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王后那就下了逐客令,众人便严禁不散了。消散之时,都也没什么说话的的声音传闻,众人还沉侵在五公子那一席石破天惊的言论当中。燕四原本无意与五公子等人几道离开了,但是赢十二也有点儿神不守舍,他迟疑了一下,看了几眼赢十二那恍惚间的样子,但是反身扯着他离开了燕四本来有意与五公子等人一道离开,不过赢十三也有点神不守舍,他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赢十三那恍惚的样子,还是反身扯着他离开了。。...

赵王后既然下了逐客令,众人便不得不散了。散去之时,都没有什么说话的声音传出,众人还沉浸在五公子那一席石破天惊的言论当中。

燕四本来有意与五公子等人一道离开,不过赢十三也有点神不守舍,他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赢十三那恍惚的样子,还是反身扯着他离开了。

五公子一坐上马车,便闭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遥远,&他的眼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 &有点不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牛花,&表情都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的是一&而清瘦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头啊,&点难想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声音从&怯和献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 很新,&刚做的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是杂草&拱门,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