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求粉红票出手相助啊!**弱儿走着走着,忽然头一低,转眼间间便如一只老鼠一样从两个并肩而立走过来的大人的中间挤了过去的。他回过头冲着孙乐嘻嘻直笑,笑声中,他非常灵活地左转一下,左转一下,如几道风一样见缝插针,转眼间便钻出来了远远地。孙乐笑吟吟地望着他,摇摇头表示拒绝孙乐笑吟吟地看着他,摇头拒绝了弱儿也要她如此做的建议。。...

朋友们,求粉红票相助啊!

**

弱儿走着走着,突然头一低,转眼间便如一只老鼠一样从两个并肩走来的大人的中间挤了过去。他回头冲着孙乐嘻嘻直笑,笑声中,他灵活地左转一下,右转一下,如一道风一样见缝插针,转眼便钻出了老远。

孙乐笑吟吟地看着他,摇头拒绝了弱儿也要她如此做的建议。

她走了几十米后,一家盐店出现在眼前。

孙乐连忙转身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的盐运输困难,都十分珍贵,守在石屋中的伙计是个二十老远的壮汉,他抬头瞟了孙乐一眼,手一挥便喝道:“哪来的丑丫头?出去出去!”

孙乐抬头盯着他,皱眉喝道:“你这是做生意的态度吗?”

壮汉一惊,抬起一张国字脸认真地观察着孙乐。

孙乐面无表情的走到石柜前,“你们这里的盐分为几类?”

壮汉拧起眉头,不解地想道:难不成还真是来买盐的?

他耐着性子回道:“海盐,田盐。”说到这里,他不耐烦起来,伸手朝旁边后个蒌子里一指,“这盐便宜,你要不要?”

孙乐低头一看,蒌子里的全部都是青黑色的粗盐,那黑色的东西也不知是砂粒还是什么,其中的盐怕占不了一半。

孙乐抬起头瞟了一眼壮汉,“就这个样子?”她的表情中不掩鄙夷。

壮汉盯了她两眼,语气平缓了一些,“你要什么?”

孙乐答道:“我要一些干干净净的海盐。”她说到这里,从袖中把那碇足有五两重的银子甩到了柜台上。

壮汉看到银子,这才认真了,他瞟了一眼孙乐,见她神色不动,态度十分镇定,不由暗暗忖道:难道这丑丫头真有点来头?

他想到这里,也不敢欺孙乐年少,转身把身后的一个蒌子提到石台上,对着孙乐说道:“海盐四十个刀币铜板一两。”

孙乐瞟了一眼那蒌中的海盐,皱眉说道:“就你这样的货色也要四十个铜板刀币一两?”

一个铜板可以

壮汉说道:“那就三十八个铜板刀币一两吧,再也不能少了。”

“三十个铜板刀币一两!我要三两银子的海盐!”一两银子可以折换铜板刀币一千个,三两银子的话则可以购买一百两海盐了。

壮汉犹豫了一下,摇头道:“还是低了点,三十一个铜板刀币吧,称好我再赠送你一个竹蒌。这次是真不能再少了。”孙乐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当她接过称好的海盐和找剩的铜板刀币时,弱儿正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他一看到孙乐便双眼一亮,急急地冲到她面前,弱儿揪着她的袖子说道:“姐姐!”

“做什么这么开心?”

“嘻,我怕你给走丢了。”

看到孙乐手中的竹蒌,弱儿连忙伸手接过朝背上一背。孙乐大是开心地说道:“弱儿真好,都开始照顾姐姐了。”

弱儿给了她一个大大得意的笑脸。

接下来,孙乐和弱儿主要就是购买各种佐料和可以食用的青菜,同时还弄到了一只大的敞口陶锅,同时,还买了足有一两银子的稻米。稻米在这个时代也是很珍贵的主食,她这一两银子才买到二三十斤。最后,孙乐犹豫了好久,还是买了一面铜镜。不过她把这镜子包得死死的,准备过几个月再打开看一眼

等太阳西下的时候,孙光背后的竹蒌已经装满了东西,弱儿背上也背着一袋稻米,而她手中也只剩下了二百个铜板刀币了。

两人见时间不早了,连忙向姬府折回。当爬过围墙来到木屋时,一轮弯月挂上了天边。这一天晚上,孙乐一直在忙着给所有的肉都腌好。

弄好后,孙乐煮了一大锅的米饭,割下一块带点肥的野猪肉,再拿出一点山药片,然后用刚购买来的椒子等佐料弄好,用竹片充当锅铲,美美的炒了一碗山药野猪肉片,再多多地放下野猪油炒了一份干马齿苋。。

她这是第一次用炒的。

这里铁器珍贵,根本就没有铁锅买,而如陶锅砂锅则容易铲破。

不一会,野猪肉的香味便远远地飘了出去。

弱儿站在孙乐的旁边,一个劲的咽着口水,孙乐也好不到哪里去,到了后面她已肚子作雷鸣。

当饭菜都熟了摆到石桌上时,两人睁大眼看着手中的米饭,再望一望那大锅的野猪肉,又望着那一碟油光发亮的马齿苋,突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两人吃得十分小心翼翼。

食物入口的时候,两人连舌头都差点咬破了,孙乐努力地控制自己大口吞食的冲动,暗暗想道:原来能吃上这么一顿饭,居然是这么的幸福!

弱儿越吃越快,孙乐也是,越到后来,两人越是运筷如风。

不一会功夫,马齿苋和锅里的野猪肉已经一扫而空,而那足有一斤稻米的饭也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两人望着一扫而空的锅和碗,同时满足地打了一个呃。正在这时,坪里传来了一个女子地说话声,“小姐,我们还是不进去了!”

这个女子的声音有点耳熟,却想不出来。

孙乐和弱儿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站起身来。

一个娇气的声音响起,“为什么不进去?本小姐只是想问问十八姬吃的是什么东西,我用银子买还不行吗?”

这是十九姬的声音。

孙乐这时才知道碗野猪肉惹的祸,她那些弄好的野猪肉全部放到了浴房中挂着,众女一直不知道她们两个孩子弄了这么多珍贵的肉食呢。

孙乐站起身来,收起碗和锅转身向厨房走去。

这时,外面那应该是侍女的声音传来,“小姐,她现在有名有姓了,叫孙乐,你不能叫她十八姬的。”想了想,侍女求道:“小姐,我去问问?”

十九姬傲慢地说道:“去吧。”

一阵脚步声传来,不一会,那侍女一边轻叩着门一边轻唤道:“孙乐,孙乐?”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孙乐站了出来。

书评(140)

我要评论
  • 正是我&的声音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处一掀&麻布。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砰砰&微苦!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 牛绳准&道门便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 &是洗得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 好一会&来。这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 地木轮&载着前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