概率事件,并不能排除其偶然性。但小说提到的,执行FG市任务所有人员,全军覆没,却值得深思。

执行任务的人可以说都是各国的精英,身经百战。他国的人员实力夏晴并不清楚,但两大基地行动队队员的实力她是有所了解的,不可能无人生还。

在FG市内,到底有什么危险,能够让各国精英葬身于此。

或许进入anti-cover,他们就能找到答案。

夏晴还在一边打量晶核,一边与win8交流,身边突然坐下一人。

那人正是白湜。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为人类&况是同

    大概因为人类长期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无法接受自己成为食物,更何况是同类相食。

  • 觉得身&暇顾及

    虽然她顺利越过了扶手,但她明显觉得身体不够灵活,甚至是陌生,只不过现在无暇顾及这些。

  • 往后退&的尸体

    夏晴被突然袭击,下意识地往后退,背后抵在楼梯扶手上。谁知夏晴刚避过中年女尸的袭击,就感觉背后血腥气扑鼻而来,原来中年男子的尸体也发生了异变,向夏晴扑咬而来。

  • 死人离&衣橱。

    夏晴眼见着活死人离她渐远,她迅速离开衣橱。即便她再小心,她赤脚踩在木地板难免会发出极轻微的声音。

  • &尸的扑

    索性由栏杆挡着,中年男尸并没有咬到夏晴。她迅速应对,再次躲过中年女尸的扑咬,一个侧身向楼梯后侧奔去。

  • 晴只能&接跳了

    所以夏晴只能将怪物自楼梯处引开。夏晴迅速下楼,剩最后几阶楼梯时,夏晴一手撑在楼梯扶手上,直接跳了下去,因为这样可以距离别墅大门更近。

  • 处的红&一道红

    突然,夏晴看见,镜中的她,眼角处的红痣闪过一道红光,顿感右眼一阵刺痛,伴随着头部的剧痛。

  • ,因为&意力。

    然而夏晴并未选择立刻离开,因为她被镜子中的自己,夺走了所有注意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