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公子扬了扬唇,“这金子是赏给你的,笑纳吧。”他说起这里,又嘱咐道:“出外时记得我戴上帷帽。”孙乐听了后面一句,心中不由得一叹:是所以戴上帷帽,我这脸啊,还啊真的对不起市容。她施礼应道:“诺。”“去吧。”“诺。”孙乐慢腾腾地向外走去,她走出来十几步孙乐听了后面一句,心中不由一叹:是应该戴上纱帽,我这脸啊,还真是对不起市容。。...

五公子扬了扬唇,“这金子是赏给你的,收下吧。”他说到这里,又叮嘱道:“外出时记得戴上纱帽。”

孙乐听了后面一句,心中不由一叹:是应该戴上纱帽,我这脸啊,还真是对不起市容。

她躬身应道:“诺。”

“去吧。”

“诺。”

孙乐慢腾腾地向外走去,她走出十几步后,脚步一顿,悄悄回过头看向五公子。

此时的五公子,又转头眺向那湖水远山,他站在柳树旁,碧水侧,美得如一副画。

孙乐刚想到这里,便苦笑了一下,迅速地转过头来大步走开。

她没有回府,而是到阿福那里借了一顶纱帽直接出了府门。

邯郸城是天下著名的繁华所在,也是孙乐穿越到这个世界后看到的最大的城市,她人还没有走出,心情便已有点激荡。

出了府门向左侧拐过三百米不到,就是一条青石大街。邯郸城中的几条青石大街旁,集中了一城的权贵,这里热闹非凡,而且行走的人多是衣冠楚楚。孙乐本来人小,又戴上了一个比她的脑袋大得多的纱帽,整个街道中戴纱帽的人不少,可如她这样的却是少见。一时之间,也招来了好几双目光。

孙乐静静地靠着街旁走着,双眼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观察着人群。

大街上的行人,骑驴和骑马的居多。骑驴的虽然身着麻衣,却不论是佩剑还是戴着束冠,一个个都气宇轩昂。至于骑马的则是绵衣华服,侍佣成群,显然是贵介子弟。

街道中,也可以看到一个个美丽的少女,这些少女也是身着锦衣华服,骑着骏马,美丽的脸上带着天生的娇贵。她们肆无忌惮地在街道上纵马驰奔,与身边的少年男子嘻笑着。

孙乐走了不出五百米,便看到了两家当铺。不过她不敢进去,拢了拢袖中的金子,她暗中摇头想道:反正也不需要买什么东西,这钱就留着吧。

孙乐站在一家当铺前东张西望时,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是谁?这么年纪小小的干嘛也戴着纱帽?”

这声音突如其来,而且就在孙乐的身后。

孙乐转过头,对上了一个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约摸十三四岁的少女,少女外面披着大红绣着长河仙鹤,镶以金线的披风,里面是一件翠绿色的小衣,颈间戴着上好的碧玉圈,那外露的白嫩肌肤仿佛可以掐出水来。

少女的手中牵着一匹高头大马,她的身后跟着两个麻衣剑客。

此时,少女正好奇地上下打量着孙乐,在对上她的麻衣草鞋时,她扁了扁嘴。虽然扁嘴,但少女依然望着孙乐,显然还是好奇着。

孙乐眨了眨眼,望着少女慢吞吞地说道:“那你又是谁?为什么年纪小小地也戴着纱帽?”

少女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不由一怔。

孙乐朝她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忽然笑道:“啊,我明白了,你是长得太美,所以要用纱帽遮起你的面容,对不对?”

少女闻言大乐,她眉眼弯弯地说道:“对呀对呀。啊,也不对,”她朝孙乐凑近少许,对着她的耳朵悄悄地说道:“我是怕人认出来了呢。”

孙乐闻言连连点头,也悄悄地对着少女说道:“这里没有人认得我,可我担心自己长得不好让别人取笑,便遮起来了。”

少女闻言又朝她上下打量起来,她的目光扫过孙乐外露的颈项,又扫过她的手脚,半天有点吞吞吐吐地说道:“你的皮肤,好难看。”

孙乐笑了笑,轻快地说道:“没事啦,我长大后会变得好看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少女怀疑的歪着头对孙乐上下打量不休。

正在这时,少女的眼睛朝旁边一瞟,忽然格格地欢笑起来。

她的笑声清脆而响亮,远远地飘出,引得众人不住回眸。孙乐也诧异地顺着少女的目光朝右边看去。

只见右边的道路中间,一个全身湿淋淋的麻衣汉子面色木然地走来。这汉子二十六七岁年纪,生得高大英武,浓眉中有股威严。不过他现在木着一张脸,眼神中透着一股死灰和伤痛,显然绝望之极。

少女格格的娇笑着,一边笑,一边拍着双手快活地叫道:“哎呀呀,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人好好玩呀,他的脚上穿着鞋子,可他走过的地面上却是五个脚趾印都出来了。格格,真是好玩。”

孙乐闻言低头,果然,麻衣汉子一双草鞋鞋面完完整整,可他每走一步,一个湿淋淋的光脚印便清楚地印在青石地面上!

少女肆无忌惮的大笑声,拍手声,引得四周众人频频注目,也引得大汉身后百米处跟着的几个汉子横眉相对!

少女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不对,她兀自拍着手,笑眯眯地叫道:“啊啊,真有趣呀!真好玩呐,不行,我得把这个人抓回去,叫他天天这样玩儿给我看看!”

少女这话一出,那几个大汉当场脸色大变。他们同时把手按在剑柄上,双眼冷冰冰地盯向少女,向她大步走来!

在少女身后的两个麻衣汉子相互看了一眼,同时上前一步,站到了少女身侧!

就在气势剑拔弩张的时候,少女笑逐颜开地转向孙乐叫道:“喂,你觉得这人好不好玩?”

孙乐望着快乐的少女,笑了笑,声音一提,清清朗朗地说道:“你说错了,这不叫好玩,这叫与众不同!别有风采!”

孙乐的声音清清朗朗,远远传出,那几个冷脸肃杀的大汉同时一怔,停下了脚步,连那个一脸木然向前的透湿大汉也慢腾腾地转过头诧异地向她看来。

孙乐仿佛没有看到他们注意了自己,在少女睁大了眼,好奇地询问中,再次朗朗地回道:“小姐姐,你看这个世上,可有哪个男儿能信步而行时,从上看草鞋俨然,从地面看脚趾印也俨然?这可是放荡不羁,纵意而行的大自在!”

孙乐这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怔!转尔,有几人偷笑起来。孙乐这番话说得极为有趣,初听十分正义凛然,细想却又有点滑稽,实是让人越想越觉得好笑。

不过这些人转眼对上麻衣大汉威严肃然的脸时,那笑便怎么也不敢放肆了!

书评(340)

我要评论
  • ,阳光&的身上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你这&真有大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的声音&,甜美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分出一&一个美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口气说&牛车向

    车夫一口气说到这里,便不再停留,“叱——”地长喝一声,便拉着牛车向西侧门方向赶去。

  • ,孙乐&的声音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