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时恰恰下午八点到十一点半,孙乐学着西院的其他人,在屋中弄了一个沙漏。她照旧在凌晨3点三四点就起了床,始终反复练习到下午八点半左右,便后转身便五公子的院落走去。这一次她走在院子中,时不时有人向她瞩目。这些女人神色各异,大都在对上她的目光时会挤出来一个笑容。她照常在凌晨四五点就起了床,一直练习到上午八点半左右,便转身便五公子的院落走去。。...

巳时正是上午九点到十一点,孙乐学着西院的其他人,在屋中弄了一个沙漏。

她照常在凌晨四五点就起了床,一直练习到上午八点半左右,便转身便五公子的院落走去。

这一次她走在院子中,不时有人向她注目。这些女人神色各异,大多在对上她的目光时会挤出一个笑容。经过七姬的木屋里,里面咆哮如雷,七姬和十九姬以及她们的侍女正相互叫骂得起劲。那声声尖叫和刺耳的哭喊,令得她连忙脚步加速。

孙乐来到五公子的院落里,院落里很安静,只有一个侍童正无精打采地打扫着外面的落叶。侍童看到孙乐到来,叉手低着说道:“你可是孙乐?五公子昨日吩咐过,你可以自行从侧房门到书房中去。”

孙乐轻声道:“谢谢小哥。”

那侍童与她年纪相仿,约摸十一二岁的样子,听到她的道谢后咧嘴一笑。他的目光好奇地落在孙乐的脸上,不过只扫了一眼,他便急急地移开头去。

孙光平静地看着前方,提步走上了阶梯。

当她来到侧房时,眼角瞟到正房间纱帐隐隐,里面有一道青色颀长的身影。

“砰砰砰”,她的心跳飞快,那是五公子呢!他正在两个侍女的服侍下穿着衣服。

孙乐只是扫了一眼,便双颊通红。她连忙目不斜视脚下加速,三步并两步便进入了书房中。

书房有点乱,里面处处可以看到灰尘。看样子,在她之前应该没有女性的侍婢给书房打扫过。

孙乐走到书柜前,每一格书柜,都用红木做成,极厚。可是这极厚极结实的红木书架,放下百来册竹简时,也给人一种不堪负荷的感觉。

孙乐把每一个竹简打开看上几眼,便大约知道这是属于哪一类型的了。然后她便按照经史子集把竹简重新摆放起来。

她一边摆着竹简,一边用放在书架后的一块抹布拭去书架上的灰尘。摆了一个书架的竹间后,她便专心地清理起书房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传来,五公子来了!

孙乐光是听到他的脚步声,心脏便跳得欢快。她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走到第二格书架前继续分类。

不一会,五公子出现在书房中,他朝孙乐瞟了一眼,转身拿起一个空的竹简走到几前。

孙乐一见他这样子,知道他是要写字了。便走到一旁研起墨来。

这研墨她是第一次,开始两下有点轻了,不过她很快便找到了门路,熟练地把墨研好放在五公子旁边。

五公子提起毛笔,手放在竹简上几次想要动笔却迟迟没有下手。不一会,他低叹一声,把笔放在一旁。

又过了片刻,五公子重新提起毛笔,他略一沉吟便笔下如飞。

孙乐一直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的角落处,低头不语。

一时之间,书房中只有笔尖移动的“沙沙”声不时传来。

一刻钟左右,五公子放下笔,他把竹片拿起看了看,头也不回地说道:“下午我有几个朋友会在午时末时过来,你提前来一下。”

孙乐低声应道:“诺。”

五公子把写好的竹片放入怀中,转身就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口他脚步一顿,喝道:“鲍,把十金拿来给孙乐吧。”

一个清亮的少年声音传来,“诺。”

五公子这才走了出来。

十金?

孙乐激动不已。她兴奋地望着门口处,心情激动无比。她知道,在这个时代,百金可以让一流的刺客割下自己的人头!千金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易!这十金,放在后世绝对值得百万!

她有了这十金,就算离开了姬府也可以过得比较好的生活了。

不过,她现在根本就没有自保之力,就算拥有这十金,也绝对不能离开姬府。

就在孙乐浮想连遍时,一个十五六岁的麻衣少年走了进来。这少年一头黑发紧紧地束在头顶,露出光洁而宽阔的额头,双眼明亮有神,顾盼生辉,让人一看就生好感。想来,这就是鲍了。

鲍走到孙乐面前,把手中的包袱丢给她,说道:“这里面是十金,你看一下。”

孙乐打开一看,立刻被黄灿灿的金光炫花了眼。她把包袱合上,躬身说道:“多谢。”

鲍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二话就离开了。

孙乐把那包袱放入麻衣的大袖口中,单手托着离开书房向自己的院落走回。五公子是叫她上午只值一个时辰,早在五公子离开时,那沙漏便显示时间到了。

孙乐怀中有了沉甸甸的十斤金,整个人走起路来都是抬头挺胸,脸上更是神采飞扬。

当她回到西院时,西院中本来热闹的喧嚣声突然少了许多,那些原来正交谈得欢的女人们有意无意地向她看来。在瞅到她那神采飞扬的表情时,那些女人的脸上精神极了。

孙乐来到七姬木屋外时,七姬正站要院子里的榕树下,她一见孙乐,便脸色刷地一青,“呸”地一声重重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而且,七姬所吐的痰正是朝着孙乐的方向吐来!

七姬这口痰一吐,众女都齐刷刷地向这边看来,脸上的表情是似笑非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那站在门坎处的艳丽的十九姬,更是冲七姬露出一个鄙薄的表情。

所有人都在等着孙乐的反应。

孙乐淡淡一笑,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去。

在众女的失望中,她来到了自己的木屋前。

这一次,弱儿没有站在门口迎接她,孙乐连忙推门入内,一进房,便看到弱儿用一个方形的木框弄了一盘沙,正在沙上练着字。

他持棍如持毛笔状,一划一式都十分认真,嘴唇抿得紧紧的,双眼眨也不眨,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孙乐的到来。

孙乐看到弱儿居然知道用功了,不由抿唇一笑,心中好不开心。

她掂起脚,慢慢地走到了弱儿身后,准备向自己的卧房走去。

刚走到弱儿的旁边,弱儿头也不回地开了口,“回来了?”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就在她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 不但削&,脸上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 五公子&淡淡地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慕。这&上。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子与五&。啧啧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