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关于坑洞的意见我修了一下。这是女生写的小说,在这种细节上切记太过纠缠不休,这些是当然过不了关的。。。**到了第六天,太阳艳阳高照,天气中透着一股躁热。孙乐和弱儿在木屋中去学习了一阵后,又照旧回到了后山。这一次,他们在查过七个陷阱后,终于等到在第八个**。...

各位,关于坑洞的意见我修了一下。这是女生写的小说,在这种细节上不要过于纠缠,这些是肯定过不了关的。。。

**

到了第七天,太阳高照,天气中透着一股燥热。孙乐和弱儿在木屋中学习了一阵后,又照常来到了后山。

这一次,他们在查过七个陷阱后,终于在第八个陷阱处看到一个窟窿。

孙乐大喜,她与弱儿两人双眼发光傻笑了两下后,迫不及待地向那陷井中跑去。

跌入陷阱中的居然是一只狼!这狼肚皮下流着一大摊鲜血,双眼紧闭,已死去多时。看这狼皮毛稀疏的样子,显然也是一只老狼了。

孙乐喜得见眉不见眼,她和弱儿两人合力之下,费了好大功夫才把这只重达八十来斤的狼给弄到岸上。

把狼尸藏好,两人飞快地跑到别的陷井处看了看,见另外几个都还是老样子,便又回到了狼尸的旁边。

孙乐和弱儿把死狼抬到溪水处,当孙乐坐在地上喘气的时候,她看到弱儿从麻衣中拿出铁刀向那狼走去。

孙乐这是第一次看到弱儿主动干活,不由睁大了眼。

弱儿走到狼尸旁边,熟练割下狼头和四肢,开膛破肚。他的动作干脆利落,挥刀之间毫不犹豫。孙乐看着看着,突然有一种弱儿能够持刀杀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可真是奇怪,弱儿在她面前那么温驯胆小,又怎么会有这种杀戮之气?

弱儿显然以前做过这种事,不到半个小时,他已把可以食用的狼肉另外剥离开来,连狼皮他也整个地剥下放在一旁。

他处理了这些事后,拿着麻布把狼肉收好,转头朝孙乐看来。

弱儿对上孙乐睁大的,不敢置信的双眼,不由下巴一抬,很是得意地一笑,“姐姐,我知道你是女人,这见血的事还是我这个男人来做的好。”

孙乐本来是十分吃惊的,也很想赞美他的,可听到弱儿这自大的话她哑然失笑地说道:“还真没有看出弱儿这么能干呢?以前我忙的时候你却从来不上前呢。”

弱儿闷闷地回道:“君子远疱厨!”

孙乐没有想到他整出这么一句话来,她噎了噎,问道:“那农活呢?”

弱儿双眼睁得老大,理直气壮地说道:“那些事,亦非君子所为。”

孙乐给气得笑了起来,不过她的性格本来温和,对弱儿又宠溺,听了这话也只是摇头直笑。

孙乐走到处理好的狼肉旁边,拿起麻衣掂了掂,咽,约有个六七十斤左右。

她和弱儿各提着麻衣的一只手臂和衣摆,抬着狼肉,拿着狼皮向回走去。孙乐一边走,一边开心地说道:“这下好了,我们有肉吃了。呆会我们回去后,我就把它全部熏好了,省得它坏掉。”

孙乐说到这里,双眼眯成一线看向埋陷阱的地方,她咽了一口口水,喃喃自语道:“也许明天一来又有收获了。”

两人回到木屋后,孙乐把狼肉留下四五斤新鲜的,其余地便架在烟堆上慢慢地熏了起来。她这个厨房建得偏远不显眼,那一点点烟火根本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至于那些新鲜的,孙乐则是留着与山药一起炒着吃。有了狼肉,便意味着有了油,有了肉食!这对于她和弱儿正在发育中的身体来说十分重要。可惜的是从弱儿的茅草屋中拿来的盐不多,不能把盐涂在肉上再去熏。

接下来足足睛了半个月,这时已经到了冬至,孙乐估计过了这半个月的睛天,天气便会变得很寒冷。

不过她的运气相当的不错,这半个月中,那近十个陷阱中又捉到了五只兔子,一只野猪。那野猪应该是只幼崽,约有百多斤重,掉到陷阱中被竹尖刺伤后,足足冲出了四五百米才因流血过多倒地而死,那血痕在地上拖了老长。孙乐两人赶到时,它还刚刚咽气。

同样的,这些动物的开膛破肚都归弱儿来完成。当两人的厨房上堆上了百多斤肉食时,两孙乐和弱儿光是看着便傻笑不休:他们还没有这么富有过!

孙乐不知道,这后山属于姬府所有,旁边村子里的猎户都不敢来猎杀,所以让他们捡了一个便宜。

接下来,孙乐带着弱儿把那几十丛老的山药藤也挖了回来,一共弄回来三四百斤的山药。她顺便还把后院的那些马齿苋也采来洗了晒干。当做完这一切时,天色突然变得寒冷无比。北风呼啸着,天空一片阴沉,两人穿着草鞋还有点发冷。

幸好弱儿把这些兽皮全部处理过晒干了,孙乐把干草铺在床上,再在其上垫上草席,而兽皮则被她缝制了一番做成了兽皮被子,她与弱儿各一床。

然后,她用狼皮的零碎地方乱缝乱试,居然也做出了两双鞋子来。她拿起穿到脚上,居然还挺合脚。这一下孙乐大喜,接下来她用十天时间又给两人各做了一双。

一直以来,孙乐和弱儿再冷也是分床睡的,虽然两人年纪还小,孙乐也把弱儿当成弟弟,心中并不以为然。不过她的名份在那里,两人还是注意地保持着这一点距离。

这一天,孙乐打了几个小时的太极拳后,便洗了一个澡躺到了床上。这是她前世养成的习惯,在天冷的时候喜欢这样躺在床上发呆。

正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十八姬,出来一下。”

这是阿福的声音!

孙乐一怔,连忙从床上一骨碌儿地爬起来。

阿福正背着手站在地坪里,他看到孙乐走出,消瘦的身上马上眉开眼笑的好不亲热,“十八姬,五公子回来了,他叫你去见他!”

早就阿福来到西院时,他的身后便不时探出一个脑袋来。众女早在眼睁睁地看着这边,听着两人的对话。现在阿福声音一落,一阵低语声便络绎响起。

孙乐抬头询问地看向阿福,这个时候,她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为了上次那个计谋的事?

阿福对上她询问的脸,右手朝外面一伸,笑容满面地说道:“十八姬,请!”

以阿福的地位,他什么时候对西院的女人这么客气过?一时之间,众女都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连窃窃私语声也消失了。

书评(451)

我要评论
  • 个少女&而清脆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 五公子&安排一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 紧地给&我一定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 然让五&,要是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