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求粉红票呢!求大家的粉红票全力以赴出手相助呢!!****不一会,饭已做好,孙乐先给五公子盛了一碗送了过去的。五公子回过头来,憎恶地看了几眼半跪在地的孙乐手中的陶碗,摇摇头地说:“拿来吧,我这两天还也可以不吃它。”“诺。”孙乐恭谨地应道,她慢慢的地向五公子回过头来,厌恶地看了一眼跪坐在地的孙乐手中的陶碗,摇头说道:“拿去吧,我这两天还可以不吃它。”。...

朋友们,求粉红票呢!求大家的粉红票全力相助呢!!

****

不一会,饭已做好,孙乐先给五公子盛了一碗送了过去。

五公子回过头来,厌恶地看了一眼跪坐在地的孙乐手中的陶碗,摇头说道:“拿去吧,我这两天还可以不吃它。”

“诺。”

孙乐恭敬地应道,她慢慢地向后退出几步,再站起身来。

说来也很奇怪,自从弱儿表现出对她所炒的菜的强烈的zhan有欲后,孙乐便没有做过把它献给五公子的打算。

当然,这其中也有她自己的考虑。她把书房的书看了不少后,也知道了一些事,如自己一旦向五公子表现出了这方面的才华,只怕从此以后就只是一个厨娘了!而且很有可能,自己会被五公子当成礼物献给某位大人物。

这样的事,孙乐是绝对不会允许它发生的。

想到这里,孙乐忽然感觉到,也许弱儿一直拒绝自己去赚十九姬的那几金,多半防的便是这个!

她想到这里,不由摇了摇头:弱儿不似那么精明的人,他不会想得这么远的。

想到弱儿,孙乐不由有点挂念起他来了:也不知自己离开后,他会不会照顾自己?会不会吃不好睡不好?

她对五公子虽然一直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可她毕竟是两世为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应该留有底牌的!人在任何时候,真正能靠的只有自己!

所有的饭这时都已弄熟,到处都飘荡着一股熟食的香味。

孙乐低下头,静静地吞下自己分到的那一碗大杂烩。不过说实话,这碗大杂烩没有想象中的难吃。

众人用过餐后,便重新出发。车队再次激起十里黄尘。

这样走了几十里后,天渐入暮,抬头望去官道茫茫,两侧一坦平原,根本看不到半点人烟。看来只能住帐蓬了。

平原上杂草横生,所幸现在正是初春时季,一大片绿油油的小草摇曳在黄泥间,充满了生机。

孙乐一看到这些草,双眼便习惯性地寻找着哪种可以食用。

这时,阿福等人已在剑客们的帮助下搭起帐蓬来。

而五公子等人,是坐在铺好麻布的地面上品着酒,吹着风,看着歌舞。

当天边的最后一缕残霞淡去,东方升起一轮弯月时,已经到处燃起了篝火。在姬府的众位主子和食客外面,更是燃起了一圈的火焰,把天空都照红了。

五公子与他的兄弟们坐在一起,正在欣赏着六个少女的舞蹈。双姝此时正跪坐在他身后,为他不紧不慢地敲打着肩膀。

少女在芋声和古琴声中翩翩起舞,孙乐看了几眼,便发现她们只是不断的摆动着自己的躯体,要说多优美还谈不上,只是动作原始而带着几分诱惑,看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孙乐与阿福等侍从呆在一起,静静地看着这一片夜空。孙乐不时地向那些剑客们看上一眼,暗暗忖道:他们充其量也就是保镖,这帐蓬扎的位置,便没有讲究攻守之道。刚想到这里,她便自失地摇了遥头。

天空中繁星闪动,时不时地一阵凉风吹来。这是初春,风还带着一丝寒意,孙乐跺了跺脚,向火堆靠近了少许。

草地上微带凉气,孙乐走了几十步,草鞋便有点泛凉,她望着头顶那苍茫的天空,忽然想道:孙乐啊孙乐,要是有了机会,你还是离开姬府,离开五公子吧。这种无望的沉溺会让你变得不快乐的。虽然,你本来就没有多少值得快乐的事。

是了,等我这个身体长大一点,对这个世界更熟悉一点,更了解了它的规则后,我就带着弱儿离开这里。我手头已有了十金,到时买一幢小木屋,做点小生意,应该可以过上很舒心的小日子。

想到这里,她又苦笑起来:前不久我还对五公子说,大乱将生!大乱了,我还谈什么过舒心的小日子?

她转着转着,不知不觉间已来到了众公子后的火堆旁。

正在这时,一个娇媚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那个丑丫头,你过来一下。”

孙乐诧异地抬起头来,透过明灭不定的火光,她的双眼与三公子身边的那个美人双眼相对。孙乐对上美人的单凤眼,伸手指着自己奇道:“可是叫我?”

“当然!”美人笑眯眯的,她上下打量着孙乐,“除了你之外,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丑丫头吗?过来吧。”

孙乐在美人的打量中,慢慢低下头来,她把头低到胸口处,轻声说道:“诺。”然后,她一步步向三公子和那美人挨去。

低着头蹭到二人身侧,孙乐微微一福,慢慢靠在麻布的最边沿跪坐下。

那美人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见此对身边的三公子笑道:“良人,这丑丫头胆子很小呢。”

三公子“恩”了一声,转头朝孙乐瞟了一眼,便不敢兴趣地移开了目光。

那美人叫三公子‘良人’,显然是他的姬妾了。美人显然对孙乐还是很感兴趣,她歪着头打量着孙乐,咬着红艳艳的樱唇又问道:“听说你现在是五公子的‘士’了,说说,你这丑丫头做了什么事,居然能被三公子提升做士?”

孙乐依旧低着头,她软软懦弱地回道:“我只是凑巧救了五公子。”

美人恍然大悟,她看着孙乐点头道:“也只有这个理由了。不过可真奇怪,你这么一个又小又弱的丫头,可是怎么能救得五公子的?”

这个孙乐自己也想知道。

她慢慢抬头,朝着前方不远处的五公子看了一眼,轻声回道:“你好似对我家公子很感兴趣?他就在前面呢。”

她这话绵里藏针,可是声音实在太过卑怯。那美人不由一怔,对着她上下打量不休,而三公子这时也转过头盯了孙乐一眼。

半晌,美人重重一哼,不乐意地低喝道:“你不过是一个贱婢。。。”她刚喝到这里,旁边的三公子便朝她盯了一眼!当下美人连忙住了嘴。

孙乐这时轻声说道:“夫人,我得去干活了。”说罢,她慢慢向后退去。

那美人一见她要走,不由有点急地低喝道:“你急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家五公子是听了谁的主意,用了什么法子,使得赵侯改妾为妻的?”那美人的低喝声又急又快,她一句话喝完,便对上三公子再次盯来的不满的目光!

这目光颇有点怒意,使得她不由心中一慌,也没有心思注意到孙乐的去留了。

书评(340)

我要评论
  • ,阳光&暖的风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不是我&我的感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脚上着&双草鞋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了一个&?”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 正是我&第十八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我这是&里?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地望着&,又看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便是一&穿过花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的想法&,把手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话,这&闪过了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