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瘦青年大嘴张了张,又张了张,老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地说:“姬五,这是你的侍婢?”他的声音一落,便爆发了一阵仰天哈哈大笑声!仰天哈哈大笑着的是另三位青年,那纤瘦青年一句话问罢,自己也直接加入了哈哈大笑的队伍。他们一个个边哈哈大笑边砰砰地敲击着石几,直是眼泪都笑出了。在在这三人的带领下,他们身后的众侍女婢仆都跟着大笑起来。就连孙乐旁边的雪姝也格格娇笑不休。。...

高挑青年大嘴张了张,又张了张,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姬五,这是你的侍婢?”他的声音一落,便暴发了一阵狂笑声!

狂笑着的是另两位青年,那高挑青年一句话问罢,自己也加入了大笑的队伍。他们一个个一边大笑一边砰砰地敲打着石几,直是眼泪都笑出来了。

在这三人的带领下,他们身后的众侍女婢仆都跟着大笑起来。就连孙乐旁边的雪姝也格格娇笑不休。

雪姝娇笑中,转过头双眼笑意盈盈地望着五公子,颇为得意地叫道:“五哥哥,我这一招使得好不好?你看他们可都笑傻了。”

她笑靥如花,声音娇糯甜美,说这话的时候实在是可爱之极。

可是渐渐的,她却有点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旁边的五哥哥冷着一张脸,瞟也没有瞟自己一眼,那神情分明是生气了。

就在雪姝张大小嘴一脸不解的时候,对面众人的笑声也在慢慢止息。那清秀少年一眼便感觉到了五公子神情不对,他连忙住了嘴,他这一住嘴,身后的奴仆也渐渐止住了笑。

到了最后,只有那高挑青年还在笑个不停。他捂着肚子“哎哟哎哟”地笑着,浑然无视五公子那不悦的表情。

高挑青年直笑了半晌才停嘴,笑声一止,那圆脸微胖的青年率先开口了,他盯向孙乐,提高声音喝道:“你这贱婢!如此之丑居然也敢出现在大雅之堂?”

孙乐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一直静静地看着前方,面无表情,听到这圆脸微胖的青年的喝声后,她目光微微一转,迎上他的双眼静静地回道:“天地禀阴阳二气而生人,我虽然丑陋,也是父母所生,天地所育,有什么不敢出现的?”

孙乐这句话清清朗朗,温温和和地传入了众人耳中。几个青年顿时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民智极低,知识被少数贵族所把持,孙乐这话中的第一句‘天地禀阴阳二气而生人’,可不是一般的贱民所能说出的!而且她态度从容,表情温和自在,这份气质更不是普通的侍婢能拥有。

这个时候,就是五公子也侧过头看向她,清冷的目光闪动中,其中不无惊异。

那清秀少年睁大双眼,朝她打量了两眼后转向五公子笑道:“你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个贱婢?”

五公子嘴角一扬,淡淡回道:“她有才华,已赐名字叫孙乐,乃是士而非贱民!”

啊?

雪姝在一旁惊讶地睁大眼,发出一声低呼来。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刚才取笑了孙乐的时候,五公子为什么不高兴,因为他已把孙乐当成士了!在这个时代,士是值得尊敬的有才之人才能获得的称号!姬府中食客数百,可能称得上士的也不过是其中三分之二。孙乐区区一个贱姬,居然被五公子当成士看待!而且还准她有姓!

孙乐也是抬起头看向五公子,她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五公子令她另取名字的含义!

这时刻,她的心中暖暖的一片,突然之间有点明白了“士为知已者死”的由来。

那高挑青年对这一切都漫不经心,他不停地拍打着石几,哇哇叫道:“姬五!你可真是没有眼光!女人嘛,再有才又能怎么样?贴身放在身边的一定要是美人!是美人!听到没有?至不济也是个正常的女人。你这个‘士——’啊,让人一看就食之无味,寝之噩梦,怎可放在身边做为侍婢?”

高挑青年地叫嚣显然没有被另二人放在眼中,那清秀少年双眼还在盯着孙乐打量。

孙乐感觉到他灼灼迫来的目光,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看来我的面容真的是好了不少了,要是以前这人怎么能盯得这么久都不吐?

清秀少年盯着孙乐,忽然一笑,“姬五这个丑婢,我还真的有点感兴趣了。她一个女人,又这么丑,要做出很大的贡献才能被姬五当成‘士’吧?这样想想,我还真的好奇啊。”

他的话引得旁边圆脸微胖的青年连连点头。

清秀少年沉吟了一会,看向孙乐问道:“你刚才提到了‘阴阳二气’,那以你的看法,你与我等都是禀阴阳之气而生成,可为什么你却丑得超乎常人?而你家五公子却是齐地第一美男?”

五公子是齐地第一美男?

孙乐心脏一跳,她迅速地按下有点鼓躁的心,头微一低,静静地回道:“天地之气,阴阳之气,也有善恶地域之分。”说到这里,她露出一个浅笑来,“如公子,那是天地孕育时以精华为塑,以清泉为液,以月华为气,以玉为肌而塑成。”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孙乐露出一抹苦笑来,“至于我,那是天地孕育世人时随手弄出的,它在把我弄出后再随手一扔,便使得我脸孔先落地,身体掉入沼泽。。。。。。”

孙乐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大笑声又此起彼伏了。不过这一次的笑声中,众人看向孙乐的眼神中已有了一些好感。

雪姝也在旁边格格直笑,浑然忘记了刚才五哥哥不理她,自己应该继续生气的。

那圆脸微胖的青年笑得最欢,他双手齐伸,同时拍得石几“啪啪”作响。一边拍动,他一边对着五公子乐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女子如此之丑你也放在身边了。她虽然面目可憎,言语却极是有趣,极是有趣,哈哈。”

在众人的笑声中,五公子目光中莹光流动,静静地打量了一会孙乐。他的嘴角微扬,一抹笑意在脸上隐隐地流出,显然他心情也是甚好。

那清秀少年啧啧连声,“‘以精华为塑,以清泉为液,以月华为气,以玉为肌?’好才啊好才!姬五啊姬五,没有想到你小子还真有点眼光!”

五公子嘴角微扬,朝孙乐瞟了一眼。

孙乐明白他的意思,便悄步上前,给三位青年以及五公子各斟起酒来。

四人静静地接受了她的斟酒,孙乐斟完酒后,长袖一敛,身子微微后退,转眼又隐到了五公子身后。

书评(207)

我要评论
  • 他的眼&他的脸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淡淡&正是我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 她的手&住了。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 一团插&。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 皮,仿&。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 一眼孙&乐的脸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