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朋友们!最后半天了!PK到昨日下午十八点就会正式完结啦。朋友们,最后时刻,再助我一臂之力吧!拜托了了!!**五公子的琴音很静,放佛深山鸟语,也放佛是日出月升,一种静谧悠远之感冲斥在空气中。这种静谧,在这时此时此刻听来放佛是天籁之间,放佛这琴音**。...

朋友们朋友们!最后半天了!PK到今日中午十二点就会正式完结。朋友们,最后时刻,再助我一臂之力吧!拜托了!!

**

五公子的琴音很静,仿佛深山鸟语,也仿佛是日落月升,一种宁静悠远之感充斥在空气中。

这种宁静,在此时此刻听来仿佛是天籁之间,仿佛这琴音也是这悠然天地的一部份,从亘古以来便一直存在。

也不知过了多久,琴音渐止。

五公子坐直身躯后,琴音依然飘荡在天地间,久久不绝。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脆的拊掌声响起,这掌声开始是一个,渐渐的,变成了三个,四个。五公子没有察觉到有人接近,听到这掌声不由诧异地转头看去。

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长须士人看到他转过头来,便站起身来叉手敬道:“空山琴音,一静如厮!刚才听到贤士所奏,大是高洁,一时激动之下惊扰了贤士,还请勿罪。”

五公子叉手朗声回道:“琴音高洁,也需知者共赏!诸位过奖了。”

在众士人赞赏的目光中,扁舟轻轻荡开。孙乐静静地坐上一个木凳,把自己的身形照样隐在五公子身后。

她望着五公子,看他的样子,压根没要想到要刻意结交。他这种疏淡无求的态度,使得那些士人有意亲近,却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孙乐抿唇笑了笑,觉得这样也不错。很多事刻意而求,便已落了下乘了。

这时,轻舟绕着绕着,来到了一处青峰脚下。这山脚下有一个巨大的窟窿,激得流水形成了涡流,急急的向里面涌去。舟排受到那涡流的吸引,也不由自主地加速冲向山壁!

孙乐睁大眼看着那窟窿,正准备提醒阿福,阿福已是一声清喝,竹杆在旁侧的石壁上一抵,大力一撑,轻舟激射而出,凌空飞起!

轻舟飞起时有点偏斜,孙乐身子向后一倒,双手想抓住什么,却又无处可抓,不由低叫出声。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握紧了她的手。

孙乐紧紧地握着那只大手,“叭”地一声脆响间,水花四溅,轻舟飘飘荡荡着落回了水面上。只是这一激射,竟是转眼间便离石壁足有十多米远。

轻舟落回水面后,又平又稳地向前驶去。

这个时候,孙乐才惊魂初定,被她紧紧握着的大手也在这时松了开来。

孙乐顺眼望去,却对上了五公子的俊脸,以及他刚刚收回的那只修长白净的手掌。

居然会是五公子出手相助!

孙乐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她不愿意自己又胡思乱想,便低下头去,讷讷地说道:“多谢五公子。”

被双姝紧紧保护着的五公子望着她嘴角向上一弯,淡淡笑道:“孙乐也有慌张的时候?却也不错。”

说罢,他收回了目光,转过头去。

孙乐睁大眼,不解地看着五公子的侧面,郁闷的想道:为什么我有慌张的时候却也不错?

她想了一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舟头的阿福笑哈哈地说道:“孙乐,你不是整日跳那什么舞吗?怎地一点用也没有?难不成那真是舞蹈?”

孙乐小脸一红,她垂下眼敛,暗暗寻思道:是啊,我慌什么呢?刚才轻舟飞起时,我明明感觉到自己身子很轻,体内有余力涌出,似乎可以做很多事。可我还是慌乱了,看来以后要多多锻炼身体的反应能力才成。

轻舟绕过这个山脚,眼前便一片开阔。只见一个约百顷的大湖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阳光照射下,大湖中波光闪烁。幸好天空中浮起了一缕缕的白云,时不时的遮住了阳光,湖水才不怎么刺眼。

大湖中,数十个舟排同时荡漾其中,舟排中隐隐有丝竹之声传来,同时还有女子的歌声。不过这些乐声倾耳一听,尽是靡靡之音,殊少五公子刚才所奏的世外清音。

五公子抬起头,眺望着湖水茫茫的尽头,半晌后低声叹道:“要是能终老于此,也是人生大福。”

孙乐闻言愕然抬头,她还真没有想到,五公子居然会泛起这种离世索居的念头。

五公子说出这句话后,想是想到了什么,自失地摇了摇头。

轻舟继续向前荡去,这时,阿福忽然说道:“五公子,我欲一歌。”

五公子抬头看向他,扬唇淡笑,“随意便是。”

阿福咧嘴嘿嘿地一笑,他把竹杆朝舟排上一放,挺胸仰头,放开喉咙唱了起来,“青山叠青山,浮云在其间,于今一别三千里,妹在何处思郎还?”

阿福的喉咙粗哑而中气十足,那歌声中也带了几分浑厚和乡土气。他的歌声并不动听,像是扯着嗓子大吼,可初听如此,细一品,却另有一番情趣。与那女性娇柔歌声一比,让人耳目一新。

歌声撕破了平静,冲破了云霄,远远地四散飘开。

一时之间,山鸣谷应,到处都是他的歌声的回音。

孙乐望着阿福,阿福这歌声,隐带相思之意,难不成他在老家还有相好的?

五公子含笑问道:“阿福想家了?”

阿福嘿嘿一笑,赫着脸点了点头。

五公子正准备再取笑他两句,忽然一个有点尖的青年男子的嗓音怒道:“风雅之地,美人歌舞之乡,怎么有这种乡巴佬胡乱哼唱?没地败了兴致!”

这话就从左边传来,众人顺声望去,只见一叶大舟不知不觉中已靠得甚近。这舟中坐着五六人,除了两个麻衣剑客外,说话的青年便坐在中间,他身边倚着两个美丽的少女,正左拥右抱着向众人怒视。

五公子见此轻哼一声,他见阿福正欲反唇相讥,不由低声喝道:“由他骂去!”

阿福连忙回头应道:“诺。”

阿福应了,心下还是有点不舒服,便撑着舟,远远地飘荡开去。那青年喝骂出后,见这里的众人不敢回应,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那嚣张的笑声不断的在山谷间回荡,引得阿福抛去了好几个白眼。

就在他们的轻舟飘开之时,一叶轻舟上传来一个青年士人的冷笑声,“原来山水之乡居然成了美人歌舞之地?尔这种靡靡之音,差人家乡巴佬的歌声太远了!”

青年士人这话一出,那青年不由勃然大怒。在他反唇相讥之时,孙乐他们的轻舟已荡得远了。

阿福侧耳倾听着那边的唇舌交锋一阵后,冲着五公子乐呵呵地说道:“五公子,有人赞我呢!呵呵呵。”

五公子闻言微微一笑,转头又看向山水美景。

随着离叫骂声越离越远,孙乐望着状极悠闲的五公子,暗暗想道:偷得浮生半日闲。只怕一回去,五公子又得卷入他并不喜欢的俗事当中。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能突然&我一定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有点内&自在起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一眼孙&乐的脸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自己的&很干净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大的石&头围墙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 子看在&命之恩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个少年&十五六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情她一&某一位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