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号了,明日下午PK便会结束了,朋友们,求粉红票啊。**十七公主身份非比是寻常,五公子但是始终瞪着孙乐,恨严禁立马就骂她几句,这时也只好忍着怒火始终送她们上了马车。两女的马车一离府,五公子便镇定脸,腾腾地朝院子里走回。他一进院子,便气兴冲冲地**。...

二十九号了,明天中午PK便会结束,朋友们,求粉红票啊。

**

十八公主身份非比寻常,五公子虽然一直瞪着孙乐,恨不得立刻就骂她几句,这时也只得忍着怒火一直送她们上了马车。

两女的马车一离府,五公子便沉着脸,腾腾地朝院子里走回。

他一进院子,便气冲冲地朝自己的房间冲去。刚走了几步,他脚步一顿,回过头瞪着正蹑手蹑脚,鬼头鬼脑准备遁走的孙乐,低喝道:“你还敢逃?”

他咬紧银牙迸出这几个字后,在双姝和众婢的愕然中,伸手一把抓住孙乐的手臂,扯着她就向房间中大步走去。

孙乐体弱身小,被五公子这一抓,便如老鹰抓着小鸡,显得十分狼狈又古怪。

众女张着嘴,傻呼呼地看着这一幕。双姝更是面面相觑,在她们看来,五公子的性格一直是温厚的,极少有发火的时候。她们还真想不明白,孙乐做了什么事,令得没有啥脾气的五公子气成了这个样子。

孙乐被五公子抓着手臂,像提小鸡一样拖着前行,她脚尖点到地上,步伐踉跄狼狈。

饶是这样,孙乐却垂着眼敛忍着笑意。她一边忍笑,一边不解地想道:我这是怎么了?从见过义大哥后便一直想笑。她知道,自己刚才愿意的话,有的是法子在不动声色间赶走两位贵女。可她就是动了顽心,不知不觉中居然使出了这种激怒五公子的法子来助他。

而且,她现在一点悔意也没有!

孙乐想到这里,连忙把笑意吞下去,换上一脸苦色。

五公子一脚踢开大门,把孙乐朝房间里一丢!他旋风般的冲进来后,顺脚再把房门砰地一声踢紧。

蹬蹬蹬地几步,五公子冲到塌几前,拿起酒斟就大口的饮了起来。才饮两口,他仰头痛饮的动作一僵,眼望着手中的‘齐阳春’酒,手叭地一松,“砰”地酒斟碎裂在地,酒水四溅。

五公子咬着牙,嗖地一声转头瞪着低着头,老实站在角落里的孙乐,怒道:“齐阳春?性温?淡而纯,澄澈而优雅,如上等美人?它还性静,绵长醇厚,别有风格,宜于凉风徐徐之日,迈于扁舟之上,迎着青山绿水而赏之?”

五公子一口气说到这里,大口地喘息了两下,盯着孙乐低声咆哮道:“你,你,你当真好大胆!你居然把我比作这个鬼什子齐阳春!”

他急促的喘息着,气呼呼地怒道:“好你个孙乐!你,你还真是敢说!什么话也敢说!居然把我堂堂男儿比成酒水!还说什么淡而纯,澄澈而优雅,还要迎着青山绿水而。。。。。。”他说到这里,那‘赏之’两字实有点说不下去了。而且他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涨得俊脸通红,给噎住了!

孙乐在五公子的咆哮中,很是配合的畏缩成一团,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五公子见到她这副模样,满腹的怒火又给泄了一半。他咬牙切齿地重重哼了两声,重重地一屁股坐到了塌上!喘着粗气拿过酒斟就不停的大口喝着。他喝了几口后,一眼瞟到手中的酒水,想到孙乐的形容词,便又是一阵厌恶。当下便“叭”地一声,重重地把酒斟放回几面!可他喘了几口气,实在怒火中烧,忍不住又拿起酒斟痛饮。

孙乐小心的透过眼睫毛,悄悄地看向五公子。对上他愤怒得发红的侧面,她连忙收敛了目光。

房间中变得很安静,只有五公子大口喝酒的‘咕噜’声,还有他的喘气声。

又过了好一会。

五公子的喘气声在慢慢地平静,只有‘咕噜’时不时的传来。孙乐又悄悄抬眼看向五公子。此时的五公子,脸上的怒色已消去大半了。

孙乐低下眼敛,暗暗想道;五公子性子纯善,还真没有什么脾气。他这么大的火,说了一通话后就消了大半。

这时,五公子重重的把酒斟朝桌面上一放,“叭”地一声后低声怒道:“当真,当真唯妇人与小人不可近也!”

怒喝过后,他转头冲着孙乐瞪眼道:“还愣着干嘛?出去!”

孙乐连忙福了福,低声应道:“诺。”然后低着头,急急地冲了出来。

她冲出房间时甚急,险些撞到了双姝。幸好双姝反应灵敏,分向左右一让。

两女好奇地看着一向沉稳的孙乐那匆忙狼狈的样子,一脸不解。左姝朝房间里瞅了瞅,一把扯着就要离开的孙乐的衣袖低声说道:“公子他怎么啦?因何冲你发这么大的火?”

孙乐揪回衣袖,低声回道:“我刚才在激走两位贵女时,说了一些五公子不爱听的话。”她说到这里,终于把袖子给扯了回来。袖子一扯回,孙乐便不等双姝再问,急急地向前冲去,步履如飞,不一会功夫便只留下了一道残影。

双姝愕然地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朝孙乐离开的方向望了望,又看向房间内,一时拿不定主意要不要马上就进去。

孙乐一直离开了五公子的院落,回到了自己的木屋外时,脚步才慢了下来。

木房依然空荡荡的,除了远远的欢笑声后,便是虫鸣风吹声。孙乐慢慢抬起头来,她眯着眼,看着从树叶丛透过来的缕缕阳光,喃喃自语道:“孙乐,你可真是无聊,连五公子也敢戏弄了!”

她说到这里,自失地摇了摇头,暗暗想道:五公子的脾气还真是好!自己那番话可是真正的犯了他的忌讳。他怒了半天,也只是骂了一句‘唯妇人与小人不可近’。

慢慢从树荫中转入自己的房间里。她静静地走到卧房,拿起反盖在桌面上的铜镜。铜镜因为长期没有用,镜面上积了一层灰。孙乐伸袖把灰尘拭去,盯着镜子中熟悉的丑陋面容发起呆来。

看着看着,那抹有意无意间还残留在唇角的笑意渐渐淡去,渐渐消失不见。

接下来的两天,五公子并没有再为此事生气。毕竟,不管是五公子还是孙乐都很明白,孙乐那席话,还是帮了五公子一个大忙的。她点醒了两位贵女,让她们明白在喜欢的人面前,以权压人,以势相迫,或逼之过紧只会适得其反。

也许是十八公主说了什么话,这两天中,其他的贵女也不见登门求见。难得的清闲日子让五公子渐渐消去了不快。

书评(275)

我要评论
  • ,把牛&他转向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 &来看向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 个少女&的声音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这个身&体的感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们看了&是不敢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时正向&,眼中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闭上了&:一定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