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儿这语气,竟非常稳重。孙乐眼睛眨了几下,她身子朝后一歪,把头伸到弱儿的面前,笑眯眯地地说:“哟,我的弱儿慢慢长大了,会刻苦用功了。”弱儿头也不回,就算一笔一划地练着,“姐姐这么很聪明,我自然而然不能够太差。”孙乐听了这话大是开心,她身子一旋跳到了弱儿身孙乐眼睛眨了几下,她身子向后一歪,把头伸到弱儿的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哟,我的弱儿长大了,会用功了。”。...

弱儿这语气,竟是十分沉稳。

孙乐眼睛眨了几下,她身子向后一歪,把头伸到弱儿的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哟,我的弱儿长大了,会用功了。”

弱儿头也不回,照样一笔一划地练着,“姐姐这么聪明,我自然不能太差。”

孙乐听了这话大是高兴,她身子一旋跳到了弱儿身后,把脸凑到弱儿的脸旁,伸嘴在他的左颊上“叭唧”了一声!

弱儿猝不及防之下被偷袭,小脸刷地通红。他伸手捂着自己被吻的地方,站在那里一时手足无措。

孙乐大乐,她双臂一伸,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弱儿叫道:“弱儿,我们有钱了。”叫到最后三个字时,她自然而然地把声音压得极低。

她说到这里,又欢喜地重复道:“我们有钱了!弱儿,我们可以天天吃米饭,天天吃肉了!”

她边说了好几声,却没有得到回应,不好好奇地瞅着弱儿,“弱儿,你不高兴吗?”

弱儿白了她一眼,“只不过是十金而已,看你高兴得。”说到这里,他从鼻孔中轻哼一声表示不屑。

孙乐笑道:“你这个尽会吹牛的小屁孩!”

孙乐的好心情一点也没有被打击,她在原地旋转了一圈后,乐滋滋地说道:“弱儿,你应该吃过早饭了吧?我可还没有吃哦,要不,我们到外面去吃吧,顺便买点盐什么的回来。”

弱儿看向她,奇怪地问道:“你手中的不是金子吗?这个哪里能在这小地方用?”

孙乐一听还真是的,她现在手中是有了十金,可这十金哪里能在这小地方使用?至少也得换成齐地的货币才行啊。

孙乐越想越是犯愁:自己和弱儿两个孩子,手中真的拿了金子出去换,只怕连命也会丢掉。这么说来,这十金还只能藏着?

苦恼的孙乐对上笑嘻嘻望着自己的弱儿,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后,转身便跑到了卧室中。

既然这金不能用,那就只好藏起来了。孙乐在房中转了转后,瞅着四下无人便跑到了后院,从靠近围墙的地方挖了一个坑,把金子放在一个破陶碗中埋到了坑里面。弄好后,她再在上面填上土,重重踩平。

弱儿站在木屋中,透过窗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如此小心,他不由嘴一扁,很是不屑地嘟囔道:“才十金而已!真没有出息。”

下午转眼就到了,孙乐早早就来到了书房,她继续整理着竹简,这里鲍走了进来,看着几上的几个糕点和面食对孙乐说道:“你不饿吗?这什么这些都没有动?”

孙乐诧异地看向他,“这些,我能吃?”

鲍笑了起来,“当然,这些便是给你准备的。你要不吃我得拿去倒掉了。”

孙乐早就饿得胃疼,她连忙冲上前说道:“我吃。”鲍把碗碟放回原处,转身离开。孙乐见屋中没人,抓起糕点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她实在是饿得慌了,再不进食人都要昏倒了。

这些糕点和面食全部是米粟做成,上面只放了些盐,味道十分普通,可孙乐却觉得这是自己穿越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主粮了。

正当她抚着肚子打着饱呃时,鲍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孙乐,五公子和他的朋友往南亭去了。”孙乐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向南亭走去。

南亭,是建在一连排的石屋上的亭子。那些石屋是靠着山壁建成,楼梯也就是山壁上开出来的。孙乐走上去时,阿福和雪姝也都站在五公子身后。孙乐人长得小,站在三人身后那是一个衣角也没有露出来。

而在五公子的对面,共坐着三个年青人。这三位年青人身着锦衣,身旁是美妾家仆相随,一个个神采飞扬。

至于他们的长相,则只是端正,中间那个比较清秀。

四位公子围着一个石几而坐,所跪坐的塌自然是侍婢送上来的。石几上美酒流香,大块的肉发着金黄的光芒。

孙乐悄无声息地走到五公子旁边,阿福的侧后方站好。

右边那个圆脸微胖,笑起来有两个酒涡的青年晃了晃手中的酒斟,对着五公子叫道:“姬五,你这小子特不够意思!居然不声不响地跑到赵境去了,回来后你族姐就成了赵侯的正室了。老实说,你小子用了啥法子?”

五公子淡淡地回道:“赵侯的意思岂是我能左右?”

中间那清秀的少年笑道:“倒也是。”

这时,那左边的高挑个子,脸色青白略浮肿的青年伸手掩着嘴打了一个哈欠,有气无力地说道:“姬五,你这小子是最没趣的,每次到你这里来,你不但没有美姬歌舞相逢,还尽把我们弄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来喝酒。”

他说到这里,双眼直向姬五公子旁边的雪姝扫来,嘴一咧,露出一抹淫笑,“不过你身边这个侍婢长相还真不错,怎么样,给我们玩玩吧?”

高个子这话一出,雪姝气得脸色煞白,她腾地冲上一步,指着那高挑个子叫道:“你,你说什么?阿福,上前砍了他的脑袋!”

雪姝的喝声又急又厉,那句‘上前砍了他的脑袋’的话一点也不似造假。孙乐不由睁大了眼。

就在对面的三位青年同时脸上变色时,五公子伸手放在了雪姝的小手上。他修长如玉的手这么一放,雪姝涨得紫红的小脸便瞬间恢复了正常。

五公子示意雪姝退后一步后,对着那高挑个子的青年说道:“叔互,这是我表妹,你可失礼了!请谢罪吧。”

叔互早在雪姝喝出时便知道不对了,闻言连忙站起身来,叉手低头,“失礼失礼,勿怪勿怪!”

雪姝从鼻中重重地哼了一声,她突然声音一提,喝道:“孙乐,上前来给各位公子斟酒!”

孙乐站在众人身后,万万没有想到雪姝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喊出,她略一犹豫,便低着头慢步走上前来。

早在雪姝开口之际,众青年便双眼放光,满脸兴奋期待地看向五公子身后,他们自是知道,她叫出来的这个是真的侍婢了。

等孙乐一走出,三位公子同时双眼瞪得牛大,张着嘴巴半天发不出声音来!那高挑青年指着孙乐的手指都在颤抖。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了这一&你刚才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孙乐眨&一丝光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间变成&在做梦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这风&一软,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乐思绪&道门进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 乐时,&他的脸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地望着&花,她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五公子&,淡淡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