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几天了,朋友们,粉红票离开手里也会浪费了,倒不如扔给《少盐妖娆妩媚》吧!**孙乐的声音,平静宁静,轻脆自然的在殿内响了。一时之间之间众人都是一怔。五公子定定地看向她,煞白的脸色在慢慢的地低缓,慢慢的地完全放松。孙乐手腕一抬,把手中的酒水慢慢的喂入他的唇内,酒五公子定定地看向她,煞白的脸色在慢慢地平缓,慢慢地放松。孙乐手腕一抬,把手中的酒水慢慢喂入他的唇内,酒杯很小,五公子一口就喝完了。。...

最后几天了,朋友们,粉红票留在手里也会浪费,不如扔给《无盐妖娆》吧!

**

孙乐的声音,平和安静,清脆自然的在殿内响起。一时之间众人都是一怔。

五公子定定地看向她,煞白的脸色在慢慢地平缓,慢慢地放松。孙乐手腕一抬,把手中的酒水慢慢喂入他的唇内,酒杯很小,五公子一口就喝完了。

孙乐把空酒杯也放回几面,转头向着大王子一礼,声音清朗,认真地说道:“大殿下乃是尊贵之人,一言既出,便值千金!殿下怎可对我家公子如此戏言?我家公子乃堂堂男儿,他之所以不近女色,一来是因为幼时曾有名医告诫过他,要他在十八岁之前禁欲修身,说是如此方能得尽天年。二来,我家公子有一心上之人,她以月为姿,以花为容,世间罕有,爱着那样的美人,他又怎会再愿意接近别的女子?”

孙乐的声音,清清朗朗,平和中正,一席话说得众人都是瞪目结舌。

五公子听到听着,看向孙乐的眼神中已不知不觉中添了一抹如水的温柔,一抹感激,不知不觉中,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暖意流遍他的心田。

大王子沉着脸,漫不经心地倾听着。他目光闪烁,唇边挂着一抹冷笑。他几次准备出言,却想到孙乐所说的‘尊贵之人,一言既出,便值千金’,那到了嘴边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孙乐安安静静地把这席话说完后,慢慢向后退出两步,再站起身来,重新退回了五公子身后。

徐夫人直到孙乐走出后才注意到她,她一直张大樱桃小嘴,不敢置信地瞪着孙乐的丑脸。她瞪了一会后,猛然清醒过来,一清醒,她便急急地转开视线,长袖微举,半遮住面,似是不想让自己眼睛的余线瞟到了孙乐那张让她难受的丑脸。

孙乐见状,又向阿福身后退了退,直到从徐夫人的角度看她,再也不可看到自己为止。

徐夫人见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她松下衣袖,脸上又露出妩媚的笑容来,她冲着五公子一边抛了两个媚眼,娇懒地问道:“五公子,这丑恶丫头的话可是当真?你还有一个以花为容,以月为姿的心上之人?她长得多美,比起妾身如何?”

孙乐听到她用‘丑恶’两字来形容自己,不由大是郁闷:其实,我只是丑而已,根本不至于恶的!

徐夫人果然是个爱美的女人,居然一开口询问的便是这个!大王子在旁边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他仰头喝下一杯酒,慢吞吞地说道:“姬五,你这个侍婢丑是丑,倒是胆子奇大,也很会说话。。。。。。”他刚说到这里,一阵马车的移动声,说笑声从殿外响来。那说笑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多,引得大王子连话也说没有说完,便向门口看去。不一会,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从殿外传来,“怎地到了这里,还不见徐夫人之芳容?”

男子的声音清清朗朗地传来。

徐夫人盈盈站起,大王子也站了起来,两人联袂向殿门口走去。

他们一起身,五公子便站了起来,带着他们走向右侧的角落处的一个塌几旁坐下。他的俊脸依然微沉,嘴唇抿成了一线。

殿外一阵热闹的寒喧声响过后,一众人络绎走了进来。

直在最前面的,是七八个华服少年公子,这些公子打扮各异,从服装上看来,有齐有燕也有赵地的。走在各位公子之后的,是十几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这些青年或作高冠大袍,一副博学多识之士的模样,或年青俊朗,看来是各地的年青俊彦。年青人之后,又来了七八个肚饱肥肠,气度不凡的中年人。

看到他们过来,大殿中的众女都围了上去,莺莺燕燕的笑语声中,人是越来越多。

不一会功夫,大殿中便走入了三四十人个颇有身份之人。而且这些人身后都带了一些剑客,食客和侍婢,加起来便有数百了。可容上千人的大殿顿时满了一半,济济一堂尽是朱门大户的华贵子弟。

嘻笑声中,殿外又有人赶来,这一次传来的是一片娇笑声,孙乐转头一看,只见殿外出现了十来个打扮各异,或肥或瘦,或美或艳风姿不同的美少女。

这些美少女不同于这些侍婢,一看就是权贵人家的女儿。她们一出现,顿时满室生辉,众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

少女们的身后,同样跟着一些华服少年,以及麻衣剑客。

在众人都在纷纷落坐时,五公子的头微微一侧,低声对几人吩咐道:“刚才大王子是有意羞辱于我。呆会再遇到任何情况,你们都不可冲动!得学一学孙乐,知道吗?”

他这话,其实是冲着双姝说来。

双姝同时低下头来应道:“诺。”

五公子虽然坐在偏远角落之处,不过他长相如此出色,就算角落里光亮不大,却也掩不住他的风华。

那些贵介少女是首先发现他的存在的,一时之间,她们频频向这里看来,眼望着五公子低声询问不休。

对上众少女的目光,五公子薄唇微抿,眼皮微敛,表情有一点点不自在。

孙乐看到了他隐藏的羞涩,忽然想道:五公子现在的样子,当真,当真像一个极普通的少年,他还害羞呢。

随着少女们向他频频望来,众贵介子弟也发现了五公子的存在,渐渐地,向这边看来的人是越来越多,而在这些目光中,那几个权贵中,也有两双淫秽的目光朝五公子打量不休

孙乐跪坐在五公子身后,把这些目光都收入眼底,见此她暗暗警惕起来。

这时候,客人们已全部落坐,而侍婢们也穿行其中,给每一处几上都放上酒壶,放上大块的肉食和糕点。

五公子的几前也同样如此,那摆放糕点和肉食的两个美貌侍女不住向他瞄来,表情羞涩,眼波如水。

大王子和徐夫人走到主座上坐好,他们刚坐下,大王子便诧异地叫道:“姬五,你乃是我今晚宴请的主客,怎地坐到那个角落去了?”

大王子的声音一落,徐夫人也笑盈盈的,娇慵地说道:“是呢是呢,姬五公子还是坐到这里来吧。”

两人的声音一落,殿内众人同时向角落里的五公子看来!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十五六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一边说

    花园中,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女正在一边说笑,一边织着麻布。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叠。这几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年纪,长相略带清秀。

  • 个脚趾&很干净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我这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是不是&的小妾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 她眼帘&顶都由

    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 跨了这&的人了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 朝孙乐&。”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时正向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