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的心脏砰砰地跃动出来。她毕竟明白,阿虎这个态度之意着什么!这之意着她的主意失败了,更之意着无论是五公子但是阿虎,都对她另眼相看了!孙乐按到急速跃动的心脏,头一低,恭谨地地说:“福大哥先请。”阿虎去欣赏地看了她几眼,扭头往前走去,孙乐紧随其她当然知道,阿福这个态度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的主意成功了,更意味着不管是五公子还是阿福,都对她另眼相看了!。...

孙乐的心脏砰砰地跳动起来。

她当然知道,阿福这个态度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的主意成功了,更意味着不管是五公子还是阿福,都对她另眼相看了!

孙乐按住急速跳动的心脏,头一低,恭敬地说道:“福大哥先请。”

阿福欣赏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向前走去,孙乐紧跟其后。

西院中的众女早就站到了院子里,两人从她们身边穿过,阿福是理也没理,孙乐是没有抬头。

阿福带着她出了西院门,一直来到竹林处他才开口道:“十八姬,你确实是一个聪明人。”

孙乐连忙应道:“不敢。”

阿福笑了笑,“你在我的面前不必要这么客气。对了,后来陈副管家和七姬等人找过你的麻烦没有?”

“没有。”孙乐的声音依旧低低的。

阿福叹道:“你是有也忍下去了吧?陈副管家的为人我是知道的,他虽然办事勤勉,却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事后就算不敢对你怎么了,小报复是一定有的。哎,这些女人嫁到姬府,五公子一直是有愧疚的,他也一直有意地避开与西院有关的事情。所以她们以及陈副管家的所作所为,只要没有造成什么后果是没有人管的,这个希望你能明白。至于那个七姬,”说到这里,他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这阵子她与那十九姬天天争吵,几次都吵到五公子这里来了。每一次都是我给挡住的,现在我一看到这两个女人就烦。”

阿福娓娓而谈,仿佛站在他面前的孙乐并不是那个丑陋平庸的十八姬,而是一个与他地位相等的人。

孙乐静静地倾听着,听到这里后,她轻笑道:“那两个女人都是有理不让人的人。”

阿福叹道:“岂止是有理不让人?她们是没理也要占三分便宜的人!这两个女人天天不消停,我原本想着把她们分开,后来也恼了,便想着就让她们挤在一屋,就让她们自己不安生!我吩咐了下去,以后凡是她们找我,我是一律不在!五公子那里就更不用说了。”

孙乐听到这里,不由噗哧笑出声来。

两人说笑中,已经走到了五公子的院落外面。

孙乐望着种满了竹子,兰花的院落。望着竹林后面那一幢由竹子和木头混合建成的房屋时,不由有点恍惚。

这屋子,这院子,她就算累到了极点,也会在午夜梦回中见到!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这是种很让人无力的感觉。孙乐有时觉得,人这一生啊,很多事都可以由自己作主,可是自己这心,它就与命运一样有点不按牌理出牌!

甩了甩头,孙乐望着自己的足尖苦笑着想道:孙乐啊孙乐,你可真是一个不知足的人!

两人走过竹林,还没有靠近五公子的房屋时,一阵笑语声传入了两人的耳中。

那笑声中是几个年轻男子所发,其中一个声音清冷动听,如金玉相击,正是五公子的声音。

孙乐听到这久违的声音,心中不由一醉。

阿福这时站住了脚,他转头看向孙乐,“五公子在会朋友了。十八姬,你在这里稍侯一下,我去禀过五公子。”

“诺。”

孙乐望着阿福离开的背影,心中一苦;要是我长相清丽,甚至长相就算一般,他也会把我带到五公子的朋友面前说事吧?

孙乐侧头抚上身侧的一根楠竹,指甲在那竹身上轻轻划去。一时思绪纷乱,百感交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向她这里传来。

孙乐抬头一看,只见五公子和阿福正向她走来,五公子身着一袭青色绸衣,颀长的身影如同临风玉树,让人一看就赏心悦目,心驰神往。

她刚看得一痴,自己便立刻警醒过来。孙乐连忙头一低,上前两步。

五公子缓步走到她面前,淡淡说道:“十八姬,你很不错。上次你所出的计谋还记得吗?”

孙乐小声地回道:“记得。”

五公子嘴角一扬,声音有点清越地说道:“实话跟你说,我所说的那个宠妾是我的一个族姐,她原是赵侯的宠妾,不过现在是赵侯的正妻了。”

他温和地看着孙乐,“正是你的那个主意使她成了事。这一下,我们齐地姬府在本家面前可是长了脸了。两次都是因为你的主意成了事,我很开心。”

孙乐听到这里,心中格登一下:敢情五公子这家族大不简单?

她还在寻思之际,听得五公子又说道:“你想要什么赏赐?”

想要什么赏赐?

孙乐心中电转,半晌后她轻声回道:“我想要五金,还想要出入府中的自由。”

五公子嘴角一扬,“五金?不算多!我给你十斤金吧。至于出入府中的自由,你不是一直有吗?”

孙乐一惊。

就在这时,阿福在旁边笑道:“许是十八姬是想名正言顺吧。”

五公子道:“名正言顺?这个可不能给你。”

在孙乐感觉到失望时,五公子又说道:“为了补偿你,我决定任你为我的书房侍婢。以后每天上午巳时,下午末时各需一个时辰在我书房呆着,平素你可以自由安排,十八姬,你愿意吗?”

孙乐又惊又喜,她的心在砰砰的乱跳,一直都跳到了她的嗓子口了!

难道说,从此后自己可以每天都看到他了?

这事光是想想,她就觉得幸福无比,整个人如飘荡在云层中,快乐得说不出话来。

紧接着,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样一来,自己便是与阿福一样,成了五公子的心腹了!自己不再是七姬和陈副管家就可以搓圆搓扁的人了!自己衣食无忧了!而且,自己还有了十金!有了足可以保证自己离开姬府也能过上好日子的十金!

她这种种思绪,在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孙乐按住激动的心情,微微一福,“诺。”

五公子得到了她的承诺,显得十分满意,他冲着她点了点头,“那你的名字也得改一下,你想到什么名字没有?”

名字改一下?

孙乐马上明白过来,以后自己呆在五公子的书房中,必然会见到与他地位相当的人,他这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他的姬妾,毕竟如自己这么丑的姬妾可是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的。

孙乐心中有点泛苦,她迅速地压下去,低声说道:“五公子,叫我孙乐吧。”

“孙乐?我记住了。那你先下去吧,明天辰时再来吧。”

“诺。”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什么&拱门,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 地木轮&中,她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 &穿过花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 你新纳&声音再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 的锦衣&看人时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 &。啧啧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诺。你&的人了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 妾,还&真是天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 头“叱&是去给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