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儿看见她流血不止了,吓了一跳,他急急地扑上去,伸出手紧紧地地捂着她的伤口,叫道:“姐姐,姐姐,你流血不止了!”孙乐有心无力地呻吟道:“弱儿,只要你你以后再说这种长得丑是很聪明人的话,姐姐就没事儿了。”弱儿诧异地抬起头望着她,“为什么呀?这话也不是姐姐你说我的吗弱儿不解地抬头看着她,“为什么呀?这话不是姐姐你告诉我的吗?你告诉过我你对着雪姝这么说过。”。...

弱儿看到她流血了,吓了一跳,他急急地扑上来,伸手紧紧地捂着她的伤口,叫道:“姐姐,姐姐,你流血了!”

孙乐无力地呻吟道:“弱儿,只要你以后不说这种长得丑就是聪明人的话,姐姐就没事了。”

弱儿不解地抬头看着她,“为什么呀?这话不是姐姐你告诉我的吗?你告诉过我你对着雪姝这么说过。”

孙乐脸上肌肉一抽,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笑容,“呃,弱儿,姐姐有时并不是每句话都是对的。像这一句话,那只是为了哄雪姝小姐随便说出来的。”

弱儿愣愣地点了点头。

孙乐手指上的伤口其实很浅,毕竟这铁刀很钝。血流一下也就不流了。孙乐没有理会它,继续破起竹片来。

她手中的刀实在太钝了,加上又不合手,孙乐足足破了一个小时才把这根淡竹破成上尖下钝的竹条七八十片。

把竹条放在麻衣中包好,孙乐又拿铁刀砍到了五根淡竹,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她转身便向树林深处走去。

弱儿紧跟在她的旁边,见她一直低着头,细细地看着草地上,不由问道:“姐姐,你在看什么呀?”

孙乐答道:“我在看有没有动物的脚印和屎。我要挖一个陷阱。”刚说到这里,她便轻声欢呼道:“啊,看到了。”

在她的右侧的泥土旁,一个脚印出现在她的眼前,这脚印有点模糊不清,孙乐又没有打猎的经验,看不出是哪种动物的。

不过对于她来说,只要有动物便可以了。

她来到泥土旁,把麻衣放在地上拿出铁刀,就着脚下挖起土来。用铁刀挖土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泥土显得又松又软,转眼便挖出一大片。

孙乐用了两三个小时,终于挖出一个如她一样高的洞来。她在洞底把竹片一一插好,再自己在洞壁上挖出几道阶梯爬了上来。

在洞外面铺上柴草,弄些泥土,一个陷阱便弄成了。孙光双手拍了拍,拍掉一些泥土后,转头对着弱儿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明天再来多弄几个陷阱,这样一定可以逮到一些野兽的。”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见太阳刚刚准备下山,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才会天黑,便扯着弱儿跑到那片山药丛去,用铁刀挖出了三丛山药来。这三丛山药加起来足有二十斤重,孙乐用麻衣包着山药和铁刀石刀,再扎紧系在五根淡竹上扛了起来。

孙乐一直以来,都没有想过要让弱儿做事。她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他的这种宠溺的态度。

弱儿注意到了,他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孙乐小小的身影,紧走几步,伸手紧紧地牵着她的袖子。

孙乐这个时候浑身是泥,脸上也沾满了泥土,整个人脏兮兮的。因此在进府的时候,她可不敢让别人看到。到了围墙外,她先是倾听了好一会里面的动静才爬墙,跳到院子后,也是蹑手蹑脚地向木屋走去。

她直到跑到了木屋中,才松了一口气。伸手把装满了山药的麻衣连同淡竹竿一起甩到地上,孙乐跑到井水旁提了一桶水便忙着清洗自己。至于弱儿,他一直只是在旁边看着,身上并没有弄脏。

当她弄完这一切时,天色早就黑了,各大木屋中都燃起了火把。

孙乐吩咐弱儿在厨房中生一把火,她则把山药全部洗干削皮切好放到陶锅里。当红艳艳的柴火照在两人的脸上时,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是笑逐颜开。

仔细想一想,也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可是两人就是心情很好,仿佛是这种温暖地感觉很好,也仿佛是期待山药煮熟的感觉很好。

不一会功夫,一阵清香便扑鼻而来。孙乐把陶碗盖一拿,便看到雪白粉嫩的山药片在水中滚沸着,它发出的清香令得孙乐和弱儿连连咽着口水。

孙乐把山药盛出后,锅里还有一点水。孙乐把那碗半生不熟的粟米和麦麸倒在陶锅里继续煮了起来。

不一会,两人便一边吃着山药,一边添着粟米吃起晚餐来。

弱儿大口大口地吃着,他一边吃一边吐词不清地说道:“姐姐,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孙乐嘿嘿一笑。

她咬着没有放油的山药片,暗暗想道:要是能逮到一只兔子什么的。。。。。。

刚想到这里,她便是口水泛滥成灾,连连咽了好几口才咽干净。她算了算,自己从到了这个世界后,好似还没有正儿八经地吃过五片以上的肉!如姬府这样的大府,也只有每个月底时才会在面粉中加上三片薄薄的瘦肉片!那肉味淡淡的,孙乐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是什么肉。

当天晚上,孙乐没有练习太极拳,她把五根淡竹全部破成竹条这才入睡。

第二天,两人起了一个大早,孙乐用铁刀花了四个小时,才挖出了一个和她一样高的洞。又跑到竹林去砍了十根淡竹。

她昨天挖出的陷阱外面杂草依旧,根本没有任何动物经过的痕迹。

弄好这一切后,孙乐和弱儿回到了木屋中。木屋外,照样摆着一碗饭。那饭与昨日的一样,青黑交杂,半生不熟的粟米和麦麸。

孙乐昨日弄回的山药足够她们吃上十来顿了,因此两人看到这碗饭也没有在意,端着它就进了厨房。

就在两人进入厨房时,前面的那一幢木屋旁伸出一个脑袋来,“咦,那丑八怪怎么没有反应呢?”

自言自语的正是奚女。她观察了半天,也不见木屋里面传来咒骂声或牢骚声,偶尔听到的,也是两个孩子的笑语,她不由有点纳闷也有点失望。

奚女又看了一会,便见到两人的厨房生起火来。到了这个时候,里面偶尔传来的都是笑语声,这让她十分不解。奚女迷惑地摇了摇头,转身向回跑去。

孙乐两人吃过早餐后,她又破开了五根淡竹。然后下午时和弱儿又去把上午的那个陷阱弄大弄深,直到如成人高才回来。

第三天,两人继续弄陷阱,破竹子。孙乐并不是猎人,她只从电视中隐约地听到过现在这个法子。至于有没有效果,她的心中也没有底。

这样的日子,直持续到第六天,这个时候,两人吃山药片都吃得口里淡出水来。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错,居&能想法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乐一凛&的想法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 快的跳&一种似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 &?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 她视野&一只小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露出&个脚趾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