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粉红票票!!!**当大王子看向他时,五公子嘴角微扬,声音冷冽地地说:“事儿大王子也不是说了吗?此宠姬也没害你的理由,那就十有八九也不是她所为。下回分解此事谁坐收渔利最少就是了。”大王子这时却也没心思在意五公子表情的淡漠,他听见这里,眉头一挑,声音提升少许大王子这时却没有心思在乎五公子表情的冷漠,他听到这里,眉头一挑,声音提高少许:“你也认为是休姬害了她?”。...

求粉红票票!!!**

当大王子看向他时,五公子嘴角微扬,声音清冷地说道:“这事大王子不是说了吗?此宠姬没有害你的理由,那就多半不是她所为。且看此事谁得利最多便是了。”

大王子这时却没有心思在乎五公子表情的冷漠,他听到这里,眉头一挑,声音提高少许:“你也认为是休姬害了她?”

五公子施施然的,在众人的注目中站起身来。灯火照耀在他皎皎如月的面容上,显得那么飘渺,一时之间,那些不知不觉中走近的贵女们更是望着他瞬也不瞬了。

五公子似乎没有感觉到大家的目光,他摇了摇头,表情冷冷地朗声说道:“大王子,姬五并不知道你内室共有什么人,都发生了什么事,并无权说什么休姬害人之言。再说了,既然大王子和众人也都怀疑这个休姬,那她也算不得最得利之人!”

五公子说到这里,嘴角微扬,脸上浮出一抹似是冷笑,似是厌烦的表情来,“利益所至,虽然父母兄妹亦可相害!”声音一落,他已是一脸疲惫之色。

五公子这句话脱口一出,大王子不由赫然抬头,怔怔地盯着五公子,嘴里喃喃念道:“利益所至,虽然父母兄妹亦可相害?父母兄妹?”

念着念着,他似是明白了什么,那连在一线的眉峰突然开朗了不少,那凝视五公子的眼神中,终于温和了一些。这些时日来,他深为此事苦恼,可府中的食客虽然聪明者多,却都不愿意为这些妇人之事费心机,每次他问起都是无人回答。

大王子一直焦头烂额,问过一些下人和姬妾的意见后,茅头都指向了休姬。可他本能地感觉到不是休姬所为,再说,也实在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休姬做的。现在五公子这句话虽然简单,却是一言惊醒了局中人!

他本来也是为了羞辱五公子,才找这种内室妇人之事问于他。没有想到他还真的点醒了自己,当下心中暗暗有了些许不同的想法。

就在大王子还在低头沉吟着时,五公子已朝他,朝徐夫人等深深一揖,朗声说道:“大殿下,徐夫人,姬五虽得两位盛情相邀,却一再受到奚落。姬五实是不堪,还请离开!”

说到这里,他长袖一挥,转身便走!

他这个举动十分突然,顿时把所有人都惊住了!那梁国太子双眼瞬间睁得老大,他还有话没有说,有事没有做呢!

就在众人的愕然中,五公子大步生风地朝外走去,双姝和孙乐等人紧跟其后。

这一次,孙乐没有叫住五公子。一直到他们出了殿外,殿内众人还没有醒过神来。当他们下到广场上时,身后传来了众少女的叫唤声。

五公子头也不回,他不但不回头,反而脚下加了速,简直是脚下生风,逃之夭夭。

不一会功夫,一行人便来到了他们的马车前。

姬五上了马车,他朝孙乐一抬下巴,“你也上来吧。”

“诺。”

阿福看到孙乐上了五公子的马车,迟疑了一会,转身朝牛车走去。

马车启动了。

五公子一坐上马车,便紧紧地闭上双眼,他伸手按揉着额心,一脸疲惫和无助。

孙乐看了他一眼,慢慢低下头去。

双姝没有说话,只是跪坐在他身侧,一左一右地给他按揉着肩膀。

五公子一直都没有说话。

马车摇摇晃晃上了街道。众人追也只是追到殿外,并没有一路跟来。可就算如此,这马车一出徐夫人府的范围,双姝便大大地吁了一口气。

五公子一直紧闭着双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有点沙哑地开口了,“孙乐,我要如何做,才能再也不受此种羞辱?”

孙乐一怔!

五公子慢慢地睁开双眼,他凝视着孙乐,苦笑着说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明白一件事,我一定要强大,一定要足够强大!包括这次的本家继承人之位,我之所以争,并不是因为喜欢那个位子!我只是,一定要有足够的能量来让自己活得不受如此的羞辱!可是,每次做的时候,我总是发现这并不容易,很不容易!”

五公子的声音很低,很沉,娓娓而谈。

孙乐从来没有想到,他心中居然是这样想的!他一个男人,居然要承受来自外表的如此巨大的压力!

孙乐望着五公子,轻轻地说道:“公子今晚已做得很好了,等公子成了天下闻名的贤士,想是没有人敢对公子再行羞辱了。”说到这里,她不免苦笑着想道:要不受任何来自上位者的羞辱,怕是成为贤士还不够啊。

五公子显然也是相同的想法,他露出一个与孙乐一样的苦笑来。

又是一阵沉默。

五公子睁开眼,认真地凝视着孙乐,凝视着她的双眼。他此时的眼神有点奇怪,似是不解,也似是感慨。

就在孙乐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的时候,五公子轻声说道:“孙乐,我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你的眼神能让我平静下来!”

五公子这话一出,双姝同时转头向孙乐看来。她们对着孙乐连连点头,显然大有同感。

孙乐低眉敛目地暗暗忖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啊。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那时她拉扯五公子的衣袖时,便是想劝他冷静下来。可是她没有想到不用自己开口,五公子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便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后来的几次,他更是频频向自己看来,从自己身上寻得支持。

眼望着马车壁,孙乐在这个时候,慢慢地涌出一抹满足和得意来,不过这情绪只是出现了一瞬,便被她重重地给压了下去。

五公子这时低低地一声长叹。他这声叹息,低沉而无力,充满了疲惫。

马车中又恢复了安静。

邯郸街上,虽然夜深了却依旧人流如潮。五

书评(245)

我要评论
  • 子与五&那就是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听到这&处一掀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门,首&头便是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着牛,&,孙乐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觉得耳&还成了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