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直接请求大家粉红票出手相助呀!!**孙乐走到一个小花园中,找了一根大柳树,这大柳树下有一个石几和石凳,孙乐把石凳上的落叶中要害灰尘拂干,坐在了上面。她静静地他望着前方的一泓湖水,又忆起了弱儿,她当年也也没想起这一次出门时会用这么久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走她静静地望着前方的一泓湖水,又想起了弱儿,她当初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出门会用这么久时间,也不知自己走了后,弱儿会不会照顾他自己?。...

强烈请求大家粉红票相助呀!!

**

孙乐走到一个小花园中,找了一根大柳树,这大柳树下有一个石几和石凳,孙乐把石凳上的落叶中要害灰尘拂干,坐在了上面。

她静静地望着前方的一泓湖水,又想起了弱儿,她当初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出门会用这么久时间,也不知自己走了后,弱儿会不会照顾他自己?

想到这里,孙乐摇了摇头,有点失笑地想道:我还真成了老妈子了,在这里瞎担心!她两世为人,都是毫无牵挂,弱儿是她唯一可以挂念的,有时孙乐会想,如果自己不去想着弱儿,不去担心弱儿,自己岂不会更寂寞?

她坐在石凳上胡思乱想了一会,见天渐入暮,便慢腾腾地转身向回走去。

当她来到所住的院落外时,远远地看到阿福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孙乐一奇,不由加快了脚步。

阿福听到她的脚步声,连忙抬头看来。这一看是她,不由大是埋怨,“孙乐,你刚跑哪里去了?快快,去沐浴更衣!衣服我令人放到你的房间中去了,你可能不会穿,你,你,过来,去服侍孙乐。”

阿福所喝叫的,正是下午时嘲笑过她那个端正女子和丑女土妹,两女同时福了福,应道:“诺。”她们一边应,一边小心地瞅着孙乐,慢腾腾地向她靠近。

孙乐瞟了她们一眼,表情平静,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她这个表情,令得两女心头一松,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阿福命令完后,见孙乐还没有动身,不由急道:“你还愣在这里干嘛?”

孙乐笑了笑,问道:“福大哥,我这是准备换了衣服去见什么人呀?”

阿福挥了挥手,“还能有谁?当然是赵王后了,昨晚赵王后便想与你见一见的,可是没有见着。现在五公子已经在赵王宫中了,他令我回来带你前去。”

“诺。”

孙乐来到木房外时,两侍婢已帮她提了一桶井水在浴桶中,同时,她们还在往浴桶中撕着花瓣,试探地加着热水。

孙乐见此笑了笑,挥手道:“不必了。”

她走到几旁,伸手拿起放在其上的罗衣看了看,这罗衣呈青色,里外二层,布质略厚而显粗糙。它在绸缎中应该算是下乘的了。罗衣旁放着一双绣鞋。

孙乐把它放下,转头对着杵在房中,不知如何是好的两女说道:“都出去吧,呆会有需要我自然会叫你们。”

“诺。”

两女应了一声,同时倒退着出去了。

孙乐解开麻衣,跳到了浴桶中,一进浴桶,她便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来这个世界有八九个月了,她这是第一次洗热水澡,虽然外面天气并不凉,根本用不上,可她泡在里面,还是有一种回到前世的美好感觉。

既然是宫中有请,孙乐便很认真的把洗了头发和身体。洗好后,她拿起罗衣细细地观察了一会。这罗衣系带颇多,而且衣摆有点长。她用了一刻钟才弄好。这时,她那稀疏的几根黄毛也干得差不多了。

等她穿好衣服和绣鞋时,孙乐不由有点感慨起来,这衣服鞋子也不知是谁送来的,居然大小恰恰好。

她不知道,宫中出来的人是要培养这方面的眼力的,以用来侍侯尊贵的客人,有些侍婢只看人一眼,便能知道他穿什么衣服合适,大小应该是多少。

穿好后,孙乐吱呀一声把房门打开。

两女正站在门外,凑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一听到门响,嗖地一声同时分开,紧张地看着孙乐。

孙乐瞟了她们一眼,淡淡说道:“把我头发梳起来吧,简单点。”

“诺。”

两女应了一声,走在她身后细心地给她梳了一个髻。孙乐对着铜镜一照,这样梳起来居然头发并不显得少,专业人士毕竟不同呢。

阿福早把马车牵到了五公子的木房外,孙乐一走来,他便急急地赶上来,“快上马车吧。”

孙乐应了一声,和阿福先后爬上了马车。

马车吱呀吱呀地向拱门外驶去。

阿福一坐稳,便向孙乐说道:“赵王后从五公子那里知道是你想出的主意后,便一直都想见你一面。刚才我与五公子在街上时便被她请到了宫中,直到现在五公子和三公子还被留宴。”

一口气说到这里,阿福显然也觉得自己有点性急,便自失地笑了笑,放慢声音说道:“你是个沉稳的孩子,你应该知道,有时候主子的荣耀比自己出头更重要。所以呆会赵王后等人要是问起什么,你一定要把功劳多多往五公子身上推。虽然我们五公子为人宽容,对这个不太在意,可做人侍婢的这是本份,知道吗?”

孙乐安静地应道:“诺。”

阿福点了点头,“你这孩子我是明白的,一直很安静。不过你可能没有见过大场面,呆会注意不要失态了!”

“诺。”

“赵王宫中也有不少的使者和贵客,他们可能会笑你长得丑,你也不能太让五公子没脸,知道吗?”

“诺。”

在阿福不断的交待中,马车摇摇晃晃驶上了街道。

现在天色渐黑,可邯郸城中还是行人络绎不绝。有的店铺中更是早早地插上了火把。冒着油烟的火把东一个西一个地亮起,给繁华的都市夜色添了一份特别的味道。

街道上,不时可以看到佩剑而行的麻衣剑客。这些剑客多是一脸孤傲,看人时戾气十足。

阿福见她向这些剑客打量,不由压低了声音,“别看了,这些人惹不得的。”

“诺。”孙乐应声收回目光。

邯郸城在最中心的街道上,都是用青石铺路的。马车行在其上,摇晃少了许多。

而在这样的街道上,行人特别的多,孙乐双眼瞟去,居然看到不少华服少女在人群中嘻笑打闹。她拿眼一瞟,还真的看到了几个长得十分秀美的少女。

马车吱呀吱呀声中,转过三条街道,行驶了半个时辰后,渐渐转入一条十分宽阔而又安静地大道。在大道的尽头,一座精美与宏伟并具的建筑群出现在她的眼前。孙乐知道,赵王宫到了!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道门便&。”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 一进拱&,三条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显然是&,领口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了那小&!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我先进&去再说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 少年而&已!我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实是天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