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求粉红票呀!**大王子扭头瞅向五公子,他笑盈盈地向他靠近了一步,声音声音朗朗地地说:“姬五,我们兄弟但是早已听过你的大名啊!你不仅长相俊美如玉,也没想起才智也是令人惊叹!想当年赵王后但是是一介宠姬,其地位更有甚者还在我等母亲之下,你小子略施妙计,大王子的最后一句,加得了语气,听起来颇带戏弄。当下五公子俊脸一青!。...

朋友们,求粉红票呀!

**

大王子转头瞅向五公子,他笑盈盈地向他靠近一步,声音清朗地说道:“姬五,我们兄弟可是早就听过你的大名啊!你不但长相俊美如玉,没有想到才智也是惊人!想当初赵王后不过是一介宠姬,其地位甚至还在我等母亲之下,你小子略施妙计,便令得父王立她为王后了!因为这一计,你姬五也算是有了匹配你美貌的才智了。”

大王子的最后一句,加得了语气,听起来颇带戏弄。当下五公子俊脸一青!

大王子见他脸色不好,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他朝五公子上下打量,笑声不休,“如今五公子艳名远播天下,这次来的使者有不少都在问起呢!”

他这一句话说出,不止是五公子,连阿福和赵王后也是脸色微变!

这句话,已经是挑衅了!

按照规则,这种侮辱性的挑衅,被挑衅的那一方是要提出武力决战,以剑论生死的!当然,下场的人是他们各自厮养的剑客!

可是,五公子只是小府人家出身,身边哪有什么一流的剑客?这一场挑战,他只要一提出便是损失惨重。

大王子有备而来,他说完这话后便笑吟吟地瞅着五公子,等着他发怒!

五公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眼微闭,当他再睁开眼时,已是一脸平静,“此次五国智者之会,赵国乃是东道之主,大王子正是主人!”

五公子冷笑道:“可是大王子刚才所言,便是待客之道?”

他居然不与大王子做意气之争!

当下赵王后等人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大王子被五公子说得一僵,半晌才从鼻中发出一声重哼,冷笑了两声,他朝着五公子上上下下打量半晌后,忽然长袖一甩转身离去。

他一走,另外三位王子也只得跟着离去。只是他们在离开时,对五公子频频回望,显然兴趣越浓。

只是好好的一场宴会,被几位王子这么一闹味道全没了。当下众人呆了一会,便先后告辞离开。

孙乐坐在马车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言不发。

当马车驶出赵宫时,五公子脸色已好转了一眼,他转头看向孙乐,低声问道:“刚才幸好你机警!孙乐,这一次进宫可吓着你了。”

孙乐轻轻应了一声,说道:“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凭心情杀人!”她一直还以为,现在这个世道还是太平的。她还真没有想到,这些上位者完全凭着喜怒就如此胡为!

孙乐啊孙乐,你还想买一幢小屋,过着安乐日子,可这种世道又哪里有你的安乐日子?

五公子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上次来时,都没有体会过这种事。”顿了顿,他苦笑道,“以后你出门就戴上纱帽吧。”

“诺。”

阿福显然也是余悸末平,他这时长吁了一口气,有点无力地说道:“五公子,这邯郸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我看那大王子对公子你不怀好意,他不会动什么手脚来相害吧?”

这话也正是所有人的担心。

一时之间,马车中没有一个人吭声。

孙乐静静地看着车帘外面,现在已经是晚上九时许了,可街道上还是人来人往,无数的火把与灯笼交相辉映,给这古老的城池增添了一份孙乐从来没有见识过的韵味。

孙乐咬着唇,静静地欣赏眼前的一切,这时,她的脑海中百感交集,刚才的侮辱,命悬一线的危险一次又一次在她的脑海中回映!

过了好一会,孙乐的声音在马车中轻轻地传来,“五公子,从明天起,我想时不时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

她望着外面的景色出神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当下五公子和阿福都是一怔。

阿福皱纹道:“孙乐,你糊涂了?刚才的经历你现在就忘记了吗?怎么还说想出去走动?”

五公子则静静地注视着她,“为什么?”

灯笼蒙蒙的光亮照在孙乐的脸上,映得她的双眼清亮之极,她对上五公子和阿福的脸,低声回道:“我只是想知道,后面还会有多少类似的危机?”

她的声音轻轻的,静静的,一如往常。

可她一句话说出,五公子和阿福都惊住了,这哪里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稚女说的话?两人上下打量着她,暗暗想道:孙乐实非常人也!

五公子对上她平静而坚决的神情,点头道:“诺。记得戴上纱帽。”

“谢五公子。”

马车中又恢复了平静。

孙乐侧过头,看着前方五十米处的一个灯笼,灯笼在微风的吹拂下,正轻轻地左右晃动着。孙乐静静地望着它,心中想道:孙乐,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

当天晚上回到府中后,孙乐足足练了一个小时的太极拳,才在午夜将临时入睡了。

第二天她起了一大早,对着天空中闪烁的群星又练起太极拳来。

当她练到用早餐的时候,土妹带着一个中年太监向她的木房走来。土妹远远地一看到孙乐,便对着那太监指了指她。

那太监远远地瞄了孙乐一眼,点了点头。

孙乐心中暗暗奇怪,她抢上前几步来到两人面前,刚要开口,那太监已把手中拿着的一个包袱朝她一塞,尖声说道:“你是孙乐?王后有令,你昨晚受了惊吓了,这一金是赏给你的!”

孙乐刚接过,那太监便仿佛她有瘟疫一样,掉头就走,土妹朝孙乐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会便追了上去。

孙乐望着大步离去的两人,淡淡笑了笑。

她知道,这太监摆明了就是看她不起,不过这时代的太监可是一点地位也没有,她无须为这事在意太多。

她低头望着手中小小的黑布锦袋,伸手一掏,一碇斤许的金子出现在她的手心上。

孙乐把这一金重新放回黑布锦袋,举步向五公子的厢房走去。

当她来到庭外时,五公子正在柳树丛中望着前方的湖水出神。他听到脚步声后,缓缓回过头来。

孙乐低头走到他身后,轻声道:“禀五公子,刚才赵王后派太监赏了我一金,说是给我压惊。”说罢,她把那黑色锦袋双手奉上。

五公子没有接,他淡淡地扫了一眼,有点不悦地说道:“昨晚危险时不见她出言半句,现在也只是拿出一金。助了这个女人,我有点悔矣!”

孙乐轻轻一笑,低声说道:“公子何必在意?公子帮了她大忙,就算她想忘记,本家也忘不了,天下人更忘不了!她越是无礼,越是被世人轻之。”

五公子静静地望着她,嘴角微扬,“言之有理。助了她,扬名天下的是我。”顿了顿,他又说道,“孙乐,你在任何时候都能如此不骄不躁,实是难得。而且,你昨晚的应对很好,非常好!我见过的人多矣,如你者却不多!”

“谢公子夸奖。”

书评(151)

我要评论
  • 来,一&个青年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青年有点喘地说道:“五公子,您叫我啊?”

  • 地说道&——”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地开了&卑微。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用玉钗&看人时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 穿过花&头便是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双草鞋&,露出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靠向那&刚一伸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