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号了!除了五天半《无盐》PK便结束了了!求朋友们的粉红票,求大家帮我再冲一把哟!**这中年人人的声音不小,却也并不大,仅有周围的数十人听得明明就。一时之间之间,数十双眼睛都向五公子的确。五公子抬头盯着来人,声音声音朗朗地地说:“那依你的确,何人才配五公子抬起头盯着来人,声音清朗地说道:“那依你看来,何人才配赴这智者之会?”他冷冷地说道:“仅凭见我一面,便断定我乳臭末干,依仗妇人的人,怕也是愚鲁浅目之辈吧?”。...

二十六号了!还有四天半《无盐》PK便结束了!求朋友们的粉红票,求大家帮我再冲一把哟!

**

这中年人的声音不小,却也不大,只有周围的数十人听得分明。一时之间,数十双眼睛都向五公子看来。

五公子抬起头盯着来人,声音清朗地说道:“那依你看来,何人才配赴这智者之会?”他冷冷地说道:“仅凭见我一面,便断定我乳臭末干,依仗妇人的人,怕也是愚鲁浅目之辈吧?”

五公子这话却是钎锋相对,说话铿锵有力!一反之前微带羞涩的少年模样。

中年士人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纯真的少年,还挺牙尖嘴利的,不由一怔。

这时,坐在中年人身后的一个瘦削黄脸的士人接口了,他打量着五公子,笑道:“五公子虽然扬名天下,扬的却是‘美’名。却不知姬五公子还有何才能让我辈刮目相看?“

这句话也很不客气,瘦削黄脸士人的语气中颇带嘲弄。他的声音可就不小了,本来满殿喧嚣之声,他这声音一出,顿时安静了不少,连角落里叽叽喳喳,不住朝五公子张望的众女也停止了说话,认真的倾听起来。

五公子冷冷地盯了黄脸士人一脸,淡淡地说道:“姬五有何才能,尔等到时自知!”

他这话一出,黄脸士人等人都是一阵哧笑。这哧笑声齐刷刷地发出,令得本来表情淡淡的五公子脸色又是一变。

五公子抿紧薄唇,从鼻中发出一声轻哼。

这时,坐在主座的大王子笑了起来,“各位稍安!这样吧,不如我来出一个题,由各位作答如何?”

大王子声音一落,那三络长须的中年人马上站起身来重重一揖,朗声说道:“大王子才智无双,出题自是最好不过!”

“诺,还请大王子出题!”

“大王子乃是此间东道之主,出题最是合适不过。”

此起彼伏地奉承声不断传出,大王子脸带微笑,颇有点得意地倾听着。等众人说完,安静下来后,他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沉吟了片刻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天地之始,帝禀天地之命而为天之子。那么,这天之子能永乎?如果能永,商因何可以代夏?”

大王子的声音并不大,侃侃说来,语气也平和清正。可是他这话一出,所有的士人都是一怔,渐渐的,连那些王室诸子也停止了喧嚣,最后,连众贵女也不再说话,一殿当中,变得安静之极!

大王子望着突然变得安静无比的殿中众人,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狂热之色,双眼中更是精光连连闪动!

五公子一听完大王子所言,心中便格登了一下,他不由微微侧头瞟向孙乐。他记得,就在不久前,在姬府时他曾问过孙乐,如今天下可有五十年太平乎?记得孙乐当时的回答是,最多只有二十年,如果有人打破平衡怕是二十年都不到。

此时此刻,孙乐依然低着她那张丑陋的脸,安静得毫不起眼。可五公子心中却激起了涛天巨浪。

大王子这话并不简单,在座的所有人都听得明白!他问的就是周帝是禀天命而成帝,那么,这个天命有没有一个时间规定?如果说没有吧,以前的商朝代替夏朝,当今的周朝代替商朝,都证明了天子也是能被取代的!而如果说有的话,那就应该有一个说法吧?

五公子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阴沉的大王子,居然有推翻周天子,自立为帝的野心!他现在居然当众询问可有支持这种行为的学说!

这样一来,天下还会有二十年太平吗?

沉默,无比的沉默。。。。。。

大王子静静地扫过沉默的众士人,渐渐的,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怎么,各位都是才智之士,居然对这个问题无法回答吗?”

大王子说出这句话后,众人还是一阵沉默。

又过了半晌,大王子笑了笑,声音朗朗地打破平静,“既然各位回答不出,那这个问题就代表赵国的那一题,留到智者之会吧。”

他目光扫过五公子,“那我就问另一个问题好了。”

众人齐齐的吁了一口气,终于抬头看向大王子。

大王子瞟了一眼五公子,又看向众人,端起几旁的酒斟慢慢饮了一口。

他把酒斟慢慢放下,徐徐地说道:“我这一个问题,实是想问姬五公子。”

大王子突然把话题又转到了五公子身上,众人不由都转头向五公子看去。

五公子抿紧薄唇,抬头迎上大王子的目光。

大王子对上他清冷中透着警惕的目光,笑了笑,淡淡的,有点嘲弄地说道:“听说齐王后是姬五公子劝立的,同样,我赵王后能立也是姬五公子的功劳。姬五公子年纪虽然不大,却似是精于内室之事?”

大王子这句‘精于内室之事’一吐出,大殿中的哧笑声便此起彼伏地传来。

这句话完全是讽刺,姬五公子当下目光微敛,只是任谁都可以看到他的脸色有点不好。

大王子静静地打量着他,等众人笑完后又说道:“因此,我这次想问五公子的,也是与内室之事有关。我有一宠姬,乃我少年结识的心上人,十分美艳,又善解人意,已为我生下一子,一直以来与我十分相得。可前不久,我却在她的房间中搜出一巫盅用的陶人!”

大王子说到这里时,声音一沉,已隐隐带上了几分伤心和不解,“没奈何,我只得把她囚禁起来。按道理,以她的地位和性格是不会做这等事的,也不需要做这等事了。我虽然不信她要害我,可众怨难解,现下她的死期将至,我还是找不到害她之人,也得不到救她之法。我想问问五公子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大王子说到这里时,已经表情流露,声音中带着惆怅和悲伤。

不过他这种表情流露,旁边的士人却是不屑的,这些人一个个都露出不满之色。似乎觉得大王子在这种场合,在他们面前纠缠于妇人之事很是对他们不敬。

五公子静静地听完,他刚才才受了大王子的嘲讽,也对他的悲伤没有感觉。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的时候&口上插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 子看在&下给予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刚做的&。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定不是&觉!对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孙乐眨&开的小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的头发&何事都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