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瞟了他几眼,便跨过三公子看向第三辆马车。第三辆马车车帘拉大,里面坐于着一个面容瘦削,皮肤微黑,双眉如刀的少年。这少年的年纪与五公子相差不大,长相与五公子和三公子丝毫不似。但是不似,但是孙乐只看了几眼,便觉得到他肯定是五公子的兄弟。阿虎见她第三辆马车车帘拉开,里面端坐着一个面容清瘦,皮肤微黑,双眉如刀的少年。这少年的年纪与五公子相仿,长相与五公子和三公子丝毫不似。虽然不似,不过孙乐只看了一眼,便感觉到他一定也是五公子的兄弟。阿福见她盯着那少年打量,便轻声解释道:“那是十九公子!他的长相最类府主,从小尚武,深得府主宠爱。”。...

孙乐瞟了他一眼,便越过三公子看向第三辆马车。

第三辆马车车帘拉开,里面端坐着一个面容清瘦,皮肤微黑,双眉如刀的少年。这少年的年纪与五公子相仿,长相与五公子和三公子丝毫不似。虽然不似,不过孙乐只看了一眼,便感觉到他一定也是五公子的兄弟。阿福见她盯着那少年打量,便轻声解释道:“那是十九公子!他的长相最类府主,从小尚武,深得府主宠爱。”

“诺。”

阿福徐徐地说道:“三公子,我们五公子,还有这位十九公子,都是府主喜爱之人,同时,也是本家注意着的。孙乐,你读书甚多,应该知道姬姓乃天下第一姓!姬家的势力虽然不为世人所知,可它却是一国王侯所不能比。我们府主只是一城之主,子孙便可称为公子!这种荣耀可不寻常!这次本家有意在各地姬姓族人中选择一个继承人,到时五国才智比赛,出众者一定会被本家所看重注意,你到时可要表现好一些!”

阿福的话说得很缓和,孙乐听了却心中大起波澜,她低声说道:“孙乐只是一个丑陋稚女,能得五公子如此看重,自当全力以赴。只是怕孙乐智慧有限,让公子失望了!”

五公子闭上双眼,淡淡地说道:“你没有必要自轻!”

孙乐应道:“诺!”

她抬头看着五公子,轻轻的,坚定地说道:“公子有托,孙乐必竭尽全力!”

五公子嘴角向上扬了扬,不再说话。

孙乐瞟了一眼五公子身后,一脸单纯娇俏的双女,暗暗想道:五公子就这些话,一点也不避开她们。看来她们真是五公子的身边人了。

她想到这时,心中不由有点一阵发涩。

她连忙低下头,把刚涌出的不快咽了下去,暗暗想道:孙乐啊孙乐,五公子如此身份,他的身边怎么会少了美人?你不能再想了,绝对不能再想了。。。。。。

孙乐强迫自己抬起头来再看向外面,她的目光透过十九公子,看向走在倒数第二的马车上。

那辆马车已是隔得远了,再加上车帘拉上,孙乐根本看不出所以然来。

不过,无须她看清,阿福的声音又从旁边传来,“最前面的马车是府主的,排在第二的是四老爷的马车。四老爷是众老爷中最会赚钱的,他走得多,见识广。”

阿福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道:“骑驴的剑客们是府中所养的死士,一个个都是以一敌十,剑术高强的悍勇之人。他们只听府主的命令。后面牛车中的食客也是一样,都是府主的智囊。孙乐,你还有不明白的吗?”

孙乐摇了摇头。

阿福点点头,慢慢向车壁一靠,闭上双眼打起眈来。

孙乐哪里睡得着?这车越是晃得厉害,她的胃中越是翻滚。当下,孙乐便把眼光放在道路两旁的景色上。

车队行走得很慢,长长的车队经过的地方,路人纷纷避开。

孙乐还真是第一次走出来,她睁大双眼,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路上见到的行人。

这些路人多是身穿麻衣,有的衣冠整齐者都会乘一辆驴车出行,也有的只是骑着驴。偶然可以看到一些步行的人,多是行色匆匆,满脸风尘之色。

而且,以孙乐的眼光看来,这些人大多脸色青黄,脸有菜色,而且普通偏矮。

这些人在看到这一队长长的车队时,会停在路旁细细地打量着他们。不过那些骑驴或乘驴车的人,在看到这些马车只有两匹马载着时,会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表情来。

这个孙乐知道,这时代的身份地位,是由所乘马车的马匹数量来表现的。他们这一队只有两匹马载车,这说明主人的身份地位并不高,至少远逊于王侯。看来,这些人多是一些准备投靠王侯,以博取富贵前程的食客了。

孙乐双眼亮晶晶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脸上不知不觉中已带了笑意。

马车摇晃中,时间过得飞快,到了中午时,车队暂停下来,准备略略休息用饭后再度出行。

府中带出来的侍从个个都很精干,如阿福,那埋锅造饭的动作十分迅速。

孙乐跟在他的身边,点头弄柴什么的忙个不亦乐乎。

阿福一边把一些肉干粥米啥的放入一个锅中煮着,一边对孙乐笑道:“孙乐,听人说你的房子中经常会飘来一阵阵诱人之极的食物香,以后有机会可以做一顿让我尝尝。”

孙乐轻应道:“诺。”

阿福看了她一眼,笑得十分友好,“孙乐,你真是不错。”

孙乐蹲在土灶房,鼓起腮帮朝着柴堆吹了几口长气,直到焰心更加红热了,她才轻声回道:“福大哥过奖了!”

阿福呵呵一笑,他凑上前揭开陶锅的盖,撒了一把盐进去。

孙乐抬头看着那锅中翻滚的,菜不似菜,米不似米的汤水,不由胃中更难受了。她暗暗想道:居然不管肉啊菜啊米啊都放在一锅煮,真是浪费。

她一闻这气味就饱了,心中又疼惜那些食材,不由有点遗撼。

在孙乐两人的旁边,也有五六个灶在同时燃着,孙乐稍稍打量了一眼,便发现那些侍从们和阿福一样,把所有的食材都丢到一个锅里胡煮一气。

她看了几眼,便有点看不下去,连忙回头向后面的树林中看去。

三百米外的树林中,一阵歌声飘荡而来。五公子和两位公子以及府主食客们跪坐在麻布席面上,背倚着塌,正一边伸手从几上拿起糕点吃着,一边欣赏着众女舞蹈。

那双女还是跪坐在五公子身后,一个给他喂食着糕点,一个则是帮他按揉肩膀。五公子微闭双眼,嘴角上扬,一副很舒服很享受的模样。

看到五公子那样子,孙乐暗暗忖道:他似是与平素有点不同。

书评(481)

我要评论
  • &岁,身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快的跳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她却&差点坐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声音从&道门进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 刚做的&和袖口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听来,&!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十八个&?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声长喝&他转向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