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仅有最后三天了,大家的粉红票留着也会浪费了,倒不如丢给《少盐妖娆妩媚》吧。***随着道袍青年“咕噜噜”的咽酒声,两道酒液顺着他生着微须的嘴唇,流淌他的下巴,流淌他的喉结处。一口饮尽,道袍青年把手中的酒斟朝地上重重一扔。“砰”地一声,陶斟打得被粉碎***。...

PK只有最后两天了,大家的粉红票留着也会浪费,不如丢给《无盐妖娆》吧。

***

随着麻衣青年“咕噜噜”的咽酒声,两道酒液顺着他生着微须的嘴唇,流过他的下巴,流过他的喉结处。

一口饮尽,麻衣青年把手中的酒斟朝地上重重一扔。“砰”地一声,陶斟打得粉碎,惊得小二急急地跑上楼来。

孙乐冲着跑上来的小二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大惊小怪,然后低声要小二再拿几个大酒斟来。

小二拿过酒斟后,麻衣青年便大口牛饮起来。

他本来便已喝得不少了,他所带来的酒又性烈无比,两斟酒再一下肚,他黑红的脸膛便透着几分醉意,眼中也有点朦胧了。

孙乐见他醉意渐浓,便戴起纱帽蹑手蹑脚地走下了二楼。

店小二正在楼梯下侯着,见到孙乐下来,连忙迎了上去。孙乐问道:“楼上的贵人可清了酒钱?”

店小二朝门外看了看,瞅了半天后冲孙乐摇头道:“没有。这位贵人还带了两个兄弟的,不过现在他们都不在。他是不是饮完了?”

孙乐摇了摇头,从袖中拿出那一金,“把那贵人的酒钱给清了,顺便再给他安排一间上等房吧。”

小二接到这一金,当下喜得连连应道:“诺,诺。”

不一会,孙乐接过小二找剩的几大碇银子,转身朝酒楼外走去。

这一会功夫,孙乐其实在想:以麻衣青年的性格来看,他怕是极不愿意欠人人情的!更不愿意欠她一个小姑娘这点酒钱了。而且,他只要醒过来,或者他的兄弟赶来,这酒钱也照付不误,根本用不着她操心。

可她偏偏就要替他付了这点钱,就要让他欠自己的人情!

孙乐想到这里,忍不住无声的笑了笑。

孙乐现在怀中有一些散碎银子,已经可以买一些中意的东西了。想到这里,她心情便是甚好,脚步轻快地在邯郸城中逛起街来。

邯郸城中,店面并不多,就算有也是一些与生活十分相关的盐粮之类。孙乐走了一会,几乎都没有看到一处买钗子的店面,偶尔有,也是小摊贩上摆着,做工十分粗糙,孙乐并不喜欢。

想到钗子,她不由抚着纱帽下自己那稀疏的一把黄毛,才抚了两下,她便意兴索然地想道:我这个身体年纪还小,再说,我现在的长相也太丑了,戴上钗子只会让人嘲笑。

孙乐在街上转了一个时辰后,也有点累了,便向回走去。

她刚刚走到门口处,便看到大门外停着两辆华贵的马车,几匹雪白的高头大马正冲着众人打着响鼻。

姬府中的众人见过的马是不少,却也没有见过这么神骏,这么整齐的四匹雪白的大马。当下不时有人伸头向这边瞅来。幸好那些人都是见过世面的,倒不至于围观。

在马车上,各坐着一个驭者。每辆马车的两旁,都站着五个全副盔甲的卫士!一时之间,森严肃静之气在空气中流淌。

孙乐瞅着那两辆马车,瞅着那淡红中飘着香的马车车帘,风一吹,还可以看到车帘里面挂着数十串大小一致的珍珠!

孙乐睁大眼,暗暗忖道:不会是哪位贵女来找五公子的吧?

她还在这么想,一个人伸头伸脑的从侧门中探了出来,他头一转,便看到了站在角落里,十分的不显眼的孙乐。

这人正是阿福。

阿福见到孙乐,心中大喜,他连忙快步向孙乐跑来,他跑得有点急,来到孙乐面前时有点喘。阿福支着腰,苦着脸对着孙乐叫道:“你又出去逛荡了?五公子派我四处寻你呢。”

孙乐与他一边朝侧门走去,一边问道:“很急吗?”

阿福笑了起来:“可不是嘛!那十八公主和苏秀可都不是一般的贵女,她们身份尊贵,却对我家五公子一点也不避忌,那十八公主一上前就牵着五公子的手怎么也不肯放,整个人都向他的身上倒,她们缠着五公子老是说个不停。五公子都急出了几身汗了,他几次借口要方便溜出来找到我,下死命令要我找到你想法子!”

阿福说到这里,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颇有点高兴地说道:“现在好了,你总算回来了。公子不会再冲着我发火了!”

孙乐忍着笑,一边向里面走去,一边忖道:别的少年郎与十八公主这样的美人说话是求之不得,只有五公子却深以为苦。

两人从侧门进入,绕过小花园来到院落前。孙乐脚步一转,居然径直向她的木屋走去。阿福本来开心地搓着手准备走开,一转眼瞟到孙乐的方向不对,不由急急地站住叫道:“孙乐,你这是去哪里?”

孙乐脚步一顿。

阿福瞪大一双青蛙眼,他三步并两步冲到孙乐身前,盯着她说道:“孙乐,五公子令你前去呢,你敢不听?”

孙乐瞅了一眼急吼吼的阿福,忍着笑说道:“我沐浴更衣了就去。”

阿福不放心地盯了她一眼,挥了挥手,“那动作快一点。我跟了五公子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焦头烂额的。你小丫头主意多,又是个女子,这事非得你分担不可!”

孙乐一直来到自己的房间时,还有点想笑。她提了一桶井水,取下纱帽飞快地清洗起来。

清洗衣后,她换上新的麻衣,梳理好仪容便朝五公子的院落走去。

五公子的院落前,双姝正站在一棵大榕树下,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她们一听到孙乐的脚步声,便同时抬头看来。

孙乐望着双姝一副被遗弃的小猫的模样,不由又想笑了。

双姝望着慢慢走近的孙乐,同时扁了扁嘴。左姝不等她开口便说道:“那十八公主真讨厌,居然把我们也给赶出来了。”

右姝也说道:“就是呢!五公子明明不许的,可她们就是理也不理。还说什么要跟公子说悄悄话儿,不能让我们听到了。”

双姝刚说到这里,五公子的房间中便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那清脆悦耳的笑声中装满了欢乐,远远地飘荡开来。

孙乐转头盯向那笑声传来的房间,不由怔住了,她望着那纱窗里隐隐绰绰的人影,一时还真有点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进去。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车夫头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朝着那&说道: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 她嫁给&她对自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于一个&的!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顶都由&着的地

    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