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粉红票!!!**$赵王后笑吟吟地一口喝下,转眼间瞟向了五公子,“但是五弟,你为什么再说一句能听的话给我听一听?”五公子闻言站了出来,他低着头朝赵王后薄惩一礼,轻声地说:“娘娘富贵已极,姬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娘娘,我但是坐回家去吧。”赵王后笑意盈赵王后笑意盈盈地望着他,“五弟便如我的亲弟弟,坐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

求粉红票!!!

**$

赵王后笑吟吟地一口喝下,转眼瞟向了五公子,“可是五弟,你为什么不说一句中听的话给我听听?”

五公子闻言站了起来,他低着头朝赵王后略施一礼,低声说道:“娘娘富贵已极,姬五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娘娘,我还是坐回去吧。”

赵王后笑意盈盈地望着他,“五弟便如我的亲弟弟,坐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

五公子正在回话,只听得门口一阵脚步声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卫士急匆匆地走到过道上。他在离赵王后还二十步的地方跪下来,朗声说道:“禀王后,王有令,燕使已到,正在王宫设宴,请王后速速回归。”

赵王后闻言一怔,她歉意地看向五公子等人,优雅地站起身来,“各位族人,王有令,我得回去了!”

说罢,她盈盈转身向前走去。随着她的走动,一阵环佩轻响传出。

直到赵王后走了好几步,姬府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赵王后身为一国之后,连宴请族人也会被中途叫走?赵王哪里会这么不给情面!这分明是她所找的推拖之词!她是不想与姬府多人多作敷衍呀!

想到这里,姬府众人不由脸色俱变。

一阵沉默中,三公子率先跨出一步,叉手敬诺道:“诺,娘娘好走。”

五公子随后也反应过来,他也低声道:“多谢娘娘赐宴。”

在乱七八糟的‘多谢娘娘赐宴’中,赵王后在上百卫士的筹拥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秋云阁。

孙乐安静地走到阿福身侧,低头不语。

走在她前面的五公子和阿福都板着一张脸,闷闷不乐。

三人一回到院落,双姝便迎了上来,左姝见五公子俊脸微沉,一副不高兴的模样,不由担心地向他问道:“公子,出了什么事了?”

五公子显然不想说话,他摆了摆手,大步走了进去。

孙乐知道他现在很不舒服,便安静地跟了进来。一进堂房,她便悄无声息地站到了五公子的侧后方。

随着右姝把大门‘吱呀’一声关上,五公子冷着脸哼了一声!

阿福这时也是一脸铁青,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当真,当真是不知好歹!当初她身为赵姬时,对我家公子是何等尊敬?对我姬府来人是何等亲热?那时她哭哭闹闹的,说着在后宫中怎么被人妒忌,怎么被人欺辱!当时公子把她成功由姬变妻时,她欢喜得只没有跪在地上感谢公子。现在到好!不过数月而已!她就翻脸不认人了!”

阿福说到这里,便卟哧卟哧地喘着粗气。

五公子一脸的郁怒,他薄唇紧抿。

过了好一会,他抬头看向双姝,“你们也是女人,知道赵王后在想什么吗?”

双姝根本不清楚情由,不由睁大眼不解地望着五公子。

五公子苦笑了一下,他没有心情向两女解释,而阿福还处于愤怒中,也没有注意到两女并不清楚始由。

就在孙乐犹豫着要不要向两女解释的时候,五公子想起了她,他转过头来看向孙乐,“孙乐,你说赵王后由何如此行事?”

孙乐抬头对上他的双眼,静静地回道:“她只是想告诉大家,她现在已经是赵王后了!是我们姬府需要讨好逢迎的赵王后了!而不是以前那个与大家平起平坐的侯王宠姬。”

五公子和阿福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两人不由愕然!

阿福咽了咽口水,本来有点外突的青蛙眼瞪得更大了,“你是说,她此举是示威,摆立场来着?这个女人!难道她完全忘记了当初是怎么求我家公子的?”

五公子挥了挥手,示意阿福不用说了。

孙乐轻声应道:“不错,她是在示威。本家这第一次考核把继承人的事与五国之会合在一起,她是知道大家一定会屈服。因为各地的姬府都会想到向她这个地主示好!有她的相助,很多时候都可以占到便宜。”

五公子闻言低头沉思起来,片刻后,他看向孙乐,目光恢复了清亮,“依你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孙乐平静地说道:“赵王后想要我们尊敬她,我们就尊敬便是。明日厚礼卑词相待便是。”

五公子低叹一声,他抚着自己的额头。

又过了一会,五公子闷声闷气地说道:“那我明天去试试。”

孙乐望着他,轻声道:“公子无须去,此事由三公子办最好不过。”

五公子闻言一怔,抬头错愕地看着她。阿福叫道:“孙乐,你可明白三公子乃。。”

他的声音末落,五公子再次摆手打断他,“孙乐说得对,赵王后就算想摆威风,对我还是不同些。我向来行事风格她都明白,突然改变反而会生嫌隙。三哥今日在她面前殷切之极,办这种事正合适。”

他说话的时候,眉头微锁,显然并没有完全听进孙乐的话。

正在这时,一阵响亮的男子声音从外面传来,“五公子,府主令你去一趟!”

五公子应道:“诺。”

应完后,他转向几人,“父亲这时叫我前去,应该也是为了商量赵王后之事,大家先散了罢。”

说罢,他大步走向门外。

孙乐等人直到五公子走远了,才一一散开。

直到散开时,阿福还处于怒火中,不时地嘀咕着,“早知道她变成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帮她了!”“哼,这个不知轻重的死女人!”

孙乐摇了摇头,快步向自己的木房走去。

她的木房里没有点火,处于一片黑暗当中。孙乐望着那影影绰绰的房屋,不由有点害怕,

她折而往回,在双姝手里取了一根火把,这才走向木房。

把火把插在木房屋檐前的土里。孙乐忙着洗脸漱口。做完一切事后,她站在地坪里,慢慢地打起太极拳来。

太极拳总是能让她心绪宁静,很快的,她的脑中便一片空白,只有那规律的呼吸声静静响起。

这一次,她足足练了二个时辰,到了午夜时分她再次洗浴一番,并把换下的两套麻衣全部洗干晾好,这才睡下。

第二天,她一大早用过餐后便到了五公子厢房外报道,不过侍童告诉她,五公子带着双姝早就出门会客了。孙乐只得返回。

书评(427)

我要评论
  • 的是一&透着青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能跳得&这么快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麻衣&,领口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孙乐还&进去啊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 那中年&地开了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 ,是属&的!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到了一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 孙乐身&才一直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