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粉红票!求粉红票!!!****那个湿淋漓的麻衣大汉惊诧地扭过头,紧紧地地盯着孙乐,而已这片刻,他的表情已完全恢复了正常地,双眼清澈。大汉双眼亮度令人惊叹地盯着孙乐,突然间间,他头一昂,长啸哈哈大笑出来!大汉的笑声清澈之极,宛若钟鼓之音,远远超过地传荡开去!随着大汉双眼亮度惊人地盯着孙乐,忽然间,他头一昂,仰天大笑起来!。...

求粉红票!求粉红票!!!

****

那个湿淋淋的麻衣大汉诧异地转过头,紧紧地盯着孙乐,只是这片刻,他的表情已恢复了正常,双眼清亮。

大汉双眼亮度惊人地盯着孙乐,忽然间,他头一昂,仰天大笑起来!

大汉的笑声清亮之极,宛如钟鼓之音,远远地传荡开来!

随着他这一笑,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而少女更是双手拍个不停,笑个不休。

站在大汉身后百米处的那几个麻衣汉子,冰冷的脸同时一松,他们感激地看着孙乐,眼睛中晶光闪动!

大汉在大笑中,甩开双臂,呼呼有风地向孙乐大步走来!孙乐眼一抬,便看到人群中有不少人脸色微变,紧紧地盯向这边。

不一会,大汉便走到了孙乐面前,他低头凝视着孙乐,“纵意而行,随心所欲的大自在?哈哈哈哈!小姑娘,义某羞愧啊!”

大汉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双目如电,威严中透着一股凛然之气。让人一见便心生信任。

他连说了两句‘羞愧’后,盯着孙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孙乐清声答道:“我叫孙乐!”

“孙乐?好!义某记住了!大自在是吗?哈哈哈哈。。。。。。”

仰天大笑中,大汉旁若无人的转身就走,孙乐注意到,在他经过的地方,众人,包括一些麻衣剑客在内,都自然而然地分开道路,让他先行!

大汉直走了很远,他清朗的笑声还在不断地传来。那几个一直跟着他的汉子连忙脚步加快,向大汉追了出去。他们在离开时,都冲着孙乐点了点头。

孙乐静静地看着他们离开,嘴角微微带笑。

这时,少女又凑了过来,叫道:“咦,你很会说话呢,你看,大伙儿都笑起来了呢!”说到这里,她拍掌欢笑起来,“没有想到出来这么好玩呢,哥哥们可真坏!”

对上少女天真的笑容,她身后的两个麻脸剑客齐齐苦笑。

正在这时,一个青年急急的从人群中挤了过来,青年迅速地冲到少女面前,把她的手臂一扯朝自己一拉,低声怒道:“舒儿,你怎么能如此幼稚?居然在大街上放肆地取笑他人?你,你可知你刚才差点闯下大祸吗?”

青年的声音又急又怒,连迭声地说出,直说得本来还欢笑着的少女给呆住了,愣愣的一动不动。

这个青年一身淡青锦袍,长相英俊,轩眉大眼,气宇不凡。

青年说到这里,把舒儿朝身后一带,朝几个紧跟而来的卫士低声喝道:“马上把她带回去!这一次一定要关她个十天半月才行!”

舒儿闻言大惊,她急急地回过头来叫道:“七哥,我不要,我不要。”她大呼小叫中,几个卫士已经走上前架住了她的双臂!

青年没有理会舒儿,他转头看向孙乐。

盯着她半晌,青年朝他深深一揖,朗声道:“小姑娘,刚才的事多谢你解围了。”

孙乐抬起头对上青年隐有怀疑的双眼,清脆的,不解地说道:“大哥哥,你这是什么话呀?什么解围?我听不明白呢!”

青年闻言眉头微皱,在他上下打量着孙乐的时候,舒儿已在一旁又哭又闹了起来。青年叹了一口气,朝着孙乐急急地说道:“不管如何,今天舍妹的事多谢你了!”

说罢,他转过头又舒儿低喝了两声,再次冲着孙乐挥了挥手,带着属下们匆匆离开了。

孙乐目送着他们走远,淡淡一笑,继续向前面走去。

在离当铺约有二百米不到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石屋群,这石屋群就建在街旁,踩过一条足有二百平方米的广场,广场后面是一幢又一幢的石屋了。

广场外面马,驴,牛车林立,石屋高大巍巍,却没有刻上任何字眼,孙乐听着里面传来的呼喝声和谈论声,还有兵器交响声,不由有点好奇。

她站在石屋外好奇地向里面张望时,几辆马车迅速地驶近。看到那些马车驶近,孙乐连忙避向一旁。就在她避向一旁时,几个与她一样身着麻衣的青年也闪到了一旁。

那马车在广场上停了下来,不一会,从马车中跳下了几个麻衣剑客,还有一个锦衣公子。看着那锦衣公子在麻衣剑客的筹拥下向石屋中走去。孙乐不由自言自语地说道:“奇怪,这是什么地方呀?”

她的声音一落,旁边传来一个青年粗哑的声音,“这就是诸子台!”

“诸子台?”

孙乐转过头,不解地问道。说话的青年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壮汉,一张黑红的脸上带着几分刚强,他身穿麻衣,腰佩长剑,居然是个剑客。

麻衣青年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孙乐这个小女孩关心诸子台有什么奇怪,他皱眉凝视着石屋认真地说道:“不错,它就是天下有名的诸子台。天下间,不管你是有独特的学问,还是有不解的疑难,或者有不错的剑法,甚至是与人切磋比试,都可以来诸子台!这里是有才学的才会来的地方。”

麻衣青年说到这里,浓眉微皱,盯向诸子台的眼神灼热了几分!他紧紧地盯着那金铁交鸣声传来的石屋,喃喃说道:“大丈夫行于世,怎能末战便已先惧?罢了罢了!进去吧!”

说到这里,他看也不看孙乐一眼,一咬牙便大步向石屋走去。

孙乐望着麻衣青年决绝的背影,这才明白过来,他之所以向自己这个小女孩解释,只不过是想通过说话来缓解一些压力罢了。

她抬起头,数了数诸子台的石屋,又倾听了一会,便继续向前走去。

青石街是贵介们的地盘,孙乐走过了几条青石街,便足足花了一个半时辰。她身子一转,向着右侧二百米远的泥土街道走去。

她这次只是想熟悉一些邯郸城,就近地观察一下这里的人情世故。她人小不起眼,又十分小心,这样平平静静地逛了三个时辰,差不多逛遍了邯郸城的五分之一,才转身向姬府走回。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扫了孙&正是我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刻对上&自在起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 的空间&着的地

    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 时,牛&这拱形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 &“砰砰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她连&那些乱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