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王后安排好给姬府众人的府第,坐落于邯郸城的闹市中心,并且府第非常大,建造完成得极为精致优雅华美。在这四国使者齐聚一堂的时候,邯郸城是一房难求。光凭这一点,姬府等人便会觉得扬眉吐气了。而五公子的住处也尤其相同,赵王后特地给他选定了院落。那院落但是也没正院如果宏而五公子的住处也特别不同,赵王后特意给他指定了院落。那院落虽然没有正院那么宏大,却极为精致秀雅,里面亭台楼阁处理处可见匠心。因为这一点,阿福更是下巴都朝天了。。...

赵王后安排给姬府众人的府第,位于邯郸城的闹市中心,而且府第极大,建造得颇为精致华丽。在这五国使者齐聚的时候,邯郸城是一房难求。光凭这一点,姬府等人便觉得扬眉吐气了。

而五公子的住处也特别不同,赵王后特意给他指定了院落。那院落虽然没有正院那么宏大,却极为精致秀雅,里面亭台楼阁处理处可见匠心。因为这一点,阿福更是下巴都朝天了。

孙乐的房间,是位于倒数第三的厢房处,有点偏。

她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厢房是正房,堂房,卧室,偏房加上浴室共五间的布局,厨房没有。孙乐因为身份低微,所以也没有侍女侍侯。

孙乐围着院落走了一圈,打了一点井水洗了一个澡,吃了一点送上来的饭菜后,便打起太极拳来。

这在路上几个月,她都没有好好的练习过太极拳,还真是觉得心中慌乱。

在孙乐练习着太极拳的时候,外面是灯火通明,笙乐阵阵。

她刚练了不到一个时辰,阿福便走到房门外叫道:“孙乐。”

“在。”

“今天晚上赵王后将来为我等接风洗尘,你速速前来。”

“诺。”

孙乐连忙清洗干净,换上新的麻衣,快步来到五公子的厢房外。

当她来到时,一个侍童正站在门口,他一眼看到孙乐便说道:“你叫孙乐吧?你家五公子令你前去主院的秋云阁,宴会就在那里举行。”

孙乐谢过,转身向正厢房走去。

孙乐本来以为,赵王后设宴,怎么都会在赵王宫中,不然也会另有地方,没有想到就在这府里。

这时候,她忽然有一种感觉:看来齐地姬府的地位还是太低了,所以赵王后赐宴也只能这么静悄悄的,以近乎偷偷摸摸的方式举行啊。

主院里灯火通明,笙乐声声,酒香和肉香远远地飘了过来。孙乐这一路可没有认真吃过一顿好饭,当下连咽了几口口水,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来。

她一进主院,便一眼看到了秋云阁。秋云阁是个二层高的小木楼,建筑得十分精美,它位于一座很大的湖面上,四边都有石桥相连。

此时秋云阁中人影绰绰,笑语不断,孙乐加快脚步走上了石桥。

秋云阁外,五六十个全身盔甲,腰配长剑的剑客守在四个出入口上。这些人身材高大威武,身上有一股姬府中人没有的悍杀之气,显然正是赵王后带来的。

这些人看到孙乐走近,齐刷刷地把剑抽出,在整齐的“铮——”的金铁交鸣声中,一个卫士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尔是何人?”

孙乐还没有回答,呆在一旁的一个僮仆打扮的男子马上恭敬地说道:“她是我府五公子身边的一个侍婢。”

那卫士把剑收回,向后退出一步,“进去吧。”

“诺。”

孙乐轻应一声,她低下头越过卫士们,向秋云阁里面走去。

孙乐一边走,一边暗暗想道:不过只是一次最为普通的宴会而已,怎么还守得这么严?难不成有人刺杀赵王后不成?

她想到这里,不由摇了摇头。因为她明白了,一个侯王的妻室而已,在这种平和时期有谁会大张旗鼓地去刺杀她?唯一的解释便是,赵王后由妾变成妻后,有点得意忘形,借此机会向大家显威风来着。

宴会在二楼举行,一楼间就已是灯火通明,侍女穿行不息。

孙乐人小脚轻,走在楼梯上时没有半点声音发现,当她出现在房门处时,连个回头的人也没有。

阁楼上热闹非凡,上百个塌几摆在其间,灯火通明中,几上大块的肉,白晃的米饭,吸引了孙乐大部份注意力。她连咽了几下口水,才有精力向最前面的主座看去。

最前面的主座上,坐着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的少妇,约摸十七八岁年纪。这少妇生得甚为丰满美艳。她的美艳,是齐地少女特有的健美和艳丽。这少妇有一双很大的,宛如会说话的眼睛,胸脯高耸,宽宽的额头间垂下一串珍坠。

她穿得十分正式,红色的罗衣上绣着大片的青鸟,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层层珠饰,那些衣服上的珍珠宝石在灯火中发着晶灿灿的光芒,十分耀眼。耀眼得让孙乐只瞟了她一眼,根本没有办法细细欣赏她的美,便有点眼睛刺疼。

至于五公子,此时他就坐在赵王后的右下角,那一身素白绣梅花的长袍,配上他那清俊的面容,显得越发的人如玉雕。

而两排座席间,一队舞女正在翩翩起舞。笙乐声不断,美人歌舞不休。

孙乐收回目光,挨在墙壁旁低头向阿福所在的塌几走去。

阿福坐的地方位于左侧第一排最后方处,孙乐不一会便溜到了他身边,在他旁边的塌几上小心地跪坐好。

阿福有点兴奋,他双眼亮晶晶地转头看着孙乐,“呵呵,你才来呀?哟,那位就是赵王后呢,她对我家公子可看重呢,刚才还连连跟他说话来着。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她的王后之位还是我家公子帮她弄到的!”

孙乐胡乱应了一声,抬头向前看去。灯火中,五公子的表情有点淡淡的,看不出很欢喜。而坐在左侧第一排塌几上的两位公子以及府主等人都是笑逐颜开。他们的身边都没有带上姬妾,是了,今天晚上除了歌舞的那些美人,在场的女子便只有自己和赵王后了。

就在孙乐静静地打量着他们时,三公子站起身来,大步走到赵王后的座位前,半弯着腰,把酒斟高高举在头顶,恭敬地说道:“姬三再敬娘娘一杯,祝娘娘千秋万岁,容颜不老,永得王宠!”

三公子的话,显然入了赵王后的心,她当下嫣然一笑,伸出涂满蔻红的纤手接过他的酒斟,娇声说道:“哎哟,不过两年不见,姬三就这么会说话了?”

三公子恭敬地说道:“姬三所说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书评(382)

我要评论
  • 少年一&袭白色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 &听到这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双眼闭&知道自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他的眼&出现在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哥哥你&说呀。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 ,慢慢&她的手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 惊愕地&有在电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自己这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身体的&弱的,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