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求大伙粉红票出手相助啊啊!!!赵王宫占地面积极广,灯火通明中,无数偶或精致优雅或恢宏的院落座落其中。孙乐几眼看去密密麻麻尽是房屋。两人的马车所走的是侧门,侧门是达六丈的大理石拱门。拱门两旁,两队友全副盔甲的卫士手拿长枪,一动不动地守在那里。马车来马车来到拱门外时,卫士们嗖地一声同时举枪相向!长枪相交,寒光刺目,一声厉喝传出,“可有过关凭证?”。...

强烈求大伙粉红票相助啊啊!!!

赵王宫占地极广,灯火通明中,无数间或精致或宏伟的院落坐落其中。孙乐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尽是房屋。两人的马车所走的是侧门,侧门是高达六丈的大理石拱门。拱门两旁,两队友全副盔甲的卫士手持长枪,一动不动地守在那里。

马车来到拱门外时,卫士们嗖地一声同时举枪相向!长枪相交,寒光刺目,一声厉喝传出,“可有过关凭证?”

“有,有。”阿福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铁牌给一个卫士。

那卫士朝铁牌扫了一眼,略点了点头,只听得嗖嗖几声,所有的长枪迅速地收起,两队卫士又恢复了一开始面无表情的样子。

马车继续向前驶过,越过拱门,一个极大的广场出现在孙乐眼前。那广场中停着数十辆华贵的马车。

阿福令马夫把马车驶到众马车之后停下,和孙乐跳下马车向里面走去。

走过广场,是一处花园,走过足有五百米的花园,路过一处回廓,绕过无数居于密林掩盖的院落,来到了一处宏伟的府第之前。

这府第前也是一个广场,广场里也停着数十辆马车。广场过后,便是一幢全由汉白玉垒成的建筑群,它共有七八幢,全部是汉白玉做成,零零落落地坐落在柳树林中,灯火掩映下,说不出的华美。

孙乐暗中惊叹不已。

不过她只是欣赏地看了几眼,便收回了目光。阿福在一旁瞅到她的反应,眼光中闪过一抹满意。只是这满意中,多少带了点诧异,以阿福看来,孙乐只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孩,虽然她一直有着超出年龄的沉稳,可是他没有想到,她会沉稳至此!居然见到如此宏伟巍峨地一国王宫也只是寻常!

汉白玉的石屋前,一队队宫女太监穿行其中,这些人或手提灯笼,或手持托盘,正忙碌不休。而且这些宫女太监一个个面目清秀,身材修长,让人一见便有一种仰望的感觉。

当然,孙乐两世为人,她已不会仰望了。

阿福自然而然地低下头,放轻脚步,向着汉白玉屋前走去。

来到房屋前时,这些忙碌的太监宫女都看到了孙乐,他们不掩好奇地向她打量着,只是没有人议论低语。

孙乐面无表情,目不斜视,跟在阿福身后向前走去。

越过一个极大极高的堂房,两人来到了后面长长地走廊上。

一入走廊,一阵笙乐声便不绝于耳,阿福低声说道:“快到了。”

两人加快脚步,在来往宫女的注目中,迅速地走到一个珍珠为帘,轻纱作帐的宫殿外面。

乐声正是从这殿中传出。

殿门外站着一个太监,阿福上前一步,低声跟他说了一句话,然后垂头退后两步。

那太监走了进去,不一会,一个有点尖哨的唱声传来,“宣孙乐,阿福晋见!”

阿福朝孙乐使了一下眼色,低着头出现在门口。

殿中灯火通明,华光耀眼,孙乐和阿福一样低着头看着脚尖,慢步向里面走去。

殿中的主座和客座上,只有十几个塌几,五公子和三公子都在其中。孙乐虽然低着头,可还是可以一眼便看清塌几上的情景。

她和阿福一起,慢步向五公子的塌旁走去。

不一会,孙乐低眉敛目,走到五公子侧后方慢慢跪坐而下,阿福也跪坐在她左侧。

这时,殿中音乐稍止,主座上,赵王后那有点熟悉的声音带着骄慢的语气说道:“你就是孙乐?抬起头来。”

孙乐顺从地抬起头来。

这时殿内灯火通明,她虽然所坐的地方稍偏,可还是纤毫毕现。

赵王后还是与昨晚一样打扮,只是衣服式样稍有区别。她整个人华光闪闪,把孙乐的双眼耀得都看不清她的面容了。

赵王后一见到孙乐的面容,不由倒吸了一口气,她失声说道:“居然,这么丑?”

说完后,她转向五公子,颇为不信地问道:“姬五,就是这个丑陋稚女给你出的主意?”

姬五肃手站起,恭敬地回道:“诺。”

赵王后双眼睁得老大,她朝孙乐认真地打量了几眼,打量后,她摇了摇头,抚着眼睛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人能丑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丑女,就算有才又如何?姬五,令她坐偏一点,别伤了我的眼!”

赵王后这话一出,五公子薄唇张了张,却没有多说什么。

而孙乐这个时候,已向他的身后藏了藏,只是一转眼,她便让自己隐藏在五公子及众人的身后,让赵王后看不清她了。

见不到孙乐了,赵王后不由吁了一口气,她抚着饱满白皙的胸口感慨道:“当真太丑了!姬五,我现在是真的相信了,你真如世人所传闻的那样,对人的外表并不看重。”

五公子微微欠身,淡淡回道:“娘娘过奖了。”

孙乐隐藏在他身后,听到赵王后一再感慨她太丑,不由郁闷地扁起了嘴:我其实,真的好看很多了!

她也知道,赵王后并不是大惊小怪。实在是她们这种出身的人,身边侍侯,日常面对的都是精挑出来的美女俊男,根本没有见过真正丑陋的人。

赵王后现在对孙乐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了,她拍了拍掌,娇喝道:“再奏吧!”

众乐工整齐地应道:“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亮的男子声音从殿门外传来,“听说美名满天下的姬五带来了一个极丑的稚女?哟,这一点我等很感兴趣,倒是想见一见了。”

声音一落,四个华服束冠的青年男子出现在殿门口!仔细一看,这四人长相略有点相似,似乎是兄弟。

这些青年男子的出现,令得乐声再次中止。他们大步走到赵王后下座,冲她叉手行礼道:“王后娘娘安。”

这几人显然身份颇为高贵,就算赵王后也有点敬畏。她缩了缩身子,艳美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原来是几位公子。来人,备座!”

她一声喝令,众宫女太监便忙活起来,移的移塌,备的备几。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心在“&她的心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到这里&,“叱

    车夫一口气说到这里,便不再停留,“叱——”地长喝一声,便拉着牛车向西侧门方向赶去。

  • 来。这&女孩的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怎么可&了另外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