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这时,一个含着鼻音的少女声音从门外传来,“放我进来!放我进来!我要晋见五公子!”那少女的声音有点儿眼熟,孙乐正思忖间,听见旁边的五公子厉声:“什么人!竟然如此争吵不息?”他的声音清贵而威仪,一传闻外面的叫声就是一顿。但是刚宁静将近片刻,那可是刚安静不到片刻,那女声陡然把声音一提,叫道:“姬五!你怎能如此过份?我到了你府中也有半年了。这半年来,我竟是见你一面而不可得!你怎么能这样?”。...

正在这时,一个含着鼻音的少女声音从门外传来,“放我进去!放我进去!我要面见五公子!”

那少女的声音有点耳熟,孙乐正寻思间,听到旁边的五公子喝道:“什么人!居然如此吵闹不休?”

他的声音清贵而威严,一传出外面的叫声便是一顿。

可是刚安静不到片刻,那女声陡然把声音一提,叫道:“姬五!你怎能如此过份?我到了你府中也有半年了。这半年来,我竟是见你一面而不可得!你怎么能这样?”

说到这里,那少女嘤嘤地哭泣起来。

孙乐这时已经听明白了,那哭泣的少女正是十九姬。

她转过头,见五公子眉头微皱,表情有点疑惑,便低声说道:“她是十九姬,好似是什么姓庄的大户人家的女儿。”

五公子这才恍然大悟,他轻哼一声,“怎么让她闹到这里来了?孙乐,你去打发一下!”

孙乐一怔,低声应道:“诺。”

她慢慢地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暗暗叫苦:打发一下!五公子说得可真是简单!十九姬要是这么容易打发她就不会令阿福都头痛了啊。

她走得很慢,不停地思索着。而门外十九姬的哭声已是越来越凄厉了。孙乐虽然还有点小聪明,可对付这种场面是一点想法也没有。

当孙乐出现在房门口时,十九姬正被两个剑客反锁着手臂,紧紧地拖在原地不让她朝前闯。她泪水横流,头发微乱,已是花容失色。

十九姬一听到脚步声,便迅速地抬起头来。她一见到来的人并不是五公子而是孙乐时,双眼中不由露出无比的失落来。

孙乐径直走到她面前,十九姬看到她走近,双脚朝后一阵乱踢,被反剪的双臂一阵乱甩,叫得声嘶力竭,“丑丫头,五公子呢?我要见五公子!你这丑丫头凭什么来见我?”

在十九姬的尖嚎中,孙乐走到她身前半米处站定。她静静地盯着十九姬,一言不发。

也许是孙乐的眼神太过平静,平静得让十九姬心慌,也许是孙乐的目光中微带怜悯,怜悯得让她受不了。

十九姬慢慢地停止了尖叫和挣扎,她昂起带着青紫的俏脸,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孙乐,“丑八,丑丫头,”她本来是要叫‘丑八怪’的,可孙乐现在的样子已经说不上很丑了,所以她叫到一半又改了口,“你盯着我做甚么?我要见的是五公子,你还不给我滚开!”

孙乐对上她微红的双眼,静静地对身后的一个侍女说道:“去拿面铜镜来!”

“诺。”那侍女奔跑如飞,不一会便拿了一面铜镜过来了。

在众人的疑惑中,孙乐把铜镜伸到十九姬的面前,徐徐地说道:“十九姬,看看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了!”

十九姬头一扭,倔强地不去看镜中的面容,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再美,再有仪容又怎么样?半年了!足足有半年了!这半年中我一天又一天的守着日头升起,日头落下,就是盼着他能过来。可是呢?可是我还不如你这个丑丫头!至少你还可以呆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十九姬的声音凄惶中带着深情,让人听了心中泛酸。孙乐苦涩地想道:五公子啊五公子,你欠的情债何其多也!

孙乐静静地等着十九姬说完,等她喘气休息时,孙乐慢腾腾地收回铜镜,“不错,你很美,家世也不错,可是五公子就是把你晾在一旁便是半年,看也不看一眼!十九姬,你有没有想过,西院中痴迷他的女子中又有几个长得比你差的?你就不能另想想法子,来一步一步让五公子对你刮目相看?来一步一步地接近他,让他注意你的与从不同?你在这里撕泼叫骂,难道这是让一个男人喜欢你的方式?”

孙乐这一席话娓娓而谈,直听得十九姬一愣一愣的。

孙乐一边慢慢地说道,一边在心中暗自发笑:看来效果不错,也许能把她劝回去。

孙乐现在一门脑子只想尽快把十九姬给打发了,反正以后她要是再来了,阿福自会应付。

十九姬怔怔地看着她,她看得十分认真,一脸的若有所思。过了好半晌,十九姬幽幽叹道:“你是说,学你?”

孙乐一噎,她眨了眨眼,半晌才笑道:“我长得丑,可不敢有非份之想。你美丽聪明,能想的法子多的是,无须学我。”

十九姬静静地盯了她两眼,慢慢地掉转头。看到她转头,两个剑客把手一松,任十九姬走了出去。

孙乐一看到十九姬离开,不由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她抿着唇望着十九姬的背影,低声对自己说道:“痴者苦!求不得最苦!人生本已多苦楚,何必呢?何必呢?”

她的声音刚刚一落,身后一个清悦的声音传来,“痴者苦?求不得最苦?孙乐,这两句话可以回味再三。不止是这两句,你刚才所说的一席话,不似你这种年龄说得出口的!”

正是五公子的声音。

孙乐一听,身子不由一僵。

这时五公子缓步走到她的身边,他瞟了一眼逐渐隐入竹林中的十九姬,转头对上低头不语的孙乐说道:“你小小年纪,想不到这话说得却是老气横秋。孙乐,你居然在这里教十九姬如何接近我?”

孙乐连忙小声应道:“骂她凶她打击她已无用。”

五公子瞟了她一眼,没有回话便转身离开。

孙乐直到他离开后,才转身向回走去。当走出五公子的院落时,她伸袖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暗暗忖道:做这种事还真是里外不是人。

孙乐回到西院时,西院的众女时不时的伸出头来向她问一声好,这个变化是近几个月才有的。也许这些女人终于想通了:孙乐这人长得不好,性格也不惹事,又是五公子身边的人,实在没有必要把她当成敌人!那样没有好处呢。

当孙乐回到自家的地坪中时,正好瞟到围墙处溜进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那身影如猴子一样,动作利落,熟练至极,显然已爬墙过无数次,可不正是弱儿?

孙乐笑了笑,这个弱儿近半个月中经常爬墙外出,问他却什么也不说,也不知干嘛去了。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不合身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 站着站&暖,可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乐,那&几个少

    这个时候,不止是孙乐,那几个少女也都如她一样,一脸痴慕地仰望着少年。

  • 情她一&公子的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碎石小&园,尽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孙乐,&“丫头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