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梦到读书学习的学校变为了海洋,接着从海中突然升起来了一个城市,醒过来后便有点儿经常失眠。哈哈哈,我作梦一向挺有意思的。书评区的意见较为集中在五公子身上,说实话,我的女主始终是没心没肺的,大家切记在感情上怕她太多。呵呵。朋友们,求粉红票呢!求你们的粉红票书评区的意见集中在五公子身上,说实话,我的女主一直是没心没肺的,大家不要在感情上担心她太多。呵呵。。...

昨晚梦见读书的学校变成了海洋,然后从海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城市,醒来后便有点失眠。哈哈哈,我做梦向来挺有意思的。

书评区的意见集中在五公子身上,说实话,我的女主一直是没心没肺的,大家不要在感情上担心她太多。呵呵。

朋友们,求粉红票呢!求你们的粉红票支持呢!

**

弱儿蹑手蹑脚地溜进了房门,他双眼一转,便看到孙乐站在卧房整理着床铺。

“姐姐!”弱儿冲到孙乐面前大声叫道。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欢喜,孙乐转过头来看着他,上下打量一眼,笑道:“都成泥猴子了,还不快点去洗干净?”

弱儿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声音朗朗地说道:“姐姐,我长大后娶你当正妻哦!”

他这是突然说起,孙乐不由吃了一惊。她诧异地盯着弱儿,盯了半晌后失笑道:“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

弱儿双眼十分光亮,他扁了扁嘴,“我很认真的,而且我也做得到!姐姐,你以后会很欢喜的。”他点了点头,十分认真地说道,“会非常非常欢喜!”

孙乐忍俊不禁地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我一定会很欢喜的。我的弱儿准备长大后娶我呢,嘻嘻。”

弱儿很严肃地点了点头,“恩,你欢喜就对了。不过姐姐,我知道你喜欢五公子,你可不能让他碰了你哦,不然我会很麻烦的。”

孙乐嘴角上扬,笑道:“好,好,我不会让他碰我。”说到这里,她声音一低,苦笑道:“我长得这么丑,也只有我的弱儿才会担心有别的男人看中我了。”

弱儿扁嘴说道:“那些娘们都在说你越来越好看了。”

孙乐听了心中一喜,她笑得见眉不见眼,“真的?真的?她们都说什么了?”她实在笑得太欢了,几颗白牙亮晶晶的在太阳下发着光。

弱儿见到她这个样子,轻哼一声,鼻孔朝天不去理她。

孙乐走到他面前,笑逐颜开地把脸凑到弱儿面前,“弱儿,说说嘛,姐姐喜欢听呢。”

弱儿手一伸,叭地一下在她的脸上印了一个泥掌印,“别闹了,这么大的人还闹!”他很严肃地喝出这句话后,身子一缩,便溜到了门外。

孙乐直到他的身影出了房门时,才瞟到他那乌黑的爪子,也才记起他那一身的泥土。当下她伸手朝脸上一摸,摸出一把泥后不由怒道:“弱儿,我要杀了你!”

她踩得泥土地蹬蹬作响,气势冲冲地向门外跑去。刚出门,便看到弱儿提了一桶水进了房。弱儿提着井水与孙乐大眼瞪着小眼,“姐姐,我还没有正式娶你呢,你就准备服侍我洗澡啊?”

他看到孙乐睁大眼傻呼呼地望着自己,显然被自己的话给惊住了。弱儿大乐,他一边弯腰提着水桶继续朝里面走,一边吩咐道:“姐姐,我今天很高兴,我要吃肉!我还要吃你炒的菜!”

孙乐转头看着他进入浴室,扁着嘴郁闷地说道:“不弄!不炒!才不炒呢!”说是这样说,她还是转身朝厨房走去。

弱儿把桶放下,回过头冲着她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

野猪肉已被两人吃了大半,狼肉也所剩无几,而那些稻米,则早就吃完了。望着那些肉,孙乐却有点为这春暖花开发起愁来。春天来了什么都好,就是这些熏肉啥的不好保存,动不动就生蛆。

孙乐这一次准备炒的是兔肉,她一直都想找到辣椒,可是一直都找不到。虽然弄了一些椒子,却不是辣椒那味儿。

现在时间还早,孙乐想到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便蹿到后院寻找起可以食用的青菜或调味品来。

春天了,大地绿油油地一片,原本人多高的杂草只剩下一点枯黄的残痕,被掩盖在摇曳的嫩草之下。

孙乐一边在后院的树林中行走,一边想道:去年来的时候多想进来看一看,却根本寸步不行,现在好了,一眼就可以看到边。

树林中青草很多,不一会孙乐便发现了一大堆大堆的地菜。“三月三,地菜煮鸡蛋”,地菜正是刚刚钻出土面,嫩得煞眼的时候。孙乐眉开眼笑地想道:看来这个把月的青菜是有着落了。

她记得地菜的香味极其清远,让人口齿留香,唯一的不好就是太耗油了,还是不能常吃啊。

那头野猪,她炸了不少油留在那里炒菜呢。

她想着想到,开始口水泛溢。

孙乐又转了一会,看到了几大丛螺公草。这种开黄花的小草可也是好食用的。

后院树林面积不大,她走了十分钟不到便逛遍了,发现可以充作青菜的有四种野草。逛完后,她蹦跳着来到长满地菜的地方,蹲身拔了起来。

她拔了一大把地菜,细细地挑捡干净,把叶子摘下呆会就炒食,把可以去风湿的根茎一并洗干留下。

她手脚麻利,当弱儿洗完澡时,她已把姬府送来的面食重新温热了,肉也炒熟,正在炒着地菜。

地菜的清香混合在肉香中,远远地飘了开去。

随着这两种菜香远扬,一个个少女从自家木屋里伸过头向这边看来。

圆脸侍女小心地看了一眼自家小姐,低声说道:“小姐,我们回吧,上一次那男孩就说了,这菜不能外传的。”

十九姬艳丽的脸上带着几分坚决,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在厨房中忙碌的孙乐两人,低声说道:“我知道的。”

“那,我们走吧?”

“不走!我有法子的。”

孙乐这时把青菜也炒好了,她把两只陶碗一并放在几上,给弱儿盛了一碗饭,再慢慢地吃了起来。

弱儿笑容满面,一脸的幸福。他一边吃一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孙乐,暗暗想道:姐姐这门手艺怕是天下无双!就算是他们,也定没有享受过我此刻享受的美味!

两人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虽然努力克制吃饭的速度,不过几分钟便已吃了大半。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不一会,那脚步声在房门外停下,十九姬的声音传来,“孙乐,我有事找你。”

孙乐刚抬头,门吱呀一声,十九姬已走了进来。

她站在门坎处,双眼盯了一眼摆在几上的两样菜,抬眼对孙乐说道:“孙乐,你出来一下。”

孙乐放下饭碗,走到她面前,“什么事?说吧。”

十九姬高挑的眉头微拧,“你今天说的话我回去后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我想向你学习。”见孙乐要开口,她又继续说道,“我可不是想学你那招逢迎讨好的招数,我要你把这些菜的做法告诉我!”

她伸手朝着几面上的兔肉和地菜一指,喉中滚动了一下。

书评(435)

我要评论
  • 眼帘的&碎石小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她的&砰砰砰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便转过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紫,倒&很干净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同时怜&上。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的声音&身体低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