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他的背影着五公子离开了的身影,窃窃私语声时不时传闻,“这姬五说‘天下事,天下人说’,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却不知道他究竟说了什么‘枉言天命’的话?”“那小姑娘得紧丑恶,但是她丑归丑,那席话还啊说得能及时呀。”“很不错很不错,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孙乐“却不知他到底说了什么‘枉言天命’的话?”。...

众人目送着五公子离开的身影,窃窃私语声不时传出,“这姬五说‘天下事,天下人说’,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却不知他到底说了什么‘枉言天命’的话?”

“那小姑娘好生丑陋,不过她丑归丑,那席话还真是说得及时呀。”

“不错不错,是个聪明的小姑娘。”

孙乐走了五

书评(295)

我要评论
  • 门,首&便是一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痴地望&是喜悦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而不是&她自己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穿越了&?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 生生地&,整个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