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但是有才,却也不可能会使几位高贵的的青年把太多精力放到她身上,她这一退恰恰时候。转眼间,几人便高谈阔论出来。他们所说的话,多是一些公卿间交游广阔的事。孙乐对这个世界很有兴趣,便认真地地聆听着。这样听了半个半小时后,那纤瘦公子便闹着要看歌舞美人,五公转眼,几人便高谈阔论起来。。...

孙乐虽然有才,却也不可能使得几位尊贵的青年把太多精力放在她身上,她这一退正是时候。

转眼,几人便高谈阔论起来。

他们所说的话,多是一些公卿间交游的事。孙乐对这个世界很有兴趣,便认真地倾听着。

这样听了半个小时后,那高挑公子便闹着要看歌舞美人,五公子只得带着他们下了亭台,向主院走去。

孙乐走在阿福身后,轻声说道:“福大哥,我可退否?”

阿福点了点头,“退吧。”

“诺。”

孙乐退下后,并没有马上回到西院,而是来到书房又整理了一个书架的竹简。她整理后又看起竹简来。

这些竹简,一卷不过数百字,孙乐并不是细求经文奥义,她现在主要是认字,认那些自己还不曾识得的隶书。

她原本便识得一些,慢慢的边看边印证,两个小时后,一卷竹简上数十个陌生的隶书她已认得个十之七八。

这时时间也到了,孙乐把竹简放好,转身向外走去。

她刚走出院子,便在林荫道上与五公子正面相遇。五公子如明月般俊美,如湖水般清澈的双眸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在越过恭然肃立的孙乐时温和的说道:“今天你的表现很不错,”他从袖中掏出一碇银两,“这是赏赐!”

孙乐低头接过,平静地回道:“多谢五公子赏。”

五公子点了点头,那明澈的眼睛落在了她的脸上,“无须太在意面容,你已经比来的时候好看很多了,相信你会越长大越出挑的。”

他居然在乎我的心情?

孙乐大是感动,她低下头,声音沙哑地回道:“承公子吉言!”

直到五公子和阿福走了很远后,孙乐的心还在砰砰地乱跳着。她的眼中有点酸涩,可她的心却是飞扬无比!

五公子注意到我了!他不但注意到我越来越好看了!他还安慰我呢!

孙乐紧紧地闭上双眼,她的嘴唇抿成一线,眼角有泪花沁出。

低下头,伸袖拭去眼角的泪花,孙乐转身便向自己的木屋冲回。

她实在太高兴了,她好想大喊大叫,好想好想告诉所有人自己的快乐。可是她不能,她只能按住激动的心情。

当孙乐出现在西院时,她那涨红的脸,亮晶晶的眼睛,再次向所有的女人宣告了她的快乐。众女一脸妒意地看着她如一阵风一般卷过院落,冲回了家。

孙乐一直跑到自家的木屋前,才按住胸口喘息起来。

现在正是晚霞满天之时,孙乐一进地坪便叫道:“弱儿,弱儿,外面很好看呢,你呆在这里干嘛?”

弱儿不紧不慢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又有了开心事?”

大门吱呀一声,弱儿出现在门坎上,他看着一脸欢悦的孙乐,从鼻中发出一声轻哼,“五公子又说了什么话?看把你乐得!”

孙乐朝他挤了挤眼睛,她一个箭步冲到弱儿的身边。袖子在他面前一晃,让那碇银子的光芒闪过弱儿的眼!

“嘿嘿,”孙乐笑得见眉不见眼,“弱儿,我们有银子了,走,现在就找集市去!”

弱儿早就呆闷了,离言也是一喜,脸上的不快全部消失了。

两人在木屋里呆了一会,直到外面不再有人伸头伸脑地探看时,两人才嗖嗖地溜向后院,来到围墙处。

两人自从餐餐加肉后,力气看着见涨,那两米的石墙,不费吹灰之力便爬了过去。

两人手牵着手,蹦蹦跳跳地向集市方向跑去。孙乐虽然从来没有去过,却早就从阿福等人的闲话中知道了大约方向。

孙乐一边走,一边把今天的事跟弱儿说了遍。

她说完后,转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弱儿,期待着他的夸奖。

弱儿头一扬,抬起下巴不快地说道:“我长大后会比五公子更俊!”

孙乐没有想到说了半天,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当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瞟了弱儿一眼,轻哼道:“你浓眉大眼,脸型稍硬,就算长大了也不是五公子那类型的美男子!”

弱儿这下不快了,他鼻孔朝天,连连哼哼了几声。

哼哼中,弱儿又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当勇武刚硬,美那是娘们喜欢的事!”

孙乐不由笑了起来。她一边乐一边伸指在弱儿的额头上叩击着,“哟哟,这话可真是转得快呀?刚才是谁说‘他长大后会比五公子更俊’来着?”

弱儿小脸一红,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岔开话题说道:“姐姐,我刚才吃的晚饭又和从前一样了,甚至份量还多了些。看来那陈副管家有点畏了。”

孙乐呵呵一笑,“那是,他肯定会畏的,我估莫他过阵子还会向我示好呢。”

两人踩着夕阳,手牵着手晃悠着,蹦蹦跳跳向前走着。

这里的集市,一般是采取赶集的方式。不过在姬府旁边,因为人流众多,便自发的形成了小镇。

两人去的正是那个小镇。

不一会功夫,小镇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

镇中人来人往,牛和驴拉的车到处可见,人语声和牛叫声混成一团,煞是热闹。

孙乐在姬府闷了几个月,现在看到这个景象,心情很是开心。弱儿也是闷坏了,扬着唇笑容灿烂。

两人蹦蹦跳跳挤入了人群中。

这个时候的摊贩,大多没有后世那种叫卖的习惯。他们一个个用麻布摊在地上,再把货物放在麻布上。也有一些固定的是在头顶搭了一个草棚,草棚里面摆着一个石台,石台上摆着货物。

孙乐这次来的目的,一是逛一逛这个时代的集镇,二来便是买一些盐类的必须品。她屋里的百五六十斤肉虽然熏过,可没有放盐,她总担心放不长久。她穿越前时,只知道熏肉时先得用盐腌了,她也弄不清这样先熏了要不要还用盐腌一次。她实在舍不得那些肉给霉了烂了,便想着再上一次盐总不会错的。

而且,她找了很多刷牙的替代品,可是一直效果不大,看来只能用盐来漱口了。

集市中来往的男女,都是枯瘦如材,面色腊黄。有个别长得水灵一点的,那必是富贵或有钱人家出来的。

因为饮食卫生条件不好,这里的男女一满四十岁,便皱纹横生,形容老朽,绝大多数人都活不到六十岁。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就在她&还在襟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 五公子&们走吧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是!我&怎么可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普照的&倒在地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枯瘦如&可能是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急,她&我,我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 爷,这&道门进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