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将至前期了,朋友们,用你们的粉红票助我一把吧。**回房子后,她依旧练着太极拳。在路上几个月都也没反复练习,她总会觉得自己欠了债似的。渐渐地的,随着太阳步步高升,空气中有点儿热度了。五公子这一出门时,整整是晚上,孙乐也练了晚上的太极拳。原本,她是有点儿想**。...

PK临近后期了,朋友们,用你们的粉红票助我一把吧。

**

回到房子后,她依旧练着太极拳。

在路上几个月都没有练习,她总觉得自己欠了债似的。渐渐的,随着太阳高升,空气中有点热度了。

五公子这一出门,足足是一天,孙乐也练了一天的太极拳。本来,她是有点想出门看看邯郸城的,不过五公子不在,她没有得到批准,便不想自作主张地跑出去。

赵王后赐给他们暂住的这套府第,同时给安排了几十个丫环侍佣。这些丫环侍佣自然侍侯的是五公子他们这些主子。

临近傍晚了,练了一天太极拳的孙乐有点累了,便慢步在院子里逛荡起来。

现在春天将过,已是春夏相交之季,树木生得极为繁茂,各种野花家花纷纷开放。孙乐刚走到五公子的厢房旁,便听到侧后方的柳树丛中发出一阵女子低笑。笑声中,四五个侍女打扮的女子在柳树中若隐若现。

这些女子没有察觉到孙乐的靠近,她们自顾自地取笑着,“听说这姬五公子乃是齐地第一美男呢!我昨晚匆匆看了一眼,当下连眼睛都忘记眨了。”

“嘻嘻,是真的很好看呢。我们赵地美女虽多,可美男子似乎都比不上他呢。”

孙乐听到这里,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她转过身大步走开。

这府第中到处都种满了柳树,垂柳处处随风飘荡,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她才走出不到一百步,声音传来一个女子的娇喝声,“呐,前面的小丫头停一下。”她喝了一声,见孙乐理也不理,便急急地喊道:“就是你!停一下!”

紧接着,孙乐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女子一边小跑一边喘气,“你是哪一房的丫头?怎么这般无礼?哼,你当心我叫人卖了你!”

她都跑到后面来了,孙乐慢腾腾地站住脚,转头向来人看去。

追来的是一个十八九岁长相端正的女子,而在五公子的厢房旁也站出了四个长相端正的少女,她们正是柳林中的那几个,正在向这边看来。

这些女子一看到孙乐的正容,都是齐齐一怔,蓦地,几女嘻嘻哈哈地笑成了一团。

那急追来的女子也是一阵好笑,她脚步一顿,伸手指着孙乐,捂着肚子笑得十分响亮,“哎哟哟,这是哪房里的丫头?怎么这么丑呀?我说,你不会是姬府带来的人吧?”

笑声中,孙乐静静地站在原地,静静地盯着她们,一言不发。

这追来的女子笑了一阵后,见孙乐表情冷漠,眼神中毫无波澜,不由收住了笑容。她虽然收住了笑容,她身后的那几个女子却没有住嘴,她们一边嘻笑一边跑了过来。其中一个长相秀气的少女大呼小叫地说道:“土妹,原来你不是长得最丑的女子呢,这个丫头你比还丑十倍呢。格格格。”

这少女所称的土妹,正是跑在最后的那个瘦弱微黑的少女,那少女鼻孔有点朝天,双耳也招风,看起来是有点不顺眼。

众女嘻嘻哈哈地跑到那女子身后,见她不说话,不由诧异地问道:“怎么啦?”“颜姐,你不会是被这丑丫头给吓傻了吧?”“就是就是,你怎么不说话了?”

孙乐静静地盯着这一群女子,直到她们的说话声,笑语声告了一个段落,才提高声音冷声喝道:“原来赵侯府中的侍婢这般无礼!”

她的声音又冷又沉,硬生生地砸了出来。几女本来笑嘻嘻的好不快活,被她这么一说,顿时笑容全部僵在脸上!

孙乐这话中颇有几分威严,那表情更是居高临下!

在众女面面相觑之际,孙乐冷冷的从第一个少女的脸上划过,再转到第二个少女的脸上,她的眼神平静无波,却偏是这种平静,让几女都感觉到她的不寻常。顿时,她们都有点不自在起来。

孙乐冷冷地盯着几女,徐徐地说道:“肆意嘻笑,诋毁宾客!言语无状,行为无礼!你们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孙乐说到这里时,众女已经开始冒冷汗了。她们都是见过世面的,孙乐这话一说,便听出了她的修养才学。这时代有修养才学的人地位超卓,一般来历不凡,就算是食客也深受主府尊重。如果主府一发话,要拿捏她们还真是举手之劳!

孙乐见她们知道畏了,淡淡地说道:“这次的无礼也就罢了,可不能有下一次!”

她的声音淡淡而来,对她心存敬畏的几女不约而同的同时一福,应道:“诺。”

孙乐麻衣一拂,转身大步离开。

直到她走得远了,几女才拭去冷汗,你瞅着我,我瞅着你慢慢散去。

孙乐继续向前走去,当她走过一道长长的回廊,来到去向主院的大路上时,便听得前面传来三公子身边那美人得意的说话声,“赵王后留我家良人参加宴席了!我就说嘛,只有我家良人才能处理好这样的事,他这去了不到一天,就好消息不断地传来呢。良人还说,赵王后已经许诺,我们的事就是她的事呢,她还说,这一次五国才智之会,一定要想法子让我良人大出风头!”

那美人的声音十分的趾高气扬,仿佛本家的继承人之位已是三公子的囊中之物。孙乐笑着摇了摇头,暗暗忖道:也不知城府颇深的三公子把这个肤浅的女人带在身边做什么?难道是想误导别人,让大家以为他真是一个酒色愚蠢之徒而掉以轻心?

那美人一句话说罢,身边传来一个有点尖利的,不满的女子声音,“赵王后之所以成为王后,本来就是我府的功劳,她本来就应该知恩图报,为我府之事尽全力相助。现在我们付出了这么多,要是还得不到一点效果,那才是想不明白了!”

这席话把那美人刚才的气焰给一下子扑灭了,她半天才喊出“你,你”两字来。

孙乐听到这里,已经明白过来,昨天晚上五公子虽然似是不完全相信自己所说的,却还是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了行动。今天三公子的卑词厚礼之策已经有显效了。

孙乐一边想,一边拐了一个弯,向偏僻安静处走去。

随着太阳渐渐西沉,树林中归鸟啾啾,煞是热闹。孙乐脚下落着厚厚的绿草,抬头望着群鸟欢快的啼叫,只觉得心中一片平静。

****

查了《战国策》,里面的楚后对臣子是自称予的,也就是我。我现在把赵后的自称改过来了。

虽然我觉得,在这种场合中称哀家更有气势。。

书评(351)

我要评论
  • ,不但&某一位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花园中&地上铺

    花园中,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女正在一边说笑,一边织着麻布。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叠。这几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年纪,长相略带清秀。

  • ,露出&是洗得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扫了孙&——”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看到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眼帘的&个小小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