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乐和弱儿这个时候已回木屋中,弱儿一进房,便跑去大门处把它给紧紧地地关了出来。关出来他还不很踏实,又搬了一把椅子给靠在门后面。而孙乐,则早就回到卧房处,从窗口望着外面的景象。正外面变的精彩的时,弱儿蹬蹬蹬地跑去了她的身后,伸头朝外面看去。看见而孙乐,则早就来到卧房处,从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象。。...

孙乐和弱儿这个时候已回到木屋中,弱儿一进房,便跑到大门处把它给紧紧地关了起来。关起来他还不踏实,又搬了一把椅子给靠在门后面。

而孙乐,则早就来到卧房处,从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象。

正在外面变得精彩时,弱儿蹬蹬蹬地跑到了她的身后,伸头朝外面看去。

看到外面的陈副管家气得几欲吐血,弱儿得意地哧笑起来,他恨恨地说道:“活该!哼,这一次看你们还怎么得意!”

这个时候,站在外面的七姬愕然地望着大怒离去的陈副管家,她的脸色青白交加,嘴唇动了动,犹豫半天后低着头离开了。

看到她转身,那十九姬也咬着牙,闷闷地跟在七姬的身后。

弱儿望着两个都很有脾气的女人的背影,格格笑道:“姐姐,这一次七姬的木屋可会热闹了,说不定呆会就会打架呢,姐姐你说那时谁会厉害一点?”

孙乐笑眯眯地说道:“我估莫这个十九姬还要厉害点。”

弱儿转头问道:“为什么?”

孙乐嘴一扁,“七姬头脑太简单了。”

弱儿咧嘴笑了起来。他笑了一阵后,忽然说道:“姐姐,阿福不错。”孙乐点头道:“恩,他能成为五公子的心腹,这说明他本来就是个很聪明的人啊。”说到这里,她自己倒是给怔住了:阿福这样的人,不可能只为了那三金便如此关注自己,难道说,自己终于引起五公子重视了?

孙乐想到这里,心跳突然加速,小脸也有点微红。她侧过头,让外面的凉风可以直接吹到脸上。吹了一会,孙乐感觉到心平静了少许。

这一天,孙乐和弱儿都极为开心,两人一见到对方,便会时不时地傻笑一阵,猜测几句那两个女人和陈副管家现在的心情。每每这个时候,两人都是一阵大笑。

可是这种开心,在晚饭送来时却消失了!原本两人一大碗的饭菜,变成两人一小碗,而且还有一半是麦麸!而且还是半生不熟的!

望着一碗黑黄交杂的粟米和麦麸交杂的食物,两人这下真的笑不出来了。

弱儿双眼盯盯地看着这个,半晌后无力地问道:“姐姐,这下怎么办?”

孙乐也双眼盯盯地望着碗中,摇了摇头说道:“看来这以后是难吃饱饭了。”

她抬起头,对上弱儿的大眼睛,想了想后说道:“没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我们以后又自己想法子来填饱肚子。”

她把饭碗放到一旁,两人对着它大眼瞪小眼,却都有点难以下咽。姬府的生活虽然一直难以吃到肉食,给她们的粟米面食却一直是白净的,足量的,两人给养得嘴有点挑了。现在质量下降这么多,还真是光看着就饱了。

孙乐站了起来,伸手摸着肚子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看来得准备觅食了。”她侧头想了想,“弱儿,我记得上次带你回府时,看到那右边山道上有一丛竹子的?”

弱儿傻傻地点了点头,他显然不明白孙乐这个时候想到竹子干嘛?

孙乐望着后院处,自言自语道:“幸好五公子那时是发过话的,我可以偶尔出去看一下你。现在你虽然进府了,那话还是可以利用的。”

想到这里,她转身跑到厨房中,在厨房的灶台内,她伸手掏啊掏的,拿出了二三把石刀来。这些石刀都有点破烂,是她这阵子收集的。把石刀掏出后,她又从里面摸出一把铁片来。

这块铁片约巴掌大,上面锈迹斑斑,它做成一个菜刀形,边上还是比较薄的。它是孙乐这几个月中最大的收集品。

用一件最旧的麻衣包起这四样东西,孙乐和弱儿伸头朝外面瞅了瞅,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便迅速地蹿出房门,溜到了后院中。

两人来到围墙处时,一片黄叶悠然落下,同时,一股凉风寒嗖嗖地吹来,这风是如此凉,使得两人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孙乐抬头看了看天,嘟囔道:“是了,我居然给忘记了,现在应该快立冬了吧?这下要逮着它们可有点难度了。”

弱儿把头一伸,凑到她面前悄声问道:“姐姐,你跟自己在说些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

孙乐冲他嘿嘿一笑,“我在说,天无绝人之路!”

弱儿大力地点了点头,他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孙乐,“姐姐,我发现你有时说的话,越想越有味道。”

孙乐得意地一笑,皱了皱眉头,“那是当然,你姐姐我很聪明呢。”

弱儿丝毫不怀疑地大点其头,“恩,姐姐最丑了,当然也最聪明呢。”孙乐闻言小脸一黑,爬到墙上的手一松,差点摔倒在地。

她连忙伸手紧紧地攀着墙,一边向上爬她一边还抽空瞪了弱儿几眼。不过弱儿这个时候也在费力地向上爬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眼神不对。

那麻衣早就被孙乐扔到了墙头上。两人爬上围墙后,先把那麻衣包丢到了地上,然后溜了下去。他们的脚一落地,便同时吁了一口气:好久没有出来了,感觉还真不错!

几个月没有出来,后山早就草木凋零,原来那些人高的杂草和藤蔓已经枯黄了大半。这样一来路倒是好走了许多。

孙乐带着弱儿来到那片竹林处。这是一片淡竹林,竹子都只有指头大小,以孙乐的力气和手中的工具而言,这淡竹可比大楠竹适合多了。

孙乐踩到一根两米高的淡竹,拿出石刀便砍了起来。足足砍了近三十下,她才把这根淡竹砍断。接下来的工作,便是要把这根淡竹给支解,给做成尖竹片。

弱儿蹲在她的旁边,看着她拿着铁刀熟练的破开淡片,分解竹片,好奇地问道:“姐姐,你以前也弄过这个吗?”

孙乐笑道:“没有,不过我看到村里的老人做过。”

“姐姐真聪明,”弱儿说道,“不过姐姐村里的老人也真聪明,他怎么什么都会呢?我在的那个村里没有老人会这么多东西,连扶爷爷也不行。”说到这里,弱儿补上一句,“姐姐,你村里的那些老人是不是也很丑?”

孙乐闻言双眼一黑,顿时铁片向下一滑,砍中了她的食指指背,转眼血流如注!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一丝光&开的小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靠向那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 &,她却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出现在&,围墙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 诺。你&道门便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