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背影着五公子和阿福离开了,孙乐这个时候了也没了一点儿苦意,不仅也没苦意,她还得企图被压抑,才也没当即欢跳出来。她扭过身便向自己的木屋冲去。这么好的消息,她肯定要说弱儿,让他也洋洋得意洋洋得意。孙乐双眼笑得只现一线了。孙乐蹦蹦蹦跳跳跳西院。当她一会出现在西院孙乐双眼笑得只现一线了。。...

目送着五公子和阿福离开,孙乐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一点苦意,不但没有苦意,她还得强行压抑,才没有当场欢跳起来。她转过身便向自己的木屋冲去。这么好的消息,她一定要告诉弱儿,让他也得意得意。

孙乐双眼笑得只现一线了。

孙乐蹦蹦跳跳西院。

当她一出现在西院时,众木屋中便有无数双眼睛向她看来。

这所有的种种或惊疑,或猜测的目光,在对上孙乐那可以说是蹦蹦跳跳地动作时,全都呆住了。

在她的身后,三五个女人走到一堆交头接耳议论着。

当孙乐来到七姬的木屋外时,她看到七姬把三姬推了出来。

三姬一出房门,便冲孙乐亮出一个笑容。她笑着扬声问道:“十八姬,有了什么好事了?你怎么笑得这么欢?”

孙乐转头看向她,双眼亮晶晶的。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此时此刻,这院子里的每一个女人都竖起了耳朵,在等着自己的回答。

孙乐嘴一弯,快乐地说道:“是五公子,他要我当他的书房侍婢,还允我以后不叫十八姬了。”孙乐在众女齐刷刷地妒忌中笑道,:“我以后就叫孙乐了,各位姐姐不用再叫我十八姬了。”

她的话清楚地传出。

半晌半晌,都没一个声音传出来。众女一个个呆若木鸡。

成了五公子的书房侍婢?

还改了名字,有了姓氏?

天啊,这个丑八怪走什么运了?居然一下子变成了五公子身边的人?她凭什么?

众女平时就没有看得起过她,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孙乐的宣布,顿时全都哑了。她们面面相觑,那句恭喜的话却半个字也吐不出口!就连平素温和的三姬和六姬也是如此。

孙乐自是一点也不在意,她蹦蹦跳跳地来到自己的木屋前。木屋门口,弱儿正倚在那里等着她。

孙乐一个箭步冲到弱儿的面前,她伸手把弱儿的肩膀一扶,然后重重地和他来了一个拥抱!

她是如此兴奋,用的力气也是如此之大。

孙乐紧紧地抱着弱儿,欢喜的,连迭声地叫道:“弱儿,我好开心,我好开心呢!”

她连叫了好几声‘我好开心’,却没有听到弱儿的回答,不由松开他朝他的脸看去。

弱儿那双大眼睛正瞪得滚圆地看着她,嘴唇扁起,一脸揪然不乐。

孙乐睁大眼奇道:“我成了五公子的书房侍婢,弱儿你不高兴吗?”

弱儿斜眼瞟着她,闷闷地回道:“你就这么喜欢五公子?”

孙乐怔住了,她这是第一次听到弱儿以这种语气提到五公子。

弱儿的嘴扁得更厉害了,他的大眼睛中泪光闪动,“你这么开心,就是因为你可以经常看到他吗?”

弱儿说到这里,身子刷地一转便向后院冲去。

孙乐直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敢情,弱儿是吃醋了?

她想到这里不由好笑起来。见弱儿越跑越远,她连忙追了上去。

当她来到后院时,弱儿正嗖嗖几下爬到了一根小树的树杈上坐好。自从那次他爬树输给了孙乐后,弱儿一直在暗地里练习爬树,现在比她还要熟练多了。

孙乐见他没有跑远,心下也是一松。她走到弱儿所在的那根小树的下面,背靠着树干抱膝蹲下。

孙乐望着天边那飘浮的白云,快乐的,轻轻地说道:“弱儿,姐姐是真的很高兴。”

她弯起唇,双眼笑眯眯地说道:“以前姐姐又怕吃不上饭,又怕陈副管家报复。现在姐姐都不怕了!弱儿,你知道吗?这次五公子还赏了我十金,明天我应该就可以得到。有了这十金,我们就可以到外面买盐回来,也可以吃上最好吃的粟火粥。不对,还有稻米饭。我们可以天天吃上稻米饭,一直吃一辈子!”

孙乐说到这里,咽了一下口水,“弱儿,你不知道姐姐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菜呢,以后姐姐可以经常做给你吃。再说了,就算姐姐成了五公子的书房侍婢,每天也只有两个时辰在那里呆着,其余的时间,姐姐还是与弱儿呆在一起呢。”

孙乐说到这里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了一阵肚子的咕噜声。孙乐双眼一弯:这小子,被自己的话弄出馋虫来了。

孙乐歪了歪头,继续说道:“至于五公子,姐姐就算喜欢他那又能怎么样?你可别忘记了,姐姐是个丑丫头。”

她的这句话刚一说完,头顶便是一阵摇晃。只见弱儿双腿挂在树枝上,整个人向下倒立着,那张小脸正好顺势荡倒了孙乐的眼前!

弱儿把脸凑到孙乐眼前,冲着她吐出长长的舌头,高兴地接口道:“我知道了,姐姐长得这么丑,五公子他根本就不会看中姐姐的。”

在孙乐青白交加的脸色中,弱儿自顾自地得意说道:“天下间,只有我才会不在乎姐姐这张脸呢。”

孙乐听到这里,蹭地站了起来。她气得胸口起伏不已,过了好半晌才恨恨地朝地上一跺脚,跑了。

弱儿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嘻嘻笑了起来。那可恶的笑声在很久后还在孙乐的耳中飘荡。

当天晚上,被弱儿严重打击了的孙乐一直练习太极拳,一直练习,直到所有的灯火都熄了,天空中只有星星在闪动。她还在黑暗中一步一式地练习着。

弱儿就睡在炕上,盖着暖暖地兽皮被,他听着孙乐的呼吸声,过了一会突然开口叫道:“啊,惨了!”

他的惊叫声令得孙乐一惊,孙乐连忙停下动作,“弱儿,发生了什么事?”

弱儿闷闷地声音传来,“姐姐,我们那么辛苦弄来的肉食是不是多余了?”

孙乐闻言不由在黑暗中翻了一个白眼,她没有好气地回道:“这里肉食一向稀罕,就算是阿福,也最多是三二天一顿肉食,我们的肉食又怎么会浪费呢?”

弱儿嘻嘻一笑,那笑声在黑暗中清楚地传出,“嘻嘻,这我早就知道了,姐姐,这可是今天晚上你第一次跟我说话哦!”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吹到她&个寒颤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乐思绪&,一个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 在牛车&五公子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 一团插&。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