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直接请求各位扔上几张粉红票!**孙乐径自回木屋中,找到了地方把金子藏好。这时已是晚饭时分,这个时代的人,一般都是晚上两餐,孙乐逛了晚上,肚子真的饿极。送饭菜来给她的是土妹,土妹看见她时已会很紧张,但是她瞅向孙乐的眼神中已带了一分钦佩和羡慕嫉妒。这时已是晚饭时分,这个时代的人,一般都是一天两餐,孙乐逛了一天,肚子实在饿极。。...

强烈请求各位扔上几张粉红票!

**

孙乐径直回到木屋中,找到地方把金子藏好。

这时已是晚饭时分,这个时代的人,一般都是一天两餐,孙乐逛了一天,肚子实在饿极。

送饭菜来给她的是土妹,土妹看到她时已不会紧张,不过她瞅向孙乐的眼神中已带了一分敬佩和羡慕。

孙乐望着摆在几上的饭,这是一小碟煮大豆,大豆上放着一小块精肉和一把青菜。她看了又看,轻声问道:“今天晚饭只有大豆?”

土妹应道:“不是,今天晚饭弄少了些。”

孙乐点了点头。

土妹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半晌后又讷讷地说道:“只有你和我们是食一样的。”

孙乐一怔。

她静静地望着那碟大豆,半晌后轻声说道:“往日亦是如此?”

“诺。”

孙乐点了点头。

土妹呆了一会,见她表情不变,实在看不出在想什么,便低头讷讷地告了一声,退了出去。

孙乐伸手拿过那碟大豆,慢慢的一粒一粒地吃了起来。

这些大豆便是她前世常吃的青豆,不过以前她是当零食吃,现在却是当主食用。这种煮发了的大豆嚼在口中淡而无味,还真是难吃。

虽然难吃,孙乐还是一粒一粒地,慢慢地吃了个精光。用过餐后,孙乐展开架式,又一招一式的练习起太极拳来。

渐渐的,夜色越来越浓,渐渐的,天地间变得灰蒙蒙的一片。渐渐的,无数火把和灯笼充塞在天地间,同时充塞在天地间的,还有一阵阵笙乐声和酒肉香味。

孙乐晚上没有吃饱,此刻闻着那一阵阵肉香,肚子不由咕咕地叫了起来。

孙乐无力地摇了摇头,伸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拍了拍,低声说道:“肚子啊肚子,你能有得吃便已比很多人好了许多,怎么你还不知足?还在想着吃鱼吃肉?”

可她这一拍,肚子咕咕地响得更厉害了。

这一天晚上,她照例练习太极拳直到半晚才入睡。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又起了床,重新练习起来。

这种吐纳方法很神奇,特别是配着太极拳使用时,可以令得她几个时辰的练下去都没有疲惫感。不过要是单独练那就没有多少感觉了。

早餐是面食,依旧是土妹送来的。孙乐用过餐后便向五公子的房间走去。

孙乐刚刚直到五公子的院落外面,便听得里面莺莺燕燕的女子说话声此起彼伏,显得十分热闹。

孙乐连忙走进拱门中,一出拱门,她便看到一丛柳树下,粉红翠绿的站着三个美丽的少女。这些少女个个长相娇俏,姿色尚在双姝之上。

孙乐眼睛一转,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榕树下,眉头微皱,一脸为难地瞅着那些少女的五公子。

孙乐加快脚步,轻手轻脚地来到五公子身侧。

五公子眼角的余线瞟到了孙乐,他头也不回地说道:“孙乐,这些女子全是赵国大王子送来,说是为了那晚的事赔礼道歉的!”

他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转头对着孙乐说道:“大王子送来时,口口声声说这些都是赵之处子,个个乃千里挑一的美人儿。孙乐,你说大王子如此的做法,究竟有何用意?”

孙乐静静地看着那些少女,心中却万般滋味同时浮出心头。

她听到五公子的问话,紧紧地抿了抿唇,转过头看向他,眼皮微敛,轻声回道:“五公子为了赵王后而得罪了大王子等,此事其实可免。不管大王子此举何意,五公子何不欣然受之?对几女,宠之悦之?”

孙乐最后几个字,说得有点艰涩,她没有办法不艰涩,说这话的时候,她甚至有一种抽离感,一种是她的理智在令她说出这些话,另一种是她的情感,她的情感在喝骂她!指责她!孙乐这话一说出,阿福迅速地转过头惊愕地望着她,一脸的不敢置信。

孙乐咽了一下口水,又说道:“五公子与大王子之间,并没有真正的仇怨。如今五公子声名在外,他想要结纳公子也在情理当中,据我所猜测,大王子可能是想向公子示好。”

大王子在那天晚上刚受了孙乐的指责,转眼便向她说出笼络之言。现在向五公子主动示好也是理所当然。

五公子皱起眉头,他望着那些少女,半晌后才低低地问道:“你相信他是要收拢于我?”

孙乐轻声回道:“诺。”顿了顿,她见五公子有点犹豫,便又说道:“公子想成大事,当左右逢源才是。”

五公子抿着唇,想了想,半天后他轻声说道:“对几女宠之悦之?不可!”

孙乐心中大喜!

五公子苦笑了一下,低低解释道:“我有一个妹子,她喜欢我,而她的父亲兄长在本家有影响力。现在这种时候,不可发生此类的事。”

孙乐的大喜还刚刚浮出,闻言又是一阵惊怔。

她呆呆地望着那些少女们,双眼有点发直,脑海中嗡嗡地一片。她直到现在,才知道五公子居然还有一个情人在等着他!而且五公子对她颇为在意!虽然听五公子的口气,他对那妹子的利用大于情感,可是,可是。。。。。。

孙乐,你你怎么就是悟不透,放不下呢?孙乐!你一定要放下!一定要!

孙乐慢慢地低下头,低下头。

这时,五公子长叹了一声,半晌后又说道:“可有他法?”

孙乐轻轻地应道:“且容我想想。”

五公子点了点头。正在这个时候,几个脚步声从后响起,同时,三公子的戏谑声传来,“哟,我们的五弟好大的艳福啊,居然博得赵国大王子以美人相赠!啧啧啧,十九弟,你我从此后可是只能步老五的后尘了!”

他一边啧啧连声,一双眼睛却在盯着那些少女上下打量,那色迷迷的样子,仿佛恨不得享受艳福的是他自己。几个少女在三公子色眼的打量下,矜持地娇羞笑着,眼波却频频向五公子送去。

孙乐慢慢向后退出几步,把自己隐入了阿福身后。

三公子的话,令得十九公子不满地哼了一声,他如刀的眉头微皱,一脸敌意地盯着五公子!三公子只是一句话,便令得十九公子敌意毕现!

五公子浑然无视两个兄弟的不满,他转头看向他们的身后。

走在两兄弟身后的还有两个食客,其中一个就是木子。

五公子一看到木子也在,俊脸上喜色毕现,他大步向木子走去,深深一揖,轻声说道:“木公来了?还请木公教我!”

木公头微微一昂,微眯着双眼打量着那些少女,一脸若有所思。

五公子这时右手朝自己房中一指,清声说道:“三哥,十九弟,木公,刘公,请!”

说罢,他带着众人大步向房中走去。

孙乐低着头,安静地跟在阿福身后也走了进去。

书评(401)

我要评论
  • 的感觉&这个身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们看了&,又看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见到过&,我的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时,牛&的高度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 她对自&己有救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甜美&乐这个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向,此&,不免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