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姬三公子,姬十八公子也逐一步入了族人中,与相知相识的伙伴调笑出来。五公子走得稍慢一点,他才提步,肩膀便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一个爽直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好你个小五!年的你还不怎么地,现在的却名声大震了!你哥哥我每到邯郸,就时时处处听见你小子的名头...

这时,姬三公子,姬十九公子也一一走入了族人中,与相识的伙伴说笑起来。五公子走得稍慢一点,他才提步,肩膀便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一个爽朗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好你个小五!年前你还不怎么地,现在却名声大震了!你哥哥我一到邯郸,就处处听到你小子的名头!奶奶的,连逛个红楼,那些个伎子也不时在讨论你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能突然&了另外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头“叱&妾?”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孙乐在&缕神智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地开了&,一种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来性格&自在起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孙乐&我,我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外面&不紧不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快的跳&头。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皱纹横&睛中也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