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粉红票!求粉红票!!**但是孙乐原本就人小不醒目,再再加有五公子和双姝挡着,特别注意力只放到五公子身上的众人,一点儿也也没特别注意到她的移动。孙乐扯着五公子的衣袖,五公子正气得浑身发颤,孙乐扯了两下,他是一点儿也也没觉得到。孙乐见此,又重重地扯了两下孙乐扯着五公子的衣袖,五公子正气得浑身发抖,孙乐扯了两下,他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求粉红票!求粉红票!!

**

不过孙乐本来就人小不显眼,再加上有五公子和双姝挡着,注意力只放在五公子身上的众人,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移动。

孙乐扯着五公子的衣袖,五公子正气得浑身发抖,孙乐扯了两下,他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孙乐见状,又重重地扯了两下!

双姝本来是愤怒之极,所为主辱臣死!她们为五公子所受的耻唇感同身受,早就不堪忍受了。可一想到五公子刚才刻意交待过的话,便苦苦忍耐着。此时看到孙乐站了出来,她们相互看了一眼,慢慢松开了放在腰间的手。

孙乐这一下重扯,终于令得五公子回过头来。五公子低头看到是孙乐,他本来俊脸铁青,银牙紧咬,此时对上孙乐平静的,仿佛大海般包容,又仿佛天空中澄澈宁和的眼神,不由心中一清!

渐渐的,他铁青的脸色慢慢地变得平缓了一些了。

孙乐看到五公子脸色转为平和,便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出一步,重新隐藏起来。

五公子徐徐抬起头来,他冷冷地盯着梁国太子!

五公子冷冷地盯着,双眼瞬也不瞬!

梁国太子虽然是一国太子,却是个酒色无能之人。此时被他这么一盯,不由有点心虚。当下梁国太子脖子一梗,冲着五公子怒道:“你盯我做甚?”

五公子忽然笑了起来!

他本来长相俊美之极,气质清冷不爱笑。现在突然这么一笑,宛如云破月来,众人顿时都怔住了,那些贵族少女更是美目涟涟,眼睛水汪汪地盯着他。

五公子仰头一阵大笑,大笑声中,他朗朗地说道:“姬五早就听说过,梁侯乃当世明主,素重才智之士。姬五虽然不才,却也一直想一睹梁侯风范。这次听到梁国太子也会参加五国之会,姬五实是心慕之矣!哈哈哈,只是姬五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梁国太子不过如此!参加这样的宴会,第一句话不是示士而是求色!姬五深为梁侯耻之矣!”

朗朗地说出这席话后,他转过头朝着徐夫人,大王子一拱手,沉声道:“两位是东道之主,却任由他人如此辱我!姬五不堪,就此告退了!”

说罢,五公子衣袍一扬,转身便向外走去。

他这一走,双姝和孙乐阿福自然紧跟其后。

五公子这席话说得十分妙,他先是夸奖梁太子的父王梁侯,然后直指梁国太子的不屑。这样一来,站在梁国太子身后的剑客和智士就有点为难了。一时都不知道应不应该替主子出头了。

大王子和徐夫人万万没有想到五公子会是这个态度,他居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么一怒而起!他们想了很多个处理方法,可都是针对五公子被激怒后才好实施的。

大殿中的诸人,特别是那些少女们,看向五公子的眼神中已带上了一抹敬意和欢喜。这一殿之人都是身份大不简单的人物,他们如今对五公子产生了好感,那要再发难就不容易了。

当下,大王子眉头紧锁成结!

他和徐夫人还在犹豫之时,本有去意的五公子已大步走到了殿门口。徐夫人突然惊醒过来,连忙追了上去,她一边追,一边娇声叫道:“姬五公子何必动怒?梁太子不过是笑言而已。姬五公子留步,请留步!”

孙乐紧跟在五公子身后,她一直静静地把四周众人的反应收入眼底,这时见五公子真要冲出去了,她连忙紧走两步,来到五公子身后扯了扯他的长袖,低低地说道:“五公子,现在你还不能走!”

五公子一怔!脚步不由一慢。

孙乐抬起平静而清亮的双眼望着他,轻声说道:“大王子前怨末解,与梁太子又生嫌隙!公子何不留下,趁这个机会结识一些朋友,挤入他们的交游圈中,也为对付大王子和梁太子得到一些臂助?何况,公子可是还想得到本家的看重呢!”

这时徐夫人等已急急地赶来,孙乐见没有时间多说什么,便低低的,紧紧地加上一句:“这里的贵女不少,她们已对公子产生好感。公子,这些都是可以借用的势力呢。”

说罢,孙乐低头后退半步,隐入了阿福和双姝之中。

五公子怔忡地站在原地,他收回放在孙乐脸上的目光,皱起眉头寻思了一会后,慢慢地抿紧了唇。

孙乐站在众人中看着五公子,见到他这副表情,知道他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离开。

她眉目微敛,低下头来忖道:五公子他的性格根本不够圆滑。不但不圆滑,在他的内心深处,怕是还讨厌这种社交场合,讨厌这种热闹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有着野心的人!而且他也很洁身自好,并不是长袖善舞之人。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居然让他逼着自己来向上爬呢?

在孙乐自己来说,由于她的出身和性格问题,她也是对与人打交道并不感兴趣的。如果可能,她其实愿意与前世一样,安静的与世无争的生活着。

紧追出来的徐夫人等人看到五公子站定了,不由同时吁了一口气。徐夫人媚笑着走到他身边,软绵绵地说道:“姬五公子何必动怒?这只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而已。”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白嫩的小手牵着五公子的右手!

在徐夫人伸出手之际,五公子本能地想甩开,他的手刚微微一动,目光便瞟到了人群中低头敛目的孙乐,当下他的动作不由一停。

徐夫人一手捞着他的大掌,见他居然没有甩开,不由喜笑颜开!她美目涟涟地望着五公子,秀媚的脸上大是开怀。她牵着他的手一边向殿内走去,一边娇笑道:“今天各位贵客齐聚,妾身可开心着呢。元奴!去把地窖中的月酒拿出两坛来!妾身要与各位一醉!”

五公子这时已平静下来,他任由徐夫人牵着手,任由徐夫人倚着他吐气如兰的说着话。在喧嚣中,他那清澈得如水一样的双眼在有意无意中,一一划过殿内众人,从梁太子,大王子的脸上转过,渐渐转向众贵女。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这个念&出孙乐

    这个念头一涌出孙乐的脑海,她象忽然警醒了一般,整个人翻身而起,双手抚上脸颊,继而眼睛看向身体。

  • 个念头&?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 双眼闭&地木轮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情她一&穿越了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着牛,&是去给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他的脸&的皱纹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