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PK期间,无比渴求大家的粉红票出手相助。((五公子笑了笑,“春生夏长,秋天是宜猎食。”他看向孙乐,表情淡淡看不出情绪,“也没想起你一个小女孩子,竟然对猎食也感兴趣?”孙乐抿唇应道:“我听老人说过,少年人长身体之时需常食肉食,方能长得矮小((。...

新书PK期间,无比渴望大家的粉红票相助。

((

五公子笑了笑,“春生夏长,春天是不宜捕猎。”他看向孙乐,表情淡淡看不出情绪,“没有想到你一个小女孩子,居然对捕猎也感兴趣?”

孙乐抿唇应道:“我听老人说过,少年人长身体之时需要常食肉食,方能长得高大健壮,便寻思着弄一些野味来吃。”

她现在这话就说得很明了,说完后,孙乐眼皮微敛,心口砰砰地跳了起来。

一阵沉默后,五公子徐徐地说道:“食肉长身体?甚好。但后山乃家族狩猎之处,以后不能去了。”

孙乐大喜,她微微一福,应道:“诺。”她暗暗想道:都说五公子为人宽和善体人意,果然如此。他一听我说食肉长身体,便宽容了我的所为,他,他真是一个好人。

五公子把竹简朝几上一放,站起身来,“跟我走走去。”

“诺。”

两人走出之时,站在两旁的侍女都躬身行礼。

五公子慢步踱出,孙乐低头跟在后面。两人静静地走着,来到竹林处,五公子抚上一根碧竹,望着远山出了一会神,“孙乐,你说人生最大的欢喜是什么?”

孙乐微微抬头,敛目答道:“居有竹,食有肉,出有车,无灾难祸患,有至亲相伴,足矣。”

“居有竹,食有肉,出有车,无灾难祸患?”五公子喃喃念道,他嘴角略弯,“这并不容易。”他望着孙乐,“孙乐有丈夫之志矣!”

孙乐低下头来。

五公子见她有点不自在,淡淡说道:“你容貌已大有好转,再长大几岁想来会可人些。到时我帮你另许一个好人家为妻吧。至于你所说的大欢喜,那是男人们求的事。”

五公子这席话语重声长,充份体现了一个主人的关爱之情。孙乐低头不语,她思潮起伏,一时说不出是苦还是甜蜜。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侧门处传来。两人回头看去,对上了匆匆而来的阿福。

阿福大步走到五公子面前,略略一躬,朗声说道:“五公子,府主令你速速前去。”

五公子长袖一扬,转身说道:“那走吧。”阿福紧跟其后。

孙乐目送着两人离开,转身走入书房中。她一直忙到规定的时间才离开书房回到西院中。

木房中,弱儿又不在了。孙乐拉开架式,慢慢地打着太极拳。她一开始还思绪繁乱,想着五公子所说的嫁人的话,不过用不了两分钟,她便心如止水。

下午五公子不在,孙乐看了一会书便回到房中继续练习太极拳。她练得汗水淋漓之际,望着空荡荡的木房里,突然想道:弱儿这阵子老是神出鬼没的,也不知在干些什么?哎,不会是有什么人找到他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岂不是过不了多久便会离开我?

她一想到弱儿离开自己,自己又要一个人呆在这空荡荡的房间中,便是一阵失落。

甩了甩头,孙乐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给甩到了脑后,又认真地练习太极拳来。

到了现在,她基本是三天照一次镜子,望着铜镜中那越来越可以入眼的面容,孙乐有时也会奇怪:我练习太极拳,明明只是为了强体健身,它怎么会对我的面容有这么大的改善呢?难道真是女大十八变?

孙乐根本不相信那女大十八变的话。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她这副面容,就是被毁坏了的树木,如果是正常的变好是不可能变得这么大,变得这么明显的。

日子在平平淡淡中过去了半个月。这一天,孙乐一大早起来练了会太极拳,正准备到井水中提水洗浴,阿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孙乐,在不在?”

孙乐连忙应道:“在呢。”

阿福叫道:“五公子令你速速前去,他在正门外侯你。”

孙乐连忙应了一声。心中却纳闷地想着:五公子在正门外侯我?难道是要出远门了?

想到要出远门,她的心中不由大是期待起来。提了井水冲洗干净后,孙乐穿上崭新的麻衣和草鞋,整理了一个小包袱,把那剩下的刀币留下,在厨房泥土上用石头写上一句:弱儿,我可能会与五公子出远门,一个人在家小心。

出门时,她几次想去把那埋好的金子取出一碇来,却想着时间太匆促了作罢。

姬府的大门,位于主院处。与孙乐的西院足有二三里的距离。孙乐走了好一会才赶到门口。她抬头看了一眼那麻石搭成的,足有三丈高的巨大拱形石门,这地方她一直都没有来过,也原以为会一直没有机会来的。

大门外用青石铺了数百平方米的地坪,现在那里停着二十来辆马车和牛车。至于跟在后面的驴车就有百来辆了。

马在这个时代是珍贵物品,平常富裕人家都难得一见。现在那停在最前面的五辆马车,每辆马车前都有两匹高大骏马。

那二十来辆牛车上,都坐着一些高冠博带的人,这些人身上都有一种饱学宿儒的气质,让人一看就觉得高山仰止。

就在马车和牛车的旁边,也挤了十几个青少年人,这些人有的背着背蒌,有的整理着行李。孙乐只瞟了一眼,便发现那些驴车中坐了一些绮貌华年,个个长相都不逊于西院诸女的美丽少女。

孙乐人小,又是个女孩子,地坪中的偶尔有人朝她看了眼,便是瞟一瞟便转过头去。

孙乐穿入人群,小心地寻找着阿福和五公子的身影。

她寻找了好一会,才在第三辆马车的背面看到了低头忙碌的阿福。

孙乐心中一喜,她迅速地蹿到阿福身后,脆脆地叫道:“福大哥?”

阿福转过头来,“怎么才来?车队马上就要出发了。”

正在这时,马车帘掀开,一张俊逸清冷的脸露出来,这人黑发飘拂,双眸如星,可不正是五公子?五公子看着孙乐,点头说道:“来了?上来吧。”

孙乐睁大眼,一脸的不敢置信:五公子要我上他的马车?

五公子见她迟疑,淡淡地说道:“你是我的书房侍婢,自然侍奉左右。”

孙乐闻言轻应了一声,走到马车旁踩在辕门上便向上爬去。这大半年里,她经常练习太极拳,又擅长爬树,身手可不是以前能比。足板在辕门上一蹬,孙乐便蹿入了马车中。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

    正是这抹厌恶,使得孙乐终于掌握了自己的神智,她迅速地低下头来,极力地把心底涌出的苦涩压下去。

  • 正是我&的声音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一抹黑&怯怯地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 正在孙&中透着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 左边碎&而清瘦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 :“五&还在襟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