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有点儿好气:这十九姬怎么说话的的?有求于人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她哪里明白,这些女人从来不都指出她出身贫寒又低,但是她会认字,除了了姓,可她就所以是贱民!对于这个身份的孙乐,她们是想敬都敬不出来。十九姬指指那两样菜,很自然而然地地说:“你搞出的菜尤其十九姬指着那两样菜,很自然地说道:“你弄出的菜特别香,我要学会后把它奉给五公子食用,他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孙乐,到时我成了你的主母,会对你有回报的!”。...

孙乐有点好笑:这十九姬怎么说话的?有求于人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她哪里知道,这些女人从来都认为她出身低下,虽然她会识字,还有了姓,可她就应该是贱民!对于这个身份的孙乐,她们是想敬都敬不起来。

十九姬指着那两样菜,很自然地说道:“你弄出的菜特别香,我要学会后把它奉给五公子食用,他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孙乐,到时我成了你的主母,会对你有回报的!”

见孙乐不开口,她又加上一句,“当然,现在我也不是白学,我愿意拿出五斤金来学你这手艺!”

十九姬一直说到现在,也只有这句话入了孙乐的耳中。孙乐一听到有五斤金,双眼不由一亮。十九姬见孙乐有点意动,下巴一扬,俏鼻朝天地盯着孙乐。

弱儿见到十九姬这副模样,不由哼了一声,“姐姐不会教!你还是回去吧。”

十九姬瞪了弱儿一眼,转头看向孙乐,下巴微抬一脸傲慢地说道:“你怎么说?”

孙乐静静地回道:“弱儿的话就是我的话,十九姬你请回吧。”

说罢,她手按上门准备关上。

孙乐这种平静中的漠视,使得十九姬十分火大。她深吸了一口气,“孙乐,五金已经不少了,你想要多少?”

孙乐对上她的双眼,摇头静静地说道:“金子给我我也用不上,弱儿的话就是我的话,你还是另想法子吧。”

十九姬盯着孙乐,为她的一再拒绝很是恼火。她吁出一口气,压抑着怒火说道:“孙乐,你到底要怎么样?”

弱儿蹭地跑到两人面前,朗朗地说道:“我姐姐只是要你离开!”说罢,他的手也朝门上一放,用力一关!

十九姬气得脸色发青,她上前半步用身子挡住了房门,使得它关不上。她转向孙乐,冷着脸说道:“孙乐,你不要太嚣张了!”

孙乐笑了笑,“我不嚣张。十九姬,你想站那就站吧。”说罢,她牵着弱儿的手向几旁走去,捧起饭碗又吃了起来。

十九姬银牙一咬,低声喝道:“孙乐,你所吃的是兔子肉吧?这肉从何处而来?”

见到孙乐和弱儿抬头看向自己,十九姬眉头一挑,“你们前阵子吃了不少野猪肉,狼肉吧?那些又从何而来?你可别跟我说,这是你们买来的!孙乐,你们是从这后山自己弄来的吧?姬府也少了肉食,为什么自己不去后山捕猎野兽?你明白这其中的缘故吗?”

十九姬说到这里,下巴一抬,极其傲慢地说道:“如你这样出身低贱的人,又怎么会明白这个道理?我告诉你!这后山所有的野兽,都是为了秋时的狩猎节而留用的!到了狩猎节,各地城主会来,姬府的本家会来,连齐侯也会来!孙乐,如果我把你私自狩猎后山野兽的事上报,你会得到什么下场?”

十九姬说到这里,抬起下巴得意洋洋地盯着孙乐,等着她惊慌失措。

不过令她失望的是,孙乐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一脸平静。

孙乐正在寻思着,十九姬这席话听起来很在理,她从竹简上看到过,秋时狩猎确有其事。它是这些贵族人家的一个重要娱乐活动。

但是,它的重要性也仅止于此,因为各地都要举行这种狩猎节,十九姬所说的姬府的本家会来,齐侯会来的话并不足信。同样是狩猎,他们在自家后山上进行也是一样。

还有一点,自己这肉食是去年秋天弄来的,到现在都有四五个月了。各房的姬妾们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吃着肉食,为什么她们从来不说?十九姬以前也不说,直到现在想威胁自己才拿出来说事?

看来这事并不那么严重。

孙乐沉呤了一会,慢慢抬头看向十九姬。

她明亮的双眼静静地瞅着得意洋洋的十九姬,直瞅得十九姬拉下了脸,愠怒地瞪着她,孙乐才慢腾腾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上报吧!”

啊?

十九姬显然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她睁大眼愕然地望着孙乐。

孙乐这时已转过头去,慢长斯理地啃起兔子肉来。

十九姬不敢置信地瞪着孙乐好一会,见她始终不再理会自己,便重重地哼了一场,转身气冲冲地跑开。

弱儿见她走得远了,便把房门重新带上。他坐回原处,望着神定气闲的孙乐低声说道:“姐姐,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狩猎节呢,哪有这么严重。”孙乐点了点头,轻声回道:“这事可大可小,我得找机会向五公子说一说才行。”

第二天,孙乐在照常练过太极拳,清洗干净后便向五公子的院落走去。

春天了,到处青草绵绵,路过的楠竹竹中也不时冒出一丛丛笋尖来。孙乐看着那些笋子,不由咽了一下口水:好久没有吃过笋子了,那味道真的很香呢。

她来到书房中时,五公子早就坐到了几旁提笔写着什么。孙乐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侧。

在这个时候,茶叶还没有被大规模的使用,熏香虽少,五公子却不爱。孙乐当五公子在的时候,通常有点不知道做些什么才好的感觉。

太阳光透过木纱窗照进来,一束束光亮中,无数灰尘在飞舞,孙乐望着那些尘粒,一时出了神。

她一直到身边传来“叭”地毛笔放下的轻响,才惊醒过来。

孙乐转头看向五公子。太阳光下,五公子嘴边的茸毛淡淡地反着光,那张俊美之极的脸上也显得生动多了。

五公子把毛笔扔到几上,长叹了一声,伸手揉向额头。

孙乐走到他身后,低声说道:“五公子,可要松松肩?”

五公子回头看了她一眼,正要点头,转眼又摇头说道:“不用,这松肩是侍女所做的事,你是士,无需自贬身份!”

他的声音清亮温和,让孙乐心中一暖。

孙乐见他似是心情不佳,轻声道:“五公子,现在正是春暖花开,草长莺飞之时,何不骑马踏春?”

五公子打量着她,“草长莺飞,骑马踏春?这话说得妙!”

孙乐见他似有点兴趣,笑道:“承蒙五公子夸奖。可惜现在正是春天,动物正是孕育下一代的时侯,不然猎一两只野猪来食用,那更是乐趣无穷。记得去年秋天我就用陷阱在后山处弄到了一头野猪呢。”

书评(419)

我要评论
  • 朝孙乐&们走吧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哥哥你&说呀。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 脑海:&穿越了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 ”地跳&旧酸甜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忙抛开&处一掀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很新,&,有点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急,她&的声音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