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所想不错,平静永远只是暂时的。平静中,另一波暗流开始涌动,五国之会迫在眉睫了!众人一回到府中,五公子便被府主叫去,他回来后便进了书房,而且一呆就是好几个时辰。这一日下午,孙...

孙乐所想不错,平静永远只是暂时的。平静中,另一波暗流开始涌动,五国之会迫在眉睫了!

众人一回到府中,五公子便被府主叫去,他回来后便进了书房,而且一呆就是好几个时辰。

这一日下午,孙乐练了一会太极拳后便来到五公子的书房,五公子正在在竹简上写着他所领悟的五行衍生论。五行衍生论五公子直到来邯郸的路上才接触,不过数月功夫,他已精进了不少。特别是这几日,孙乐看他书在竹简上的话,竟是隐隐地点到了要处。

孙乐站在五公子身侧,一边静静地翻看着手中的竹简,一边等侯着五公子的吩咐。

房中很静,只有五公子笔尖在竹简上摩擦的声音传来。至于孙乐翻看竹简,她是一再注意了,几乎没有声响传出。

也不知过了多久,五公子把笔朝边上一放,孙乐连忙收起竹简,上前几步再次为他研墨。

五公子望着没有写几个字的竹简,苦笑道:“这五行衍生论,我每次看着看着,都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总是抓不住。马上就要五国智者大会了,我还真怕自己应付不过来。”

五公子本来是不喜多言的,自从上次参加了徐夫人的宴会后,他在孙乐面前便似放松了许多。有事没事都会向她说几句心里话。

孙乐站在他的旁边,静静地瞟着竹简上,轻声问道:“五行衍生论,可是指木火土金水相生相克之理?”

五公子闻言一愣,他抬头看向孙乐,奇道:“你居然连五地衍生论也知道?木火土金水相生相克?不错,不错!一句话就点中了它的精要!”他连忙低下头,把孙乐这句话记在竹简上。

记完后,五公子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孙乐,“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五行衍生论的呢。”

孙乐一边研墨,一边笑道:“公子忘记了?在马车上你可是要我给你念过这些的。”

五公子赫然一笑,“确是如此。孙乐,你聪明过人,你说说,这五行衍生论你是如何看来?”

他说到这里,见孙乐睁大眼,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便把竹简一放,站起来慢慢踱出两步,叹道:“五行衍生,木火土金水便可以对应天地万物的变化之理。所谓天人一体,既然它能代表天地万物的变化,那人间的强盛衰败也应在它的变化当中。我隐隐的明白了这一点,可是就不知道如何来形容,如果来说清这个理。”

他说到这里,双眼清亮地盯着孙乐,有点兴奋地说道:“孙乐,我感觉得到,我所明白的这个点,一旦完全想清楚,光凭它我便可以在诸国间有一席之地!而本家也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了!”

他说到这里,伸手揉搓着额头,颇有点沮丧地说道:“我现在有点后悔,以前为什么不专心研讨这个?现在五国大会迫在眉睫,我怕是没有时间把它来弄明白了。”

孙乐看着五公子,目露沉思之色。

她在五公子抬头看向自己时,眼睛朝竹简扫了扫,忽然笑道:“五行里说,秋属金,主肃杀。嘻嘻,咱们大周可不也是属金么?旗用金色,卒用金枪。可是这样一说,那金的肃杀之气都现出时,岂不是到了强极转弱之时,会不会也与天地间的气侯变化一样,轮到那冬水取而代之?”

孙乐这话说得十分随意,不但随意而且牵强!说什么‘大周旗用金色,卒用金枪便是属金’。可是她这种随意的,幼稚牵强得近乎胡言乱语的话,却如九天巨雷,震得五公子瞪大了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她,半天一动不动!

五公子直直地瞪着孙乐,他的眼睛中光芒闪动,心思压根就不在孙乐的身上。他嘴唇蠕动不已,过了片刻孙乐听得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周属金,肃杀之气尽现时便强极转弱,冬水会取而代之?周属金?冬水?木火土金水,金尽水生,死中藏生?”

他越说越快,越说越是双眼放光,俊脸通红!

说着说着,他开始在房间中踱起步来。他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在转动时,口中还有喃喃低语着。

孙乐看到他已完全入迷,便低下头,慢慢地退了出去。她一直退到书房门口,轻轻地把房门打开,闪出门外,再把房门关上。

关上后,她并没有离开,而是轻步走到院子里的大树下,静等着房间中五公子的吩咐。

现在正是夏日炎炎之时,她身上的麻衣不吸汗,而且穿在身上粗糙,一动就令皮肤有点发痒。孙乐走到大树叶子繁茂处,望着大树的一个粗大的树皮疱子发起呆来。

这一发呆就是好半天,房间中,不时传出五公子的脚步声,喃喃自语声。可他一直没有叫孙乐进去研墨。

孙乐也乐得轻松,低着头用脚尖挑起蚂蚁来。这蚂蚁排成一队一队的,抬着一些东西井井有条地向树根下爬去,看来树根下有它们的老窝。孙乐看得有趣,每次都在它们返回洞口的时候把泥土堆得高高的,还用脚尖划出一条沟来增加它们前进的难度。

就在她玩得不亦乐乎之际,双姝的低语声传来,除了双姝的低声语,还有阿福与他人的说话声。不一会功夫,阿福和双姝便跨进了院子。

阿福一脸匆忙之色,而双姝也是一身大汗,她们的手中,还各提了一把剑。孙乐好奇地看着她们,暗暗想道:这是第一次看到她们拿剑,还挺英姿飒爽的。

他们一进来,阿福便嗓子一提准备叫唤。孙乐见此连忙摇头。

阿福眼角瞟到孙乐在摇头,不由住了嘴。他与双姝大步走到孙乐面前,阿福看了看书房里,转向孙乐问道:“五公子很忙?”

孙乐点头,轻声说道:“公子刚才悟到了什么道理,正在琢磨着,我们不能这个时候打扰他。”

阿福点了点头,说道:“也是这个理儿。”

说罢,他瞟向书房中,皱眉道:“可刚才赵王后派人来通知了,说今天晚上设宴相待族人呢,到时姬族各家派来的人今天晚上都会出现。现在时间不早了,得叫五公子早做准备才好啊。”

****

明天应该可以入VIP了,本书的更新从明天起,定为晚上八九点间一更。这一更字数会在三千以上,或者会四千多,等于是把现在的一日两更合为一更。

这一次PK,多亏朋友们的大力相助,虽然不是第一,但就分数而言,我已经满足了。朋友们,下个月又是新的一月,在这里小小的为下个月的月票求一求粉红票呢。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出一投&怜悯,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也很温&,她却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地说道&:“五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青年有点喘地说道:“五公子,您叫我啊?”

  • &定不是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五公子&说道: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个少女&的声音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