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这一开,那股肉食更是飞散飘开。那侍女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她望着脸色表情的孙乐,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地说:“是这样,我上次在外面闻见你这里传来阵阵食物的浓香,非常令人垂涎,我想去问问你上次弄了什么?可不也可以买一些?”孙乐早在听见主仆两人的对话时,孙乐早在听到主仆两人的对话时,便在思考这个问题,要不要再炒一份买给她们呢?这可是有钱的主啊!。...

房门这一开,那股肉食更是四散飘开。那侍女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她看着脸色表情的孙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是这样,我刚才在外面闻到你这里传来阵阵食物的浓香,十分诱人,我想问问你刚才弄了什么?可不可以买一些?”

孙乐早在听到主仆两人的对话时,便在思考这个问题,要不要再炒一份买给她们呢?这可是有钱的主啊!

孙乐还在犹豫,弱儿已走到她身后说道:“那是我家祖传的一种技艺,不可卖的。”

孙乐根本没有想到弱儿会这么回答,她睁大眼诧异地看着他。

那侍女也没有想到这个答案,她怔在当地一时不知说什么的好。

到是十九姬,她本来就站在门外,当下腾腾地冲了过来,下巴一抬傲慢地说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

孙乐本来还有点怪弱儿自作主张,一听十九姬这句话,不由脸一沉,淡淡地说道:“两位请回吧。”说罢,她伸手便要关门。

十九姬气得艳丽的脸通红,她伸手指着孙乐,叫道:“你这个丑八怪!你不要以为自己当了五公子身边的侍婢就很了得!”她还待再骂,身边那侍女已连迭声地打断她的喝骂,“小姐,小姐,别说了,别再说了!”扯着她的手向回走去。

两人一离门,孙乐便把房门给紧紧地关上了。她和弱儿走回石桌处时,外面还时不时地传来两主仆的骂声,劝导声。

弱儿听着听着,转头看向孙乐,双眼亮晶晶地说道:“姐姐,我发现你强硬了些哦。”

孙乐笑了笑,低声回道:“现在是情况不同了,我可以不用受这种姬妾的窝囊气了。”说到这里,她盯向弱儿,不解地问道,“弱儿,你为什么不要我卖?你知道,也许它能换来很多金银呢。”

孙乐说到金银时,不由双眼发亮。

弱儿轻哼一声,扭过头不理她。

孙乐叫道:“弱儿,弱儿,你说呀?”

弱儿腾地一声背转过去不理她。

孙乐这下可糊涂了,她从他的背后探过头去一瞅,弱儿的脸色很正常啊,不像是生气。那他这是什么意思?

孙乐想了一会,又叫道:“弱儿,你为什么不解释一句?只是解释一句!”

弱儿蹭地站起身来,冲到了偏院自己的床上躺下,还把兽皮盖在了脸上。

孙乐看到这时不由有点好笑,她摇了摇头便不再追问。

时间在平静中慢慢过去,陈副管家果然在一天晚上令人送来了一摊子家具,如塌和几,还有被子,有给弱儿和她的一些衣服和鞋子。现在寒风凛冽,有了这些东西便可以不畏寒了,孙乐连忙登门拜访,表示了感谢。

孙乐依旧每天到五公子的书院去两次,不过她一直没有碰到五公子,也不知他去哪了。孙乐自顾自地来去,在书房的时候就忙着分门别类,忙着阅读竹简上的内容。

至于在家的时间,她除了每周弄一顿米饭炒菜外,便是忙着练习太极拳。她到了现在,练习太极拳已经成了习惯,只要一天少练了半个时辰,她的心中便有点发慌,总觉得自己有什么重大的事没有完成一样。

五公子足有两三个月没有回来,转眼间春天已到,天地一片新绿。而这个时候,孙乐已把他书房中的竹简择主要的内容给熟记如流。

孙乐和弱儿两人站在木屋的墙壁旁比划着,孙乐笑逐颜开地说道:“弱儿,你可壮了高了很多哦。”确实,这样天天食肉,现在的弱儿已恢复了十一岁男孩子的体格,还略显粗壮。

弱儿双颊红朴朴地笑逐颜开,孙乐见他笑得欢,便转身向卧房跑去。

她一直跑到床边,趴下身子钻到了床底下掏啊摸的。

弱儿大是好奇,他小跑孙乐身后,也趴在地上向她看去。

只见孙乐在黑乎乎的床底找了好一会,终于拿出一个包得紧紧的小包来。不一会,孙乐爬出了床底。

孙乐灰头扑面地一钻出来,便对上同样伏在地上的弱儿,不由一笑,“弱儿,你这是干嘛?”

弱儿连忙站起身来,跳到她身边便去抢那个小包,

孙乐手一扬,把小包高高举起说道:“这可是易碎的东西,别抢了。”说罢,她转身冲到了几前。

把包放在几上,孙乐几次伸手去解那小包,几次手都有点颤抖,她不理一旁好奇而纳闷的弱儿,咬着牙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行,还是洗一把脸再说。”

她想到这里,便把小包放下,人也如一阵风一样卷出了房间。

弱儿见她一走,忙跑到几前迫不及待地把小包打开。

孙乐刚跑到井水旁,便听到屋子里传来了弱儿的暴笑声,“哇哈哈哈,不过是一面铜镜呢!姐姐你居然把它当成了什么宝贝!”

他的笑声实在太响亮了,令得孙乐有点臊,她红着脸哼了一声,扭过头专心洗起脸来。

弱儿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的铜镜,声音放低很是不解地嘟囔着,“照镜子又不是丑事,姐姐用得着这么小心,这么紧张吗?”

孙乐这时已来到门外,听到弱儿的自语声,她嘴一撅,暗中想道:你这个小屁孩怎么会明白一个女孩子的心?

她看着被弱儿摆在几上的铜镜,深吸了一口气,才向它大步走近。

慢慢地走到铜镜旁,孙乐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坚定而缓慢地把铜镜摆正,面对着自己。

一个女孩的脸出现在镜子中!

女孩脸红朴朴的,双眼明亮,头发泛黄但不再稀疏。

她的脸上,坑坑洼洼还在,不过那青紫发黑的颜色已经平复得差不多了!粗看上去与旁边的皮肤没有多大区别。

只是一眼,孙乐的眼中便是一红,两行眼泪慢慢地顺颊流出。

终于,她的面目看起来不再丑得显眼,不再丑得让人发堵了!

她现在这副样子,走在最贫穷的集镇上时,应该不会比那些穷苦人家出身的,又黑又干又瘦上的女孩子儿丑了吧?

孙乐,加油!再努力一把,你就不比府中的普通丫头差了!只要再努力一点,再好一点,应该就没有人会骂你是丑丫头了!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你又弄&来了吧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 正是这&了自己

    正是这抹厌恶,使得孙乐终于掌握了自己的神智,她迅速地低下头来,极力地把心底涌出的苦涩压下去。

  • 了一眼&表情都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乐时,&同的表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在那里&。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 ,什么&旁边都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 &的是一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 觉!对&体的感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 &双草鞋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