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孙乐意外发现自己身上,手足上带着青暗的肤色也明显好转了不少,渐渐地逼近正常地了。弱儿坐在边笑眯眯地望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脸露喜色,不由得小嘴一扁,“一会很紧张一会笑成这个样子,啊想不明白了。”孙乐突然扭头对上他,双眼亮晶晶的,“弱儿,你也没意外发现我变弱儿坐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脸露喜色,不由小嘴一扁,“一会紧张一会笑成这个样子,真是想不明白。”。...

而且,孙乐发现自己身上,手足上带着青暗的肤色也好转了不少,渐渐接近正常了。

弱儿坐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脸露喜色,不由小嘴一扁,“一会紧张一会笑成这个样子,真是想不明白。”

孙乐突然转头对上他,双眼亮晶晶的,“弱儿,你没有发现我变好看了?”

弱儿歪着头认真地看着她,在孙乐的期待中,半晌后摇了摇头,“我天天看着你,没有感觉。”孙乐大是郁闷,“但是,”弱儿声音一提,“我知道你又长高了,你现在比我高了一个半指节了。”

现在换成弱儿郁闷了,孙乐嘿嘿笑得十分欢快。

孙乐伸手支着下巴,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越看越是舒服。她以前一看到自己这张脸便胸口发堵,这好不容易不发堵了,她心中的快乐真是难以形容。

孙乐的快乐一直持续到她来到五公子的院落前。

一进院落,她便看到一条油亮的水牛车停放在院子中,一个仆僮正把那条牛牵走。

这是谁来了?

孙乐还在奇怪,几个月没见的阿福在右侧边冲她挥着手笑道:“哟,孙乐来了?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只不过几个月不见你,就变得好看很多了,不再是丑八怪了!”话是这样说,阿福打量她的目光中还是带着几分探询。

阿福这句话一说出,孙乐欢喜得见眉不见眼了。紧接着她心中格登了一下,连忙小跑到阿福面前,“福大哥,你跟五公子回来了?”

阿福笑了笑,“是啊,回来了,这个年都是在外面过的,还真有点想家啊。”他说到这里,见孙乐时不时拿眼瞟向竹林里面,不由笑了。五公子远远地对阿福说道:“阿福,把车上的竹简给搬到书房去吧。”

说罢,五公子和雪姝手牵着手径自转入岔道离开。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孙乐也在。

阿福应了一声,回头对孙乐说道:“孙乐,你还愣着干什么?过去搭一把手。”

“诺。”

孙乐把竹简帮忙搬到书房后,便开始整理书房,阅读五公子带回的竹简。

她正看得入神之际,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那从容优雅的脚步声一入耳,孙乐便马上知道五公子进来了。

她连忙放下竹简,退到几后。

五公子一身白色绸衣,风神如玉,他一进来便看到了孙乐。对上孙乐,五公子怔了怔,奇道:“咦,你的脸好了很多啊?”

孙乐眼睛眨了眨:咦,他怎么说我的脸好了很多,好似我以前是生了病中了毒才那么丑的似的。

五公子见她愣住,笑了笑走到书架旁。他翻开了两个竹简,顺手放下又转到后面的书架去。

孙乐见他在寻找着,便轻声说道:“五公子,你要看哪一篇?”

五公子皱眉道:“齐地志。”

孙乐走到他身侧,从书架上拿出一卷竹简,“五公子,这个便是。”

五公子接过竹简,翻了翻笑道:“还真是呢,你找得很快呀。”

孙乐温驯地应道:“禀五公子,第一二个书架放的是五公子常看的各地杂记,第三四五六书架放的是经史和各家学说。”

她话还没有说完,五公子便把竹简放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你居然如数家珍,难道这些你都看过?”

见孙乐并没有反对,五公子惊讶地说道:“我这书房中的竹简,少说也有五六千册,你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都看了?”

孙乐应道:“只是过了一眼,并不能熟背。”

五公子盯了她一会,点头道:“你果然聪明。”

说罢,他便不再理会孙乐,拿着竹简走到塌上跪坐下,认真地翻阅起来。

孙乐退到他身侧角落里静静地站定。

过了好一会,五公子忽然说道:“孙乐,你说这太平盛世可以再延续五十年否?”

孙乐没有想到他会问起这个,当下略略沉思后答道:“天子分封天下诸侯便是动乱之由,近数十年来各地诸侯纷纷私铸钱币,开铸铜铁矿,安能再有五十年太平?”

她的声音一落地,五公子便迅速地转过头愕然地望着她。

他的目光炯炯,看得孙乐低下头来。

五公子盯了她片刻,哑然失笑道:“你这话可真是说得肯定啊。何不详细说来?”

孙乐目光微敛,清声回道:“禀五公子,我只是从竹简中了解了一点东西,从来没有见过世面,无法详细说来。”

五公子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也对。”

他低叹一声,似是无心再看书了,便把竹简放在桌面上。

五公子怔怔地望着前方的书架,眉头微锁,一直都没有说话。孙乐低眉敛目的也没有说话。

一阵难堪的安静后,五公子低低地说道:“这一次,我辗转了齐,梁,赵三地,虽然只是略作停留,与当地权贵见了几面而已,却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这些诸侯们遍养门客,死士多者数千,一言不合便取人脑袋,令人心中惶惶。”

五公子的声音低沉,娓娓而谈。孙乐静静地倾听着。

五公子的眉头锁得更紧了,略一停顿后又说道:“这种事,我问过父亲属下的门客,他们都习以为常,孙乐,你说这太平日子还可以过上多久?”

孙乐依然低眉敛目,平静之极地说道:“这个要了解了诸侯们的个性才能说清。如果没有人打破平衡,或许可以撑上二十年。”

“二十年?”五公子低叫道:“往好地说才二十年?”他盯着孙乐,目光急迫。

孙乐望着有点惊惶的五公子,想了想回道:“五公子,孙乐从来没有出过家门,对世事所知不多,所言或为虚妄。请公子勿在意孙乐的一家之言。”

五公子听她这么一说,勉强地笑了笑,“你老是强调自己不知世事,也罢,下回有什么事,你就与我一起出门吧。以你的聪明,或许能在关健时助我一臂之力!”

“公子垂青,孙乐敢不从命!”

“回去吧,开春了,正是杂事繁多的时候,也许过半个月你就有出门的机会了。”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命之恩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紫,倒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用玉钗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 而清脆&。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响!敢&某一位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园,尽&一座的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到了一&窄,人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