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笑闹声渐渐地渐远,过了半个半小时左右,五公子闭着眼缓缓下命令道:“把车帘拉大吧。”“诺!”孙乐欠身见状,把车帘再次拉出来。这时,经的恰恰对方的驴车队。这个孙乐就有点儿感兴趣了,这驴车队里坐着的都是各府所养的美人。对方的车队那就是燕人的,那她“诺!”。...

外面的笑闹声渐渐远去,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五公子闭着眼徐徐命令道:“把车帘拉开吧。”

“诺!”

孙乐欠身上前,把车帘重新拉起来。

这时,经过的正是对方的驴车队。

这个孙乐就有点感兴趣了,这驴车队里坐着的都是各府所养的美人。对方的车队既然是燕人的,那她就想看看这些车队中的美人是不是真的那么出色了。

众人都是与孙乐一样很感兴趣,一时之间,无数的人头从车中伸出来,向驴车队中瞅去。

对方的驴车足有百来辆,近二百个美人身穿华服,稳坐在

驴车中。这些美人长相妍丽,与齐地少女眉宇开阔,健美活跃不同的是,这些美人一个个更显得水灵些。如孙乐以前在苏杭见过的少女,浑身上下都流淌着一抹水灵娇媚之气。

这种水灵娇媚,还当真就把孙乐在姬府见过的任何女子都比下去了。如五公子身后的双姝,放在齐地那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可与这些少女比起来,姿色也不过是中上而已。

燕人的服装也与齐地不同,众女的束腰就束在胸下,衣尾拖得长长的,衬得胸脯高挺,身姿婀娜多姿。至于她们身上所着的衣服,那是姹紫嫣红,各现奇艳。

孙乐看到这里,忽然想道:在西院中,众女大多身着麻衣,看来姬府的实力还真的不怎么样。

二百个十五岁到十八岁的少女一路迤逦而来,直看得人眼花缭乱。孙乐看着看着,转头向五公子看去。

此时五公子背倚着车壁,与众人一样静静地欣赏着美人。

孙乐望了他一眼便低下头来,她望着车板的纹路,暗暗想道:孙乐啊孙乐,你是真的该死心了!这天下美人何其多也?以五公子的才貌,他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你是真的应该死心了。

死心并不容易,不过孙乐觉得自己对五公子的感情,已经慢慢地给掩藏住了,收拾起来了!她现在不会再轻易地为了与他有关的一些小事就情绪波动了。

五公子望着外面的美人,低声叹道:“燕赵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他的声音中带着叹息。

阿福也在一旁长声叹道:“看到这些佳丽,我对自家的那些美人都没有信心了。哎,本家哪里可能看得中?”

阿福叹到这里,又不无感慨地嘟囔道:“这挑选礼物,还真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就算是举全府之力,怕也拿不出一样不错的礼物来呀。”

五公子点了点头,他淡淡地说道:“正是如此!既然礼物无法让他们心动,那就凭才智本身吧!”

五公子说到这里,想是心中没底,不由露出一个苦笑来。

阿福也在苦笑,“我们府中的食客,包括木子在内比起那些人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哎——”

阿福末了是一声长叹,他是想到众人虽然出府时说得信誓旦旦,可是那毕竟只是豪言。他们要美人没美人,要智士没有智士!拿什么去跟人家比?

他朝孙乐瞟了一眼,见她低着头,丑陋的脸上犹带青暗色,不由摇了摇头:得不到真正的人才,五公子也是没有办法才把她也带来。虽然前面两次她想的主意凑巧成事,只是哎!怎么可能指望更多?

孙乐并不知道阿福在想些什么,她抬起头又看向外面,双眼亮晶晶地显得有点兴奋。那个车队又过了半个小时才络续走完。等他们一走完,姬府的车队重新启动,向着邯郸城内驶去。

这时,两旁的道路上,不时有一些穷苦的百姓,和身着麻衣的士人向车队打量。众人对着车队指指点点,说笑不休。

越靠近邯郸城,挤在路旁观看车队的人群越是多了起来。孙乐甚至看到有不少摊贩在路旁设起摊子来。

孙乐望着这些并不叫喊的摊贩,暗暗好笑:他们对热闹的敏感,倒是古今一致啊。

邯郸城外,车队足足排了二三十里路远,而且后面还有增加。当姬府的车队好不容易入了城门时,天色已经渐渐晚了,一轮红艳艳的太阳渐渐沉入地平线中。

邯郸城门两旁,各站着两排五十名全副铜做的盔甲的士兵!这些士兵一个个手持长枪,面无表情。

这些士兵并没有对车队的进来多做阻拦,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其说是守卫城门,倒更像是一种摆设。

孙乐抬起头来,好奇地望着街道两旁。

街道两旁都是一些木制房子,绝大多数是两层结构,也有极少数做成了三层。这些房子紧紧的挨着,一幢连着一幢。外面的都用麻布旗帜写着酒,宿,当,金等字眼。

而过了三四百米,孙乐便看会看到一幢旗帜染成红色,楼阁也漆成红色的精致小楼。这些小楼上站着一些上了厚厚铅粉,涂了胭脂的少女。这些少女站要栏杆上,正笑盈盈地观赏着车队。

看来,这些红楼便是妓院了。

正当孙乐向她们打量之际,有几个妓女眼睛一瞟,居然看到了坐在马车中间,靠在车壁上的五公子。当下,那几个女子欢笑起来,她们伸着纤手,对着五公子指点不休。有一个甚至还探出身子,目光专注地向他瞅来。

几女的打量五公子显然也察觉到了,他的眉头微微拧起。

幸好,不一会马车便驶过了众女,空留下几女哎哟哎哟的惋惜声。

马车驶过城门正街,来到西边大街,向着西边大街的一个府第驶去。

阿福看着官道两旁络绎不绝的车队,得意地摇晃着脑袋说道:“那些大府看不起我们!哼,可是他们到了这邯郸城里,还要为食宿的事费尽心力,哪里像我们,一切都由赵王后亲自安排!”

阿福的得意,显然也是姬府众人的得意,一时之间,车队的说笑声都响亮了许多。

书评(472)

我要评论
  • 他的眼&然同时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到这里&,便不

    车夫一口气说到这里,便不再停留,“叱——”地长喝一声,便拉着牛车向西侧门方向赶去。

  • 上没有&睛中也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 觉醒来&公子的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石路上&的是一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