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四天了!PK倒记时通过中!不喜欢《少盐妖娆妩媚》的朋友,请为它投上你们十分宝贵的粉红票吧,拜托了各位了!**五公子而已稍稍扫了一遍,便把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他暗自忖道:孙乐说得很不错,这场间有不少人对我不会产生了好感。这样一想,他心中终于等到安宁了一半。众人这样一想,他心中终于安定了一半。。...

最后五天了!PK倒计时进行中!喜欢《无盐妖娆》的朋友,请为它投上你们宝贵的粉红票吧,拜托各位了!

**

五公子只是略略扫了一遍,便把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他暗暗忖道:孙乐说得不错,这场中有不少人对我产生了好感。

这样一想,他心中终于安定了一半。

众人转向殿内,五公子刚进殿,便被徐夫人硬拉到了靠近主座的左侧塌几第二排。孙乐等人见此,也只有悄步跟上,静静地跪坐在五公子身后。

徐夫人的眼睛余线瞟到了孙乐,她飞快地闪过一抹厌恶。厌恶中,她连忙把头扭开,似乎只要不小心看到孙乐,她便会十分难受。

五公子现在所坐的,是大殿的最显眼之处。明亮的火光照着他,使得他整个人宛如一颗明珠一样,耀眼而夺目。

五公子一坐下,一个十五六岁,身材高挑,容长脸,长相秀雅的少女向他轻笑着走来。这少女做燕女打扮,淡紫色的绣着凤仙的衣袍从胸下束起,衬得她的胸脯鼓鼓的,身材更是修长,虽然衣袍宽大不显腰肢,随着她的走动,那曼妙的腰线还是隐约可见。

少女几个小步便跳到了五公子面前,她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认真地盯着五公子,只在那眼波之间隐隐流着一抹羞涩。

少女一出现在五公子旁边,本来靠近他的徐夫人便朝一旁微微让了让,与五公子保持了一点距离。

少女瞅着瞅着,咬了咬下唇,眼波涟涟地说道:“姬五,你很有意思呢,嘻嘻,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男子。”

她说到这里,歪着头想了想,又说道:“我是说,我没有见过如你这样不好色的男子呢。嘻嘻,真好。”

少女说到‘真好’两字时,小脸刷地一红,动作也有点手足无措,似乎自己泄露了什么秘密一般。

姬五静静地看着少女,眼神中带着不解。

少女又咬了咬唇,有点娇嗔地说道:“我听大王兄刚才说,你拒绝了他送给你的三个美丽的处女?嘻嘻嘻嘻。。。。。。”她说到这里时,眼波都要滴得出水来,双颊更是晕红一片。她瞟了五公子一眼,似乎不敢与他清亮的双眸相对,连忙低下头去,连话也没有说完便不吭声了。

这少女的这番作态如此明显,任何人一看,便知道她对姬五产生了好感了。

孙乐静静地观察着众人的反应,见此心中微微一松。只是一松的同时,终不究有点苦涩。

赵大王子在旁边看到妹子对姬五流露出小女儿的情态,不由轻哼一声,冷冷地说道:“八妹,这小子可是有心上人的!”

赵大王子这话实在太明白了!

当下八公主秀脸刷地通红一片。她狠狠地瞪大王子一眼,脖子一梗,嘴唇动了动,声音很细,孙乐听得分明,“有心上人又怎么样?”

八公主显然还是有点不高兴,她再次狠狠地瞪了大王子一眼,伸手抓向五公子的衣袖。就在她的小手碰上五公子的手掌时,她的小脸又是一红,长长的睫毛扇动了几下,含羞带嗔地向五公子说道:“走吧,我们到一旁说话去!”声音虽然微带命令,可语调中却隐隐透着紧张和期待。

五公子也有点不自在,他眼角瞟了孙乐一眼,见她依旧低头敛目,便收回目光点了点头。

八公主看到五公子点头,不由大是欢喜,她欢叫一声,双眼亮晶晶地瞅着他,牵着他的手便向一侧的角落走去。

五公子刚走出几步,他的身周便围上了四五个少女,当他与八公主来到角落里时,所有的贵女都围上去了。一时之间,叽叽喳喳的笑语声不绝于耳。

双姝本来是应该贴身保护五公子的,遇到现在这种情况却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两人脚步一提,却迟疑起来,相互看了一眼后都转头看向孙乐。

孙乐对上她们的目光,静静地摇了摇头。

双姝见她摇头,便停下了步伐。

五公子处于众女香艳的包围中,透过灯光,隐隐可以看到他脸孔有点微红,表情也有点不自在。孙乐甚至几次收到了他投来的求救的目光。

每当这个时候,孙乐都摇头阻止了双姝靠前的步伐。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目光不经意间转向了大王子和徐夫人。

不管是赵大王子,还是梁太子脸色都有点不好,甚至徐夫人也有点闷闷的。他们虽然知道姬五人才出众,必为众女所喜,却也想不到众女居然这么喜欢他!

看到几人一脸的不愉,孙乐心中冷冷笑道:我当着众人的面,慎重点明五公子不好女色,洁身自好可是大有用处的!不管我后面的解释有没有人听到耳中,可我只要这话一说出,在众贵女的心目中,五公子无疑是世间少有的男人了!天下的女人,特别是这种整日目睹自己父兄荒唐无耻的贵女们,对于这样的男子,哪会不珍之重之?

不过,对于处于众女包围中五公子,那些高冠博带的士人还是有点不屑的。他们一个个移开视线,相互交谈讨论起来。

这时候,大殿已成了菜市场,热闹无比,喧嚣无比。孙乐静静地坐着,倾听着。她听得出来,现在正是诸子百家开始绽放的时候,在座的这些士人所争论的理论她都有所了解。

也不知过了多久,众女齐齐地一阵嘻笑,在她们悦耳的笑声中,五公子挤了出来。

这个时候的五公子,俊脸微红,头发也有点凌乱,他急急地向孙乐等人走来,那步履,颇有点逃之夭夭的感觉。

在五公子的身后,是捧的捧腹,嘻的嘻笑,或美目盈盈送着他的众女。

五公子三步并两步走到自己的塌前跪坐下。

他一坐下,双姝便上前一步,替他把扯乱的袍子理顺,把头发用手指理顺。

就在这时,一个留着三络长须,一副饱学之士的士人朝五公子看来,他嘴角向下一拉,重重一哼,以一种极为不屑地语气说道:“乳臭末干,只会依仗妇人的小儿,居然也想赴五国智者之会?可笑!可笑之极!”

书评(137)

我要评论
  • 一抚,&怎么可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心依旧&,她的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这样&!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层层叠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 来性格&自在起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想道:&以前又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淡淡&——”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己这个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