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双腿发软,全身有心无力,思潮起伏不定,也也没力气再反复练习太极拳,便打了一点儿井水洗了一个澡。洗完澡后,她并也没急着入眠,不是宁静地坐在房中,等着五公子的吩咐。按她的猜测,昨天出了这么一件大事,五公子心中必然十分惶然,肯定会来找她商议明先天的行踪。果洗完澡后,她并没有急着入睡,而是安静地坐在房中,等着五公子的吩咐。按她的猜测,今天出了这么一件大事,五公子心中必定十分惶然,一定会来找她商量明后天的行踪。。...

孙乐双腿发软,全身无力,思潮起伏,也没有力气再练习太极拳,便打了一点井水洗了一个澡。

洗完澡后,她并没有急着入睡,而是安静地坐在房中,等着五公子的吩咐。按她的猜测,今天出了这么一件大事,五公子心中必定十分惶然,一定会来找她商量明后天的行踪。

果然,她坐了不到一刻钟,窗外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显然是&,有点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他转向&不能进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 。你这&倒是不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一只小&青灰色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了,“&说我这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一眼孙&,又看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顶。他&一样。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 正在孙&中透着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 孙乐痴&她的心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出孙乐&忽然警

    这个念头一涌出孙乐的脑海,她象忽然警醒了一般,整个人翻身而起,双手抚上脸颊,继而眼睛看向身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