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左姝察觉到到了孙乐的迟疑,她忽然间声音一提,清声叫道:“孙乐,你来了呀?”她这声叫非常最响亮忽然,又在孙乐耳边响了,直吓了她一跳。孙乐急忙扭过头看向左姝,却见左姝清秀的脸上一脸捉狭。看见她的表情,孙乐立刻明白了了,她这是说屋里面的五公子,自孙乐连忙转过头看向左姝,却见左姝秀气的脸上一脸捉狭。看到她的表情,孙乐马上明白了,她这是告诉屋里面的五公子,自己已经到了呢。。...

这时,左姝察觉到了孙乐的犹豫,她忽然声音一提,清声叫道:“孙乐,你来了呀?”她这声叫十分响亮突然,又在孙乐耳边响起,直吓了她一跳。

孙乐连忙转过头看向左姝,却见左姝秀气的脸上一脸捉狭。看到她的表情,孙乐马上明白了,她这是告诉屋里面的五公子,自己已经到了呢。

果然,左姝的声音一落,房间中便传来了五公子清朗悦耳地喝声,“孙乐,怎地不进来?”

孙乐苦笑了一下,她冲着朝自己做鬼脸的左姝瞟了一眼,摇了摇头,慢步向前走去。

五公子喝完后,便是‘吱呀’的房门打开声,孙乐一抬头,便看到颇有点狼狈的五公子站在门口。

他俊美的脸孔涨得红红的,头发有点乱,衣袍也有点弄,仔细看,耳侧似乎还有一个红唇印呢。

孙乐双眼定定地望着那个红唇印,片刻后她低下头,把有点烦躁乱跳的心狠狠地压下去!

五公子看到孙乐,似是吁了一口气。

孙乐加快脚步,她低下头轻步走到五公子身前,略施一礼轻声叫道:“五公子安。”

她的声音一落,十八公主的惊叫声便从屋中传出,“姬五,她便是那个你带在身边的丑恶稚女?听说十九弟还曾被她给吓住了呢。”

十八公主探出头来,细细地瞅着孙乐,她瞅了两眼后,嘴一扁抬头看向五公子笑道:“姬五,也只有如你这样的奇男子,才不会在意身边有这么丑陋的婢女。”

十八公主说这话时,声音软绵绵的,看向五公子的眼波中荡漾着如水般的光芒,带着一股由内心深处透出来的欢喜。

五公子闻言淡淡说道:“孙乐虽丑,却是可信任之人。”

十八公主哪有心思与他讨论孙乐这个丑陋卑下的稚女?闻言小手挥了挥,漫不经心地说道:“谈她做甚?姬五,你还站在外面干甚?进来呀。”她这句话尾音拖得老长,软绵绵的如呢喃,让人一听便脸红心跳。

五公子闻言,俊脸刷地一下又红了。他红着脸,清如水的眼波中隐带着一抹不自在,不耐烦。在对上孙乐的眼神时,他那眼光中流露出一股求助之意。

十八公主笑盈盈地望着俊脸通红的五公子,美目中光芒闪动,显出一副颇感好玩的神情。

孙乐见状,暗暗叹了一声,她轻步走到五公子身侧。正在这时,十八公主把五公子手臂一扯,便扯到了房间中。房间中,一个丰满的圆脸少女正跪坐在塌几上,一脸温文的含笑看着他们。

当十八公主砰地一声把门带上时,才发现孙乐居然也进来了,还就站在五公子侧后方。

十八公主当下柳眉一竖,满是不开心地对孙乐喝道:“你进来做甚?”

孙乐微微一福,低头回道:“禀十八公主,我是五公子的侍婢,当贴身侍奉才是。”说到这里,她转身便向摆放酒水的柜台处。

十八公主沉着俏脸,郁怒地盯着她,低声喝道:“这里不需要什么侍婢!给本公主滚出去!”

她低喝之际,孙乐已从柜台上拿来了一只酒坛。她低眉敛目,似乎没有察觉到十八公主的愤怒。

孙乐走到几前,提起酒坛给几只空酒斟一一满上。十八公主站在门旁,见她理也不理自己,当真是胆大包天!不由俏脸气得通红,提步便向她怒冲冲地走来。

十八公主刚提步,把酒水汩汩倒入酒斟中的孙乐便清声开口了,“我所倒的是齐地名酒齐阳春。此酒性温,淡而纯,倒入斟中时泛着淡淡的青光,澄澈而优雅,如上等美人。”

孙乐说到这里时,十八公主已呼呼冲到她身后,她听到孙乐娓娓而谈,不由脚步一顿,冷着脸斜眼盯着孙乐。

孙乐依旧目光微敛,静静地倒着酒水,酒水如线从壶中流入斟里,在纱窗透过来的阳光映照下,泛着青光的酒水居然闪着七彩光芒。

孙乐嘴角含笑,一脸平静的继续说道:“品齐阳春时,不可过于性急。急则无法体会到它的醇厚,更无法在品尝后唇齿留香。”

孙乐说到这里,把酒壶放下,双手捧起一斟酒,低眉敛目的奉到十八公主面前,轻声说道:“公主殿主乃尊贵人,怕是没有品尝过这种淡而纯的齐阳春吧?此酒性静,绵长醇厚,别有风格,宜于凉风徐徐之日,迈于扁舟之上,迎着青山绿水而赏之!可惜此地鄙陋,怕是无法让公主尽兴了。”

十八公主怔怔地盯着孙乐,她并不是蠢人,事实上,这里没有一个人是蠢人。自然听明白了孙乐的话中之意。

不止是十八公主,一旁的苏秀和五公子都看向孙乐。五公子有点郁闷地瞪着孙乐,显得有点不开心。

十八公主慢慢伸手接过孙乐手中的酒斟,她看了看手中的酒水,又看了看一脸不快的五公子,再看向苏秀。

苏秀盈盈站起,她巧笑嫣然地盯着孙乐,清声说道:“听说五公子身边的奇丑稚女有急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她笑盈盈地说完这话后,转向十八公主抿嘴笑道:“这丑女说得不错,公主殿下,有些事急了可不成,我们何不先回去?”

十八公主本已被孙乐说得一怔一怔的,一双妙目不时地瞟向五公子,一脸沉思。现在听到苏秀这么一说,嘴一扁哼道:“走就走!”

说罢,她转身便向门口冲去,刚把门打开,十八公主又转过头,美目盈盈地看向五公子。

她凝视着五公子,美目中波光盈盈,樱红小嘴抿了又张,张了又抿,好几次才低声说道:“姬五,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实是喜欢才逗你,你,你别不开心。。。。。。”她说到这里,小脸刷地通红一片,再朝五公子含情脉脉地盯了一眼后,才转头大步离开。

苏秀走在后面,她朝五公子微微一福,上下打量了孙乐一眼,冲她点头笑了笑后,才紧走几步跟了上去。

书评(340)

我要评论
  • 那怯怯&许,“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到这里&西侧门

    车夫一口气说到这里,便不再停留,“叱——”地长喝一声,便拉着牛车向西侧门方向赶去。

  • 普照的&也很温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直过了&来。这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朝孙乐&安排一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五哥&说呀。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