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粉红票!**孙乐小心地把五公子的房门带上,她慢步走出拱门,一边走一边寻思道:弱儿居然就这么走了?也不知他说的时机到了,会是什么时候?想到弱儿,她不由一阵恍惚。这几个月弱儿虽然没...

求粉红票!

**

孙乐小心地把五公子的房门带上,她慢步走出拱门,一边走一边寻思道:弱儿居然就这么走了?也不知他说的时机到了,会是什么时候?

想到弱儿,她不由一阵恍惚。这几个月弱儿虽然没有在她的身边,可她总觉得他在等着自己。现在突然听到他早就离开了,孙乐不由怅然若失,好似亲人远离了,都不知相见何期,心中空荡荡的好不难受。

孙乐慢慢向前走去,恍恍惚惚地走到自己的木房前面时,她甩了甩头,强迫自己的思绪转到刚才与五公子的交谈上。她暗暗想道:现在赵王身体还很好,这王位之争根本不在一时。

姬府继承人之事是隐密而行,并不为诸侯所知。那么五公子在大王子眼中,也只是一个小城主的众多儿子之一罢了,而且还远在齐地,就算他有点才智,对大王子来说,也是不值得他安上几个美人奸细的!

五公子现在与赵王后有隙,而且他的美名,才智,都足以令得大王子笼络于他。

她想到这里,暗中摇了摇头。

孙乐虽然想得头头是道,却还是不够自信的。因为她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一定是对的,也就没有了向五公子一再坚持的勇气。

转眼五天过去了。到了这个时候,各地的使者和姬姓他地的族人,也都纷纷赶到了邯郸。

这一天傍晚,孙乐在外面逛了二三个时辰后,回到房中清洗了一下,便向五公子的院落走去。她刚走到拱门外,土妹远远地瞅到了她便急急地跑了过来。

土妹跑到孙乐面前,匆匆一福,叫道:“你回来啦?刚才五公子找你,说要赶赴什么宴会。”

孙乐连忙加快脚步,一边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一边问向土妹,“五公子人呢?可在?”

“还在呢。他说要沐浴更衣,一直拖了一个时辰了。”

孙乐眉头微皱,暗暗感到事情不寻常。也不知是谁的邀请,居然逼得五公子借沐浴更衣来拖时间?

她大步走到五公子的房屋外,“公子,孙乐求见!”

孙乐的声音一落,房间里便传来阿福的声音,“孙乐回来了!”

阿福的声音一落地,一阵脚步声响起,身穿淡蓝色外袍,月白色内衣,腰挂碧玉的五公子已带着阿福和双姝走了出来。

孙乐连忙向五公子看去,只见他俊美的脸上淡淡的,可双眼中带着一抹隐隐的不安。

五公子看着孙乐的眼睛,徐徐地说道:“赵大王子殿下设宴相请!”

原来是这件事!

孙乐静静地对上五公子,平和地说道:“大王子殿下乃是贵重之人,公子可是应了?”

五公子苦笑了一下,“不错,我这宴却是非去不可。”

孙乐也是一阵苦笑:本来,大王子上次的示好如果五公子领了,也许情况就不同了。不过这一次去,也许还真的就是鸿门宴呢!

五公子瞟了一眼麻衣草鞋的孙乐,问道:“为何不换上上次的绸袍?”

孙乐轻声应道:“我生得不好,衣服再好也无法让人看重。”

五公子摇了摇头,挥手道:“走吧。”

五人走出府门,府门口已备好了一辆马车和一辆牛车,五公子和双姝坐上了前面的马车,而孙乐和阿福则上了牛车。

车驾缓缓启动,驶入了青石街中。

阿福看着望着外面出神的孙乐,轻声问道:“孙乐,可惧乎?”

孙乐回过头冲他一笑,摇头说道:“不惧。”

阿福大奇,他诧异地说道:“你居然不惧?”

孙乐应道:“知道惧已无用,便不惧矣!”

阿福笑了笑,摇头说道:“哪里能想不惧就不惧的?你这孩子原来在硬撑啊。”

孙乐笑了笑,没有回答。

车辆在人群中缓缓驶过,孙乐发现,相比前几天来,这两天街头上出现的车驾明显的多了起来。这些刻有各国各府徽章的马车牛车,成了路人驻目和指指点点的对象。

孙乐望着越来热闹的街头,听着人群中传来的笑语声和打闹声,不由有一种恍惚的错觉,仿佛自己正在演一场电影,曲终人散后,自己还是二十一世纪那个打工的孙乐。

马车缓缓的驶动,不过半个小时,孙乐便发现马车并不是往赵王宫方向驶去。她有点讶异,也有点好奇,不由转向阿福问道:“福大哥,赵大王子却是在哪里设宴?”

阿福也伸出头朝外面四处瞅着,闻言头也不回地应道:“是东街的徐夫人府。”

“徐夫人府?”

孙乐奇道。

阿福点头道:“不错,正是徐夫人府。徐夫人乃是赵地有名的美人,她虽是赵室公主,却艳名远播,交游广阔,这一次五国之会,使者们都喜欢在徐夫人府相约。这一次赵大王子邀请我家公子在那里见面,想来并不怀有恶意。”

孙乐听到这里,不由有点好奇,徐夫人艳冠天下,有人说她是天下五大美人之一。不过更有人说,她的艳名其实是由于她过于放荡所致。

想到这里,孙乐不由有点期待起来。

马车牛车渐渐驶入了东街,东街是各大宗室权贵们最集中的地方,在这里,经常一府人家便占了十来里地方。因此东街虽然青石铺地,街道又宽又长,却行人甚少,不见店铺。偶尔经过的,尽是一些马车,连牛车也甚少可以看到。

这里的建筑,多是青砖碧瓦,在西下的金灿灿的太阳光照耀下,这些古老的,长着青苔的建筑让孙乐产生一种‘不知此身何处’的感觉。

牛车慢慢而行,不一会,走在前面的马车拐了一个弯。阿福抬头眺了眺,笑道:“应该到了。”

随着牛车渐渐驶近,一阵笙乐声飘然而来,伴随着笙乐声的,还有赵女呢喃般的歌声。

渐渐的,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巷道。这巷道甚大甚广,足可以容得五辆马车并行,长约里许。

巷道中,五公子的马车便停在其中,他们人还没有下来,显然正等着他们。

牛车加快了速度,不一会便来到了马车身后。

当孙乐跳下牛车时,五公子已向前大步走去。

走过长长的巷道,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高约三米的青砖拱门。拱门两旁,各站着两排侍女。

这些侍女长相娇美,宽宽的粉红色的袍服映得人面如花。众侍女看到他们走来,齐刷刷地转过头看向五公子。

她们对上五公子俊美的脸时,一时都是巧笑嫣然。众女虽然笑得如花一样,却没有一个开口。

五公子在众女地盯视打量中,表情清冽,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去时,一个清朗的男子笑声传来,“却不知天下果然有不好女色的丈夫乎?”正是赵大王子的声音。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孙乐本&,不免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阵空鸣&浮出了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 四五岁&长相略

    花园中,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女正在一边说笑,一边织着麻布。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叠。这几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年纪,长相略带清秀。

  • 靠向那&小洞。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 然这么&旧不舍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得飞快&动中,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五公子&一指,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