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才是他们叫自己的目的!孙乐时下明白了了一些了。她也没提问,依旧低着头慢慢的地站直了身子。那美人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大了点,正好这时笙乐声暂止,时下它很清楚地传向了五公子的耳中。五公子缓缓扭过头来,他静静地地盯着三公子,嘴角微扬,淡淡一笑道:“三哥,有那美人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大了点,正好这时笙乐声暂止,当下它清楚地传到了五公子的耳中。。...

原来这才是他们叫自己的目的!孙乐当下明白了一些了。她没有回答,依然低着头慢慢地站直了身子。

那美人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大了点,正好这时笙乐声暂止,当下它清楚地传到了五公子的耳中。

五公子徐徐转过头来,他静静地盯着三公子,嘴角微扬,淡笑道:“三哥,有什么事问弟就可以了,何必通过姬妾去问旁人?”

五公子这句话声音也不大,不过坐在附近的十九公子也听到了。他转过头冷冷地瞟了两个哥哥一眼,如刀的眉头不屑地皱起,轻哼一声便不再理会。

五公子不阴不阳的说出这句话后,伸手朝孙乐挥了挥。孙乐明白他的意思,当下悄步走到五公子身后侧,在双姝旁跪坐下。

三公子打了一个哈欠,伸出一个懒腰后,才漫不经心地对着五公子回道:“这是她自作主张,至于本公子!哼,你这个丑丫头让我一见就恶心犯堵,见之眼中生疔,食之口中无味!”

“是吗?”五公子冷笑一声,转回了头。

这时,笙乐声再起。

孙乐低头跪坐着,明灭不定的焰火投射在她的脸上。双姝中的左边这个朝她看了一眼,脆声笑道:“姐姐,孙乐在这种晚上看,一点也不丑,不但不丑,她的五官还生得甚好呢。”

她这一句话,引得五公子和右姝同时向她看来。

孙乐低眉敛目,任三双眼睛落在自己的脸上。

五公子只是扫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五公子虽然转开了眼睛,双姝却还在对着孙乐打量不休。孙乐低下头避开了她们炯炯地注视,就在低头的时候,她眼角瞟到了靠近自己的左姝那微张的小手。

那小手手背白嫩滑腻,手掌却生有薄茧,而且集中在食指,中指和大拇指之间。孙乐看了一眼,马上反应过来:这一对双胞胎多半也是剑客!是个身怀功夫的高手!

她马上明白了尚来不怎么近女色的五公子为什么把她们带在身边形影不离。

坐在这里甚是无趣,孙乐便向五公子告退了。慢慢走出火圈,孙乐感觉到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孙乐刚一走上草地,阿福便大步向她迎来。他走到孙乐面前,望着她关切地问道:“三公子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孙乐轻声道:“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想知道我在五公子身边是个什么位置,也想知道五公子身边有没有智谋之士。”

阿福点了点头,他严肃地说道:“居然是问这个?看来三公子真如五公子所说的,不是那种只懂酒色之人啊。奇了,他在这个当口这么关注五公子干嘛?”

当天晚上,孙乐与众侍婢睡在同一个帐蓬中。接下来的几十天中,车队大半是在野外宿营。这个时候人烟稀少,除了一些大城,罕见可以住宿之处。就这样坐着颠簸的马车,吃着混杂在一起,啥味道也没有的杂食,连孙乐都有一种疲惫了。

这样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练惯了太极拳的孙乐在晚上还可以躲在黑暗中练习一会,到了白天就是无所事事了,这让她的日子十分难过。

幸好,车队走了二个月后,也赶到了目的地,赵的都城邯郸。

邯郸在天下各国中,是出了名的繁华所在。车队一进入邯郸的境内,官道上便不时可以碰到华贵的马车,庞大的车队。而这些车队中的绝大多数,姬府见到了都要避让一旁,让其先行!

现在他们的车队便侯在路旁有一个时辰了。对方的车队足有五六十辆马车,数百辆牛车和驴车,再加上数百个剑客,从头到尾,足足绵延了上十里。

这一个车队是剑客开路,收尾,行走在中间的是马车队。他们的马车上绣着燕国的徽印,一看就知道是燕国来使。

那些坐在马车中的主人,一个个趾高气扬地打量着侯在一旁的姬府众人,边看边指点不休。

间中,孙乐不时可以听到一句句笑语,“这是齐地的小府人家吧?啧啧,你们看到后面的那些驴车里没有?居然都没有见到一个上乘的货色!”

“哈哈,这公子你就有所不知了,齐地哪来的什么美人?要说美人,还只有我们燕,以及赵地的多了。”

孙乐听到这里,不由也有点感兴趣了。她早就听说过,燕赵两地的美人,在这个时代是最出色的。如五公子这样的府第,想在燕赵弄两个出色的处女回去,还根本做不到。

忽然,一个有点粗嘎的笑声传来,“齐地虽然没有什么美女,美人却是有的!你们听过齐地第一美男的名头吗?听说还姓姬,见过的人都大为感叹呢!”

孙乐正在牛马的嘶鸣声,车轮的滚动声中,凝神倾听着外面的对话,突然听到这么一句,不由心中突地一跳,转头看向五公子。

五公子显然也听到了,他俊脸微寒,沉声道:“把车帘拉上!”

“诺!”

孙乐和阿福同时应了一声,上前把马车左右两侧的车帘全部拉下。

车帘虽然拉下了,马车外的嘻笑声还在不断地传来,“当真?可有多美好?啧啧,这次五国之会,他应该会来吧?”

“听说是会来。那姬府与路旁的这一府一样,是个小门第,要不是他家出了一个齐地第一美男,还根本没有人留意在这么一府人家呢。说到那个姬五公子,上次我远远地瞟见了一眼,那小子长得可真是没话说,天下各国的美男子中,他足可以排在前五!”

第一个声音惊叹道:“如此出色?那可一定要见一见了。”

接着又是一阵大笑。

这些笑声中,虽然没有一句辱及了五公子,可五公子听了却极为恼怒,那如剑锋般的眉毛紧紧地皱成一团,薄唇微抿,俊脸上带上了三分煞气!

位于他身后的双姝连忙按上他的肩膀,轻声说道:“这些人居然把我家公子与那些美女并列!实在该杀!”

“就是,等公子成了姬族的继承人,天下间谁敢对公子不敬就割了他的舌头!”

双姝声音娇脆动听,如银铃一般,说起割舌头,杀人这样的狠话来也如喝水那般自然,五公子听了脸色慢慢好转了一些。

书评(196)

我要评论
  • 边扯着&是姬家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 :“不&第十八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孙乐只&十八个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洞中透&到了哪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缕神智&不是没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 一阵脚&啊?”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青年有点喘地说道:“五公子,您叫我啊?”

  • 朝着那&小拱门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