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仅有两天了,求各位粉红票出手相助。**房子里黑漆漆的,孙乐用火石直接点燃一个火把,接着把火把插在泥土地坪里。她就着闪动的火焰光,慢慢的地反复练习起太极拳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的一回房中,回这黑漆漆,冷清清的房间里,便会心里想弱儿。每次一想起与弱儿再相见**。...

PK只有三天了,求各位粉红票相助。

**

房子里黑漆漆的,孙乐用火石点燃一个火把,然后把火把插在泥土地坪里。她就着闪烁的火焰光,慢慢地练习起太极拳来。

不知为什么,她现在一回到房中,回到这黑漆漆,冷清清的房间里,便会想着弱儿。每次一想到与弱儿相见不知何时,她的心中便有点犯堵,便会觉得很冷。

孙乐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两世为人,都是孤单的。有人牵挂虽然有温暖时,可现在给她的感觉更多的是寂寞。

慢慢地练着太极拳,一招一式的挥舞间,她的心情又渐渐地平静下来。

第二天孙乐照样起来大早,照样练习了很久的太极拳后,便来到五公子的院落里报道。

不过这时五公子已经出门会友去了,双姝也跟着去了。

孙乐想了想,戴起纱帽便再次走上了邯郸街道。

这几天,随着各国使者纷纷来临,随着天下的才智之士纷纷赶来凑热闹,邯郸城是一天比一天热闹。孙乐走在街上,时不时会有人从身边擦过,把她小小地身子给带出几步。而马匹的嘶鸣声,牛和驴的叫声,还有人群的喧闹声,使得孙乐走着走着,有点回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感觉。

孙乐静静地走在街道上,这些天来,她早把邯郸城给逛遍了,也弄清了城中大约的布局和位置,以及赵人的一些生活习惯。

赵人豪爽明朗,到处可以看到酒家,可以看到呼朋喝友的赵人。孙乐的袖子动了动,此时,她的袖子里还放着那一金。这是她前世逛街养成的习惯,身上不带点钱上街,总觉得会很不方便。

她走得很慢,看得很仔细,不一会功夫,她来到一个做泥人的摊子前,摊主是一个老者,他正熟练的搓着泥,渐渐的,一个人形从他的手下旋转着出现了。

孙乐瞧着有趣,便细细地盯着看着。

正在这时,她的眼角瞟到一个麻衣大汉向自己大步走来!

这大汉双眉高耸,额头也很高,阔嘴,整个面容有一种古朴的味道。他腰间佩着剑,行走之间给人一种血腥之气,仿佛是一只在丛林中漫步的老虎。

这样一个人居然向她走来,孙乐不由自主地肌肉绷紧!

那麻衣大汉步履生风地走向孙乐,他并没有如孙乐所希望的那样越过她离开,而是径直走到她面前停下。

麻衣大汉双手一叉,朗声说道:“姑娘可是孙乐?”

孙乐一怔:难道在这个地方,还会有人识得我不成?

她点头说道:“诺。”

“甚好!”大汉客气地说道:“我大哥有请!”

孙乐睁大眼,她只是略为怔了怔,便低头说道:“还请带路。”

“请!”大汉手一挥,示意孙乐跟着他前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那大汉只走了不能到五十步,便带着孙乐径直向一家酒楼走去。

孙乐一怔,她下意识地抬头向二楼看去。

木质的酒楼,白玉的栏杆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威严的麻衣青年正在好整以暇地饮着酒。他感觉到了孙乐投来的目光,不由低下头向她看来!

这青年目光锐利,如箭如电!四目一对,孙乐心中大松:原来是他!

这个青年正是她前几日在街上遇到的湿淋淋赤足在街上行走的人!当日他狼狈中气度不凡,今日他依旧一身麻衣,可那种天生威仪,天生豪放的气度,却让人一见之下便是心折!

青年对上孙乐的目光,微微一笑,手中的酒斟朝她晃了晃,示意她上前。

孙乐收回目光,跟着那大汉走入酒家中。

孙乐刚从楼梯中伸出头,麻衣青年便大步向她走来。他步履生风,“蹬蹬蹬”的脚步声中,这酒楼小小的空间给他几步便走到了。

麻衣青年径直走到孙乐面前,他在离她三步处站定,望着她含笑说道:“当日义某得姑娘一言点醒,感激不已。没有想到今天便看到了姑娘,因此叫手下兄弟去把姑娘叫来,唐突之处还请姑娘不要见怪才是!”

他的声音朗朗传出,浑厚而响亮,透着一股特有的豪气。

孙乐的性子从来便谨小慎微惯了,此时听着这麻衣青年坦爽的笑声,望着他明亮的,坦坦荡荡的双眼,突然心中一阵放松。她这个时候,有一种感觉,仿佛自己在这个人的面前,可以不用再小心防备,不用再处处战战兢兢!不用说一句话之前要想它个三四遍!

孙乐抬起头,笑意盈盈地看着这个比自己足高了两个头的麻衣青年,“君本是磊落丈夫,行事当然不会婆婆妈妈了!”

孙乐这话一出,青年仰头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十分响亮,直震荡得木楼簌簌作响,灰尘四扬。

大笑声中,麻衣青年伸手朝她的肩膀上一拍,就在他的手掌要落下之际,他的动作轻柔了几分,轻轻地把手掌放在她的肩膀上,麻衣青年朗笑道:“好!好!小姑娘年纪小小,说的话却特让人心中舒爽!来,陪我喝上一杯!”

说罢,麻衣青年把她轻轻一推,带着她来到靠近窗台的塌几旁。

孙乐走到几旁跪坐好,她的双眼一直亮晶晶的。

麻衣青年跪坐好,提着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正准备给孙乐倒时,他自失地一笑,“哈哈,差点忘记你是一个小姑娘了!”

孙乐双眼明亮地看着他,声音清朗地说道:“我虽然年少,却也饮酒!”

“当真?”

“当真!”

“好,好!”

麻衣青年提壶给孙乐的酒杯满上,他一边倒酒,一边说道:“姑娘小小年纪,为何一直戴上纱帽?”

孙乐抿了抿唇,低下头回道:“因相貌太过丑陋,不堪入目!”

麻衣青年一怔,他停下斟酒的动作,抬起头来盯着孙乐,温和地说道:“哦?且取下来让我看一看如何?”

孙乐抬头看着麻衣青年。

麻衣青年的眼光很坦然,很平静,仿佛只是在跟她说‘喝一杯酒吧’。

可是这样的眼神真的让人很放松,让孙乐突然觉得,她自己所在乎的相貌问题,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根本不值一提!

孙乐伸出手,慢慢地摘下了纱帽。

麻衣青年细细地打量着她,盯着她的脸端详着。

打量了她几眼后,麻衣青年摇头失笑,他提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斟酒,声音朗朗地好笑地说道:“何至于此?难怪人们说,女人就是喜欢注意一些枝末细节,如小姑娘这种聪明不凡的人,居然也免不了俗,哈哈哈哈。”

他是真的觉得很好笑,直笑了好一会才停下来。这一停还是他笑着笑意,突然觉得不妥,怕伤了孙乐的心才停的。

书评(87)

我要评论
  • 旧在摇&地木轮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能突然&!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弯找人&她是谁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 不过是&视里面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眼睛依&旧酸甜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 不是我&,这是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