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仅有两天了,求各位粉红票出手相助。**道袍青年笑声一停,便朝孙乐看去。孙乐在他哈哈大笑的时候,径自拿过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她端着酒杯,小小地抿了一口,她眉头皱得紧紧地当心地咽一直这样,刚咽完,她又紧皱眉头抿了一口。她就要喝,就要愁容苦脸一脸难受啊相。**。...

PK只有三天了,求各位粉红票相助。

**

麻衣青年笑声一停,便朝孙乐看去。

孙乐在他大笑的时候,径直拿过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她端着酒杯,小小地抿了一口,她眉头皱得紧紧小心地咽下去,刚咽完,她又紧皱眉头抿了一口。她又要喝,又要愁眉苦脸一脸难受相。

她这个样子,令得麻衣青年又是一阵笑。他一边笑,一边伸手提壶替孙乐倒着酒,说道:“小姑娘这般喝酒法,怕是所有的酒徒都会为之生怒了。哈哈哈。”

孙乐连喝了三口才停下来,她闻言笑道:“这酒比常酒烈了太多,我想知道它有何妙处,便忍着性子连品了三口。”、

麻衣青年挑眉道:“这可是我特意带来的酒。那你可是品出它的妙处了?”

孙乐摇头,“只是特辣又有酸涩刮喉之感。”

麻衣青年哈哈大笑起来。

他瞅着孙乐乐道:“你这小姑娘确是与别的姑娘不同。”

他正色地看着孙乐,叉手一礼,朗声说道:“孙乐,这次义某是特意感谢你而来。你上次所说的话令得义某茅塞顿开,多日阴霾一朝得解。这一言之恩,义某感激不已!姑娘但有所求,尽管道来,但义某所能,必竭尽全力!”

果然是为了这事。

孙乐抬头看着麻衣青年,轻轻一笑,朗声说道:“丈夫生世于本当畅意而行!那日你走你的,我说我的,哪来什么恩和义?”

她说到这里,睨眼瞟着麻衣青年,有点闷闷地说道:“义公子把这点小事分得如此清楚,末免太也无趣!”

孙乐的话一落地,麻衣青年先是一怔,转眼便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十分响亮,又震得屋梁簌簌作响。大笑当中,他重重地桌子上一拍,在一阵酒壶碗筷的剧烈摇晃中大声说道:“好!说得好!义某确实太也拘束,太也无趣了!”

他哈哈大笑中,把手中巨大的酒斟递到孙乐面前,大声说道:“孙乐,来,我们干上一杯!”

孙乐微微一笑,伸出自己手中的小小酒杯与他巨大的酒斟碰了碰。她的酒杯极小,是那种只容半两酒的贵族所用的玉杯,而麻衣青年酒斟极大,是足可以容一两斤酒水的特大陶杯。这一大一小一碰,麻衣青年又是一愣,转眼笑得更大声了。

孙乐本来小心,此刻听到他这大笑声,心中也是大放。这一放之下,她便不顾酒的辛辣,仰头把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麻衣青年见她如此豪爽,抬头也是一阵牛饮!当他一口饮尽把酒斟朝几面上重重一放时,却发现孙乐小脸被酒冲得通红,正张着嘴努力地喘着气,十分狼狈。

他看到孙乐这副模样,再想到她说话行事的小大人风范,又是一阵好笑。

孙乐见到他的笑容,不由脖子一梗,倔强地瞪着他说道:“你笑什么?小二,拿黄酒来!义大哥,我喝这黄酒,你喝你的酒,保准你喝一杯我也可以喝一杯!”

她说倒是说得豪气,可麻衣青年瞄了一眼她那小小的玉杯,再瞟一眼自己的大斟,便更是感觉到好笑。这时小二已拿来了店中的陈酿黄酒。

孙乐一手接过小二手中的酒壶,给自己的小杯子倒了一杯。就这样,她饮一小杯,麻衣青年饮一大杯,两人大喝起来。

喝了几杯后,孙乐看着麻衣青年,不由问道:“义大哥,那日你如此郁郁寡欢,却不知是遇上了什么伤心事?”

麻衣青年刚刚仰头狂饮完,听她这么一问,端正威严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收去,一抹痛楚流露出来。

他苦笑了一下,抬头看向孙乐,对上了孙乐的眼睛。

孙乐的眼神包容而平和,仿佛可以容纳万物,麻衣青年看着看着,不由长叹一声,“我的女人死了!她是抱着我的孩子一起沉塘而死的!我这一离家七年,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在我归家的前一天便抱着我的儿子沉塘自尽了!”

孙乐静静的倾听着。

麻衣青年眼睛一红,低低地说道:“当年,虽然是她强行怀上我的孩子,可那时我也年少不懂事,一成亲便丢下她走得远远的。七年了,这七年中,我老是想着,我父母已老,家有余财,也够她与孩子生活的了,便一直没有回家。我这次回家,是想着与她好好的过日子。哪里知道,她的性子居然这么烈!这么刚硬!她恨我抛家弃子,恨我对她不理不睬,居然在得到我要回家的音信后,选择的不是与我好好过日子,而是抱着我们的孩子一起自尽!这个女人倒是真的狠,她一忍七年,就在我回家时才抱着孩子一死了之!她居然用死来报复我!她居然狠心把我们的儿子也一并给杀了!”

麻衣青年说到这里,虎目含泪,声音也带上了一分哽咽。

孙乐见状,轻轻伸出小手按在他黝黑粗硬的大掌上。

她的小手刚刚按上,麻衣青年的便低泣出声。

这个总是大笑着的男人,哭起来的时候很安静,强忍着泪意。可正是这种安静,令得孙乐心中一酸,眼圈也跟着红了。

麻衣青年继续说道:“那时,我真的恨我自己!我又恨我又恨她!我想不明白到底错在哪里!当年我便是无法忍受她这种绝烈的性格,无法原谅她趁我醉酒后怀上我的孩子,还以腹中的孩子相胁逼我成亲的行为!当年我实是无法忍受她才连家也不要了就走了。现在我回来了,她却以这种行为来报复我的远离。”

他说到这里时,声音明显的平和了一些,语调中的泪意也在渐渐消失。孙乐见状,慢慢抽离了自己的手。

麻衣青年瞟了一眼她的小手,继续说道:“那时候,我已浑浑噩噩足有半个月了,每天生不如死,行尸走肉地活着。直到那日听了小姑娘你的话,你说,大丈夫行于世,便当放荡不羁,纵意而行!”

麻衣青年头一抬,望着孙乐,他虎目中仍然微红,却已恢复了清亮,“正是你那一句话点醒了我!我堂堂丈夫,且能被一女子所胁?男儿生于世间,本来便得准备随时舍了头颅去!在这世间,生命原本便如草芥!我岂能因一无知妇人之死,因小儿之死,便浑浑噩噩的累得兄弟朋友操心?”

他说到这里,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斟酒,仰头一饮而尽!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地跳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柴,透&绝对不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吱格&地木轮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大的福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情,居&然同时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