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粉红票!**那的便张口的青年约莫十七九岁,一张容长脸,长眉凤眼,两眉基本上相连接,皮肤白白净净,双眼很明亮,是眼皮底下有点儿淡淡的黑眼圈。他头戴金冠,身着浅青色夹衣,外披淡紫色外袍,是个长相俊美的男子。他与赵王后见过礼后,便扭过头目光灼灼地盯着五公子他与赵王后见过礼后,便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盯着五公子,打量个不休!那目光颇为无礼!。...

求粉红票!

**

那最先开口的青年约摸十八九岁,一张容长脸,长眉凤眼,两眉几乎相连,皮肤白净,双眼明亮,是眼皮底下有点淡淡的黑眼圈。他头戴金冠,身穿浅青色夹衣,外披淡紫色外袍,是个长相俊朗的男子。

他与赵王后见过礼后,便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盯着五公子,打量个不休!那目光颇为无礼!

五公子抬起头来,与那人双眼相对!

来人盯着盯着,忽然露出雪白的牙齿冲着五公子一笑,只是这一笑颇为意味深长。他目光转向五公子身后,奇道:“咦,不是说有个奇丑无比的稚女吗?怎地不见?”

他这句话一出,全场的目光都聚向五公子身后。

在众人的目光中,孙乐不等别人命令,便低着头慢慢地站起身来。这个时候,她心跳如鼓,平素在书中看到过的史事一一流过心头,同时,一种本能的不安让她警惕起来。

那青年扫了她一眼,目光看向五公子,嘴里却命令道:“抬起头来?”

孙乐并没有抬头,而是继续低着头,静静地回道:“不敢!我怕陋颜污了公子双眼!”

“哦?”那青年公子听她这么一说,到是有点兴趣,他把视线从五公子脸上移开,看向孙乐。

对着低头的孙乐,青年公子讥嘲地说道:“难不成,你的脸比你这一头稀疏的黄毛还要难看?”

青年公子的话一落,殿内传出一阵哧笑声。

孙乐依旧低着头,静静地回道:“正是如此!”

“哦?这下本公子倒真感兴趣了。”他向孙乐走近一步,喝道:“抬起头来!”

孙乐清声应道:“公子既然有令,我不敢不从!”说罢,她慢慢地抬起头来。

她这一抬头,开口的青年公子倒抽了一口凉气!而站在他身后的三个公子中,那个脸色苍白,有点肥胖的公子尖叫了一声,急急地喝道:“来人,来人,把这奇丑无比的丫头给本公子拖出去砍了!快,快!别伤了本公子的眼!快!”

那公子地喝声一出,五公子脸色便是一变,他急喝道:“且慢!”他抬头定定地对上那呼喝不已的白胖公子,朗声说道:“九王子,怎可因人丑便轻易诛杀?”

那白胖公子连连挥着手,捂着眼睛说道:“她伤了本公子的眼!她令本公子今晚会做噩梦便是该杀!”

白胖公子这么一说,二个卫士便大步向孙乐走近。

就在他们要靠近孙乐时,孙乐忽然清笑出声。

她的笑声响亮而清脆,在如今的场合是特别显眼。一时之间,众人惊愕地向她看来,连五公子也是一脸惊诧。

孙乐静静地看着那个最先开口的俊朗公子,淡淡说道:“原来身为尊贵的王子,说的话也毫无作用,形同放屁!”

她明显是针对俊朗公子的,当下他脸一沉,盯着孙乐危险地喝道:“你这贱婢,你说什么?”

孙乐淡淡地说道:“我刚才已经向公子等人告知了,我相貌丑陋,恐污了公子的眼!我连向公子告知了两次,也是得到了公子的再三命令才抬起头来。只是我没有料到,公子虽然身份尊贵,说出的话却是一点威信也没有!言而无信之人所说的话,可不就是形如放屁?”

她这一席话淡淡丢出,却掷地有声!

这是一个最重然诺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说话算数甚至是衡量一个人的人品的主要标准。那青年公子哑在当场,他被孙乐这一席话给僵住了!他是万万不可承担言而无信的后果!

正在这时,那两个卫士也走到了孙乐身后,他们伸出手臂就要把她扯起来,突然的,俊朗公子怒了!

他狠狠地瞪了那两个卫士一眼,也瞪了那白胖公子一眼,厉喝道:“谁许你们碰她的?快快退下!”

两个卫士连忙躬身应道:“诺!”

俊朗公子盯着孙乐一会,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向一旁松了一口气的五公子说道:“怪不得这么丑的丫头姬五你也带在身边,原来有如此胆识!不错,相当不错!”

连赞了几声不错后,他转向孙乐,笑眯眯地说道:“我说丫头,你很不错,本公子很看重你。要不,你跟了本公子吧!本公子身为赵王之子,有的是你的荣华富贵!”

俊朗公子这话一出,五公子脸色微沉。

而阿福则在一旁发出了一声低低地惊呼,惊呼声中,阿福不安地看向孙乐。被一国大王子,而且很可能成为太子的人亲自邀请,这是罕见殊荣!他真担心孙乐会答应。孙乐答应的话,五公子可就大失颜面了!

孙乐静静地看着大王子,她看得很明白,他看自己的眼神中有厌恶!第一次见到五公子时,他也曾用厌恶的目光看过孙乐,可是,那是孙乐在对着他发花痴的情况下才有的!而且孙乐后来也知道了,五公子厌恶所有因为他外表而关注他的目光!

大王子厌恶自己,却想把自己弄到身边去,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刚才说了他放屁,他耿耿于怀了?

孙乐知道自己的这个猜测并不离谱,因为大王子长相虽然俊朗,可双眉连成一线,眼睛带着阴沉,是个心胸狭窄之人!再说了,他一介王子,被自己这样一个丑婢当着众人面耻笑了一番,他心中有郁火也是正常。

只是一瞬间,孙乐的脑海中便转过这许多的念头。她见大王子等着自己的回话,便低下头轻声回道:“孙乐受姬五公子知遇之恩,活命之德,不敢擅离他而就富贵!”

大王子没有想到她会拒绝,怔了怔后呵呵一笑,他挥了挥手,“原来你这丫头还是个知恩图报之人?罢了罢了。”说到这里,他便不再理会孙乐了。在他来说,如他这样高贵的身份,与一个丑女说了这么多的话,还出言招揽过,这足以表明他的开明和王者风范了。天下人说起,也足以抵消他刚才被一个丑陋贱婢挤兑所出的丑了。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乐时,&同的表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了眨眼&进来。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很新,&刚做的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对上她&飞快地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以前又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一只小&着一股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个儿子&福气了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车夫说&八房小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