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六七天了,立刻就得PK结束了了,朋友们,尾声时刻,请再助我一臂之力。**姬五之名,这些人都是略有略有所闻的,一时之间之间,无数双闪着精光的眼睛朝着他上下上下打量不息!低低地窃语声,轻笑声更是不绝于耳!数百双眼睛看向角落,看向姬五公子。姬五公子慢慢的站站起身**。...

最后五六天了,马上就要PK结束了,朋友们,尾声时刻,请再助我一臂之力。

**

姬五之名,这些人都是有所耳闻的,一时之间,无数双闪着精光的眼睛朝着他上下打量不休!低低窃语声,轻笑声更是不绝于耳!

数百双眼睛看向角落,看向姬五公子。

姬五公子慢慢站起身来,他朝着主座上的大王子和徐夫人一揖,朗声说道:“多谢大王子和徐夫人看重,不过姬五只是普通人,当不起。”

他这样站起来,灯笼和焰火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一时他的五官纤毫地出现在众人眼中。

一时之间,聚向他的目光更加火热了。

五公子低眉敛目,说完那句话后便坐了下来。看到他要坐下,徐夫人优雅地站了起来,她玉手执着一个酒壶,扭着腰肢向五公子走来。

五公子看到徐夫人满袖香风的走来,表情微微有点不自在,也有点不耐烦。孙乐见他抿紧薄唇,一副忍耐的模样,不由微微凑上前去,轻声说道:“五公子,此时避已无用,何不主动迎之?公子乃有大志之人,不可处处被动!”

五公子闻言一凛!

他没有回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本来抿紧的嘴唇慢慢放松了,俊美的脸上也慢慢地浮出了一抹淡笑来。

在众人的注目中,徐夫人的盈盈笑脸中,五公子徐徐站了起来。他抬起头,双眸清亮地望向徐夫人,望向大王子,望向众人,他举起酒杯,朝着徐夫人一晃,朗声说道:“姬五来自齐地小府,来到赵地后,能得到夫人看重,并能在夫人的府第一会各地才俊,实在荣幸之至,这一杯酒,请敬夫人!”

说罢,他头一仰,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徐夫人妙目盈盈地落在五公子的俊脸上,听到他这席话后,不由展颜一笑。她本来便很美艳,这一笑当真耀眼之极,晃得大殿中的笑语声又响亮了两分。徐夫人一笑后,纤纤玉手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徐夫人饮酒的姿式极美,随着一缕酒水顺着她的红唇,玉质的下巴流向颈项,流向那滚圆的半球时,大殿中的目光顿时火热了七分!一时之间,连孙乐也感觉到众男人那灼热的迫视。

徐夫人是正面对着五公子的,她的这些美态,自然一一收入他的眼底。五公子目光微敛,飞快地收起了一抹厌恶。

徐夫人饮酒罢,五公子另外拿起一个酒樽,大步向大王子走去。

五公子长相俊美清冷,身材颀长,气质如玉,这一从角落中走出,顿时无数双眼光都向他看来。特别是那些少女们和几个有异常爱好的男子,简直是目光灼灼,异彩涟涟。

五公子走到大王子身前,朗声说道:“殿下乃是胸怀山河之人,重士顾贤之名天下人素知!姬五敬你一杯!”

大王子定定地看着五公子,闻言笑了笑,他举起几上的酒杯,漫不经心地朝五公子晃了晃,一口饮下,自始至终,他那阴郁的眉间并没有稍释。孙乐看到这里,暗暗叹道:五公子还是耿直清高了些,这席话,原本可以说得更动听的。

五公子见大王子喝下了这杯酒,便转身退回。

他刚退到一半,一个男子沙哑地笑声传来,“且慢!”

五公子一怔,停下了脚步。

只听左侧的第三排塌几处,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站了起来。这青年以玉为冠,脸容狭长,脸色有点发黄,眼胞也有点浮肿,整个人透着一种酒色过度的颓废。

青年公子手中端着酒杯,站起来时身子还晃了晃。他微侧着头,上上下下打量着五公子,目光肆无忌惮,说道:“姬五?齐地第一美男?果然身段惑人啊!”

青年公子这话一出,一阵哧笑声四面响起!

五公子闻言脸色一沉!

孙乐担心地看着他,她直到现在才明白,五公子为什么一直讨厌别人谈论自己的外表!想来他这些年来,经受过的类似的眼光,听过的类似的话实在太多了!多得他对关注自己外表的人有着本能的厌恶!

那青年公子扬起下巴,色眯眯地打量着五公子,叫嚣道:“我乃梁国太子,对美人儿向来是体贴温柔!姬五,不如你跟了我吧!”他似乎没有看到五公子瞬间铁青的脸,径自说道:“你那种小家族,怕是连肉也吃不饱吧?跟了本太子,有的是你风光的时候!”

大殿很大,殿顶很高!殿中人也很多!

可是在青年公子开口之际,所有的声音都慢慢消失了。只有梁国太子那有点尖哨的叫嚣声在殿内传荡,传荡。。。。。。

五公子俊美的脸已变得铁青一片,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

双姝这个时候已经是双颊涨得通红!她们嗖地一声同时站起,大步向五公子走去,孙乐和阿福也紧跟其后,站到了五公子的旁边。

阿福也愤怒异常。双姝一站到五公子旁边,便同时迈出一步,挡在他的左右。她们右手同时按在腰间,似乎一点也不记得,自己的腰间并没有佩带长剑!

这个时候,只有孙乐在不经意间游目四顾。她起先看向大王子,然后看向徐夫人。这个时候的大王子,虽然面无表情,可他嘴角微扬,眼神中带着一抹冷意。而徐夫人则是懒洋洋地眯着眼定定地看着五公子,那神情,有抹看热闹的快乐,也显出一抹浓浓的兴趣。

孙乐突然明白过来了!今天晚上的宴会,确实就是鸿门宴!不管是大王子开始的话,还是徐夫人的示好,甚至这个梁国太子的发难,怕都是刻意而来!

这梁国太子浮肿的金鱼眼中色欲横流,这席话倒不是作假!看来,他应是真的对五公子动了色心了!

眼见双姝涨红着脸,目眦欲裂地盯着梁国太子,眼看就要忍不住了!孙乐静静地站上前,她来到双姝之间,五公子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袖!

书评(189)

我要评论
  • 己这个&含着一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她连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 孙乐只&情她一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这个身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啊?五&说呀。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 &的声音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然这么&中夹着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