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子说起这里,便紧紧地地盯着五公子,等着他的回答。而他身边的众人亦是如此,但是他们与大王子胸有成竹,一脸五公子肯定会答应下来的表情但是略有相同的。这时此时此刻,五公子却是思绪纷落:他在不久以前,在想可以得到本家的继承人之位时,除了借别人的势力,为自己此时此刻,五公子却是思绪纷飞:。...

大王子说到这里,便紧紧地盯着五公子,等着他的回答。而他身边的众人亦是如此,不过他们与大王子胸有成竹,一脸五公子一定会答应的表情还是有所不同的。

此时此刻,五公子却是思绪纷飞:

他在不久以前,在想得到本家的继承人之位时,还有借用别人的势力,为自己谋划得安全平稳生活的想法。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到了一&侧身才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 材颀长&而清瘦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们看了&表情都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从车夫&公子做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中,一&脑海: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 便是一&头便是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